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皇帝故事:漢宣帝劉詢,在死牢里長大的皇帝

  在中國歷史上,秦始皇創建了皇帝制度,自己成為第一個皇帝,稱“始皇帝”。自此,中國開始了長達兩千多年的專制制度。皇帝是中國中央政權的突出代表,是政府和社會的核心,享有最高的權力和榮譽。皇帝自稱“朕”,其他人當面直接稱皇帝為“陛下”、“圣上”、“萬歲”等,私下敬稱皇帝為“圣人”、“大家”、“官家”、“至尊”等。那么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關于劉詢的歷史故事。

  長安天牢里的劉病已是一名欽定的死囚。他這輩子連平平安安做個老百姓都是奢望,卻鬼使神差地成為皇帝。劉病已登基后改名劉詢,史稱漢宣帝,被譽為西漢王朝的“中興之主”。這個原本與皇位絕緣的孩子,最后成了一代明主,有人說他是“長安牢獄中走出的天子”,有人說他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在監獄中成長的皇帝,還有人根據劉病已的事跡編寫了熱播的電視連續劇《烏龍闖情關》。劉病已是怎么做到的?經歷了什么樣的傳奇?所有的一切都得從公元前92年、漢武帝末年的長安城說起。

  那一年,魯國(今山東曲阜)人丙吉迎來了自己政治命運的重大轉機。丙吉自幼學習律令,曾經擔任過魯國的獄吏,因有功績,被提拔到朝廷任廷尉右監(廷尉的高級助手,相當于現在的最高檢察院檢察官)。遺憾的是,在朝廷中任職,僅僅需要政績是不夠的。丙吉顯然不適應中央的復雜關系,不久因涉案受到株連,罷官出京,到外地去擔任州從事(封疆大吏的高級助手)。

  現在丙吉毫無征兆地接到調令回長安任職,盡管滿懷疑惑,但也趕緊收拾行囊回京。


  這一年,長安城內發生了“巫蠱之禍”。這場大禍發生在年老的漢武帝和并不年輕的衛太子劉據之間。劉據因受敵對勢力和佞臣們的誣陷,為父皇漢武帝所疑。他懼禍而被迫起兵討伐江充,兵敗被迫自殺。其母、武帝皇后衛子夫也隨之上吊自殺。漢武帝在盛怒之下,喪失了清晰的判斷力,嚴令深究衛太子全家及其黨羽。衛太子全家被抄斬,長安城有幾萬臣民受到株連。許多京官被削籍為民。因“巫蠱之禍”案情復雜,涉案人員極多,加上許多京官本身又受到株連,因此朝廷從地方抽調辦案人手。丙吉因為擔任過廷尉右監,與本案沒有牽涉,因此被調回長安參與案件審理。

  在政治高壓和白色恐怖之中,所謂的案件“審理”完全是一句空話。一切都已經被定性了,丙吉等人的工作實際上就是貫徹上意、完成程序、懲罰犯人。具體到丙吉的任務,則是主管長安的監獄。

  長安的天牢中有一個剛滿月的嬰兒,因為受“巫蠱之禍”的株連被關入大牢。他就是衛太子的孫兒,漢武帝的曾孫。衛太子劉據納史良娣,生下了史皇孫劉進。皇孫劉進納王夫人,生下了這個嬰兒,稱為皇曾孫。小嬰兒剛出生就遭到“巫蠱事”,太子、良娣、皇孫、王夫人等親人都遇害身亡。小嬰兒尚在襁褓之中,政敵們不知道如何處置他,就將他關在大牢中等待命運的審判。

  盡職的丙吉在檢查監獄時發現了這個小皇曾孫。當時的嬰兒經過長期的啼哭,又長期缺奶,早已是奄奄一息。善良的丙吉于心不忍,就暗中在牢房中找了兩個剛生育還有奶水、人又忠厚謹慎的女犯人(一個是淮陽人趙征卿,一個是渭城人胡組)輪流喂養這個嬰兒。丙吉還給小嬰兒找了一間通風、干燥的牢房,提供了冷暖適中、物品齊全的條件。

  在接下去的幾個月里,丙吉每月得到俸祿,就先換來米肉供給牢房中的小皇曾孫。他堅持每天檢查嬰兒的生長情況,不準任何人驚擾孩子。有時候,丙吉實在太忙或者生病了,也派家人早晚去探望小皇曾孫,看看被褥是否燥濕、飲食是否得當。然而監獄中的條件畢竟惡劣,剛出生的皇曾孫經常得病,甚至數次病危,丙吉都及時地命令獄醫診斷,按時給孩子服藥,才使孩子轉危為安。丙吉的俸祿原本就不寬裕,現在又要照顧一個體弱的嬰兒和兩位奶媽,但他總是先想著嬰兒,精心照料。如果沒有丙吉無微不至的照顧,小皇曾孫早就死在獄中了。兩位犯罪在監的奶媽也將小皇曾孫視作自己的孩子,精心照料。就這樣,可憐的孩子在獄中竟然奇跡般地成長了起來。

  當丙吉在監獄中細心照顧尚是犯人的皇曾孫的時候,監獄外的“巫蠱之禍”還在繼續,連年不絕。小皇曾孫已5歲了,還沒有離開過監獄的高墻。丙吉覺得將孩子終身養在監獄中終究不是辦法,就試探著請高官貴族收養這個孩子,給孩子正常的成長環境。當時的高官顯貴們一知道孩子的來歷,都避之不及,沒有人愿意收養。沒有辦法的丙吉只好繼續照顧著小皇曾孫。在小孩子一次大病痊愈后,丙吉看著體弱多病的小皇曾孫,替他起名為“病已”。意即孩子的病已經全好了,以后再也不會得病了。這個孩子于是就叫做了“劉病已”。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漢武帝生了重病,往來于長楊、五柞宮殿之間調養。有人想在漢武帝病重間再次興風作浪,指示看風水的上書說長安監獄中有天子氣。多疑的漢武帝竟然派遣使者命令官府說,關押在長安監獄中的犯人,無論罪行輕重,一律殺之。老皇帝希望通過這樣決絕的做法來掃除一切對自己權力的威脅。

  內謁者令郭穰連夜趕到丙吉主管的監獄,要執行皇帝的旨意。丙吉勇敢地抗拒圣旨,命令關閉監獄大門,拒絕使者進入。他隔著墻壁高喊:“皇曾孫在這里。其他人因為虛無的名義被殺尚且不可,更何況這是皇上親生的曾孫子啊!”

  雙方僵持到天明,郭穰還是進不去監獄。他只好返回宮中將情況報告給漢武帝,并彈劾丙吉抗旨。漢武帝受到這次挫折后,反而頭腦清醒了許多,嘆氣說:“這也許是上天借丙吉之口來警示我吧!”

  漢武帝沒有追究丙吉的罪過,也沒有繼續下達殺犯人的圣旨,相反卻宣布大赦天下。說來也奇怪,不久漢武帝的病竟然好了。

  丙吉主管的監獄一下子就空了。劉病已的兩位奶媽分別回淮陽和渭城去了。劉病已也不再是犯人了,可以做一個自由的普通百姓,真正算是虎口脫險了。丙吉忙張羅著給劉病已找一個去處。他終于打聽到劉病已的父親史皇孫劉進的舅舅史家。史家的一個女兒嫁給了衛太子劉據,就是史良娣。當時史家還有劉病已的舅曾祖母貞君和舅祖父史恭,一家人住在長安近郊的杜縣。丙吉便把劉病已送到杜縣史家。史恭見到這個外甥的兒子,史老太太見到這個曾外孫,驚喜交加,接過了撫養大任。老太太對劉病已異常疼愛,不顧年老體衰親自照料他的生活。只有5歲的劉病已當時還沒有記憶,在新的、舒適的環境中,對之前的監獄生活逐漸淡忘了。他對長安監獄中的高墻、兩位慈祥的奶媽和那可以自由出入的丙吉的印象越來越模糊。史家為了孩子的安全考慮,為了給孩子一個正常的環境,也刻意不提長安的監獄。丙吉回到長安,繼續去做他的官,絕口不提劉病已的事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成為過去式。

  晚年的漢武帝最終知道了“巫蠱之禍”的真相,明白了兒子劉據的苦衷與冤情。他悔恨不已,下詔罪己,開始為案件平反。劉病已的命運開始改變。

  臨終前,漢武帝依然對親自害死兒子耿耿于懷。他想到劉據這一脈中還保留著一個獨子——劉病已,于是下詔令宗正(主管皇室族系的官員)將他的名字重新載入皇室的牒譜,正式恢復了劉病已的皇室成員身份。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血緣身份是個人非常重要的組成要素。對于皇室政治來說,血緣尤其重要。它通常是一個人權力合法性的來源。對于劉病已來說,在恢復皇室身份之前,盡管他是前太子的孫子,但作為被排除在皇室隊伍外的人,他是毫無政治前途可言的。相反,他可能成為政治禍害的來源,因此達官貴人們都不愿意收養劉病已。可憐的孩子只能住在舅祖父家里。現在,劉病已恢復了皇室身份,不僅上升為貴族階層,而且具備了進入政治核心的可能性。更值得留意的是,劉病已的血脈出于漢武帝嫡長子劉據,而且是劉據這一脈唯一的后人。盡管他還沒有封爵,但政治前途無量。

  按照制度,未成年的皇室成員由掖庭令看管撫養。劉病已也從杜縣舅祖父家被接到了長安來接受撫養教育。巧的是,當時的掖庭令張賀年輕的時候是劉據的家臣。劉據生前對張賀非常好,張賀也始終念著前太子的恩德。現在,他很自然地將這種感情轉移到了對前太子的孫子的身上,對劉病已的撫養教育格外上心。

  張賀不僅在職權范圍內處處優待劉病已,而且自己資助劉病已讀書游學。劉病已慢慢長大后,張賀還為他迎娶了暴室的嗇夫許廣漢的女兒許平君為妻。依靠妻子許家、張賀和舅祖父史家的關心和資助,劉病已接受了系統的教育。他向東海澓中翁學習《詩經》,喜歡讀書,也非常用功,聞名一時。同時,劉病已也喜歡游俠,斗雞走馬,游山玩水。這是當時上流社會的普遍愛好,但劉病已沒有沉溺其中,相反卻利用游玩的機會,觀察風土人情,深知人民疾苦,接觸到了真實的社會。劉病已雖然在長安居住受教育,但還是經常回杜縣史家居住。他終身都非常喜歡杜縣一帶的山水,“尤樂杜、鄠之間,率常在下杜。”史恭的兒子劉病已的表叔史高、史曾、史玄都和劉病已在一起玩耍長大。史稱他“具知閭里奸邪,吏治得失。數上下諸陵,周遍三輔”。年輕的劉病已在關中一帶游歷學習,小有名氣。

  成年后,劉病已居住在長安的尚冠里。他繼續交結官民,名聲越來越大。

  與劉病已分開后,丙吉轉任了車騎將軍軍市令,后來升遷為大將軍霍光的長史。霍光很器重他,又將他升遷為光祿大夫給事中。我們后人不知道共同居住在長安的劉病已、丙吉二人是不是經常遇到。我們知道的是,丙吉對劉病已恭敬如常,絕口不提當年之事。劉病已竟然不知道丙吉就是當年那個撫養自己的獄官。

  在劉病已18歲的時候,丙吉又給了他一個大恩。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四月,漢武帝的兒子、年輕的漢昭帝劉弗陵駕崩,沒有留下子嗣。大將軍霍光奏請皇后征昌邑王劉賀為新皇帝。七月,劉賀即位后,荒淫無道。霍光以劉賀淫亂多罪而廢黜了他。于是,中國大地出現了短暫的沒有皇帝、又缺乏繼承人選的情況。

  霍光與車騎將軍張安世等大臣多次討論繼承人選,都難以決定。新的皇帝首先要從漢武帝的子孫中挑選,而且輩分不能過高,也不能太低。劉弗陵沒有子嗣,劉賀已經被實踐排除了;漢武帝的兒子中在世的還有廣陵王,但是廣陵王無能無德,漢武帝生前就將他排除在皇位繼承人選之外了,現在自然也不能再去迎立他這一支的人選;燕王一系也出自漢武帝親子,但是燕王劉旦謀反自殺,屬于大逆不道,他的子孫自然也喪失了繼承資格。

  現在剩下的就只有同是漢武帝兒子、并曾經是太子的衛太子劉據這一系的人選了。

  在這一系人選中,只有剛滿18歲的劉病已一人而已。

  丙吉及時抓住機會,向霍光進言說:“將軍您受孝武皇帝襁褓之托,任天下之寄。不幸孝昭皇帝早崩無嗣,之后所立非其人,復以大義廢之,天下莫不服從。方今社稷宗廟群生之命在將軍一舉。我看現在大臣們所討論的人選都是在位的諸侯宗室,忽視了那些還沒有爵位,尚在民間的皇室子孫。將軍,您是否記得,武帝臨終前的遺詔中提到將皇曾孫劉病已認祖歸宗,由掖庭撫養。這個劉病已就是前太子劉據的孫子。我在他幼少的時候見過他,現在已經十八九歲了。劉病已通經術,有美材,舉止有度,名聲在外。希望大將軍先讓劉病已入侍皇宮,令天下昭然知之,然后決定大策,那么天下幸甚!”

  霍光覺得丙吉的建議非常有道理,覺得劉病已不論從血統還是才干上都適合做皇帝,就下定了尊立皇曾孫劉病已為皇帝的決心。

  統攬大權的霍光點頭后,其他大臣也紛紛附和。于是霍光和眾大臣上奏皇太后說:“按照禮法,大宗無嗣,可以擇旁支子孫中的賢者為嗣。孝武皇帝曾孫劉病已,由掖庭撫養長大,至今已經十八歲。他師受《詩》、《論語》、《孝經》,操行節儉,慈仁愛人,可以繼嗣孝昭皇帝之后,奉承祖宗,為天子。”皇太后同意。

  皇宮隨即派使節到尚冠里的劉病已家里,伺候劉病已洗沐更衣。太仆以軨獵車載著劉病已,先到宗正府中。隨即,劉病已進入未央宮拜見皇太后,被封為陽武侯。之后是群臣奉上璽、綬,恭迎劉病已即皇帝位。劉病已于是拜謁高廟,向列祖列宗宣布登基稱帝的消息。 劉病已就是漢宣帝。他即位后,對張賀、史恭等人知恩圖報,加官晉爵,甚至連子孫都大加封賞。對于丙吉,漢宣帝認為他有擁立的功勞,依慣例晉封為“關內侯”(關內侯不是正規確切的侯爵,而只是表明受封者的侯爵資格)。

  劉病已并不知道丙吉在幕后對自己的兩次大恩。在他心目中,張賀、史恭等人的功勞要比丙吉更大。朝廷中的官員也都不知道丙吉與新皇帝的關系。丙吉為人敦厚,依然對過去的事只字不提。在爭功奪利早已是常態的政壇上,丙吉的品德顯得格外地高貴,為自己在歷史上留下了醒目的一筆。

  過了許多年后,劉病已排除權臣親政。一個名叫則的老宮婢離開皇宮后,生活困難,于是就讓別人替自己向當時的掖庭令上書請功。則在上書中說自己曾經有保護養育皇帝的功勞,是自己在艱難困苦中撫育了當今的皇上,要求朝廷照顧自己的晚年生活。有關部門對這樣的上書不敢怠慢,呈送給漢宣帝御覽。


  劉病已看到上書,腦海中許多模糊的印象逐漸匯集起來。他隱約回憶起自己的童年似乎還有許多故事被遺忘了,自己的童年不應該只局限在5歲之后。但是劉病已已經回憶不起確切的情形了。好奇、感恩的情緒促使劉病已下令掖庭令親自去詢問宮婢則詳情。

  宮婢則陳述了自己對皇帝的養育之恩,并說所有的事情當年的監獄官、現任御史大夫丙吉都可以證明。掖庭令就把宮婢則帶到丙吉的府中,與丙吉當面確認詳情。年老的丙吉認出了這個老宮婢。他說自己的確見過則,但是她根本不是皇帝當年的奶媽。

  丙吉指著宮婢則,這才將當年長安牢獄中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述說出來。宮婢則當年是在牢獄之中,丙吉也曾經讓她照顧小皇曾孫。但是則并不盡心喂養,有的時候還責打劉病已。丙吉說:“只有淮陽人郭征卿、渭城人胡組才算是皇上的奶媽。”丙吉把自己和兩個奶媽當年在獄中共同撫育劉病已的艱難、害怕和無奈動情地告訴了掖庭令。

  劉病已聽到后,既震驚又感動。他腦海中有關童年的點點滴滴全都串聯了起來,一幕幕感人的景象逐一再現。丙吉有舊恩卻不言功,甘于幕后,令皇帝感嘆不已。

  劉病已迅速做出決定,下詔免則為庶人,但念其在自己年幼的時候有過喂養舉動,賜錢十萬給她養老;下詔地方尋找胡組、郭征卿兩位奶媽。地方官回報說這兩個人已經死了。劉病已再下詔尋找兩人的子孫,找到后厚加賞賜。在這里,歷史顯得多么的有情有義。胡、郭兩位當年的囚犯,忠厚善心,雖然一生備受磨難,但最終還是得到了報答。

  對于丙吉這位救命恩人和道德君子,劉病已專門下詔給丞相說:“朕幼年卑微之時,御史大夫丙吉對朕有舊恩,功德無量。《詩》曰:‘亡德不報’。朕要封丙吉為博陽侯,食邑一千三百戶。”使節去丙家授封時,丙吉已經病重,不能起床下地。劉病已就讓人把封印紐佩帶在丙吉身上,表示封爵。丙吉因為自己的善舉、謙讓和高尚的道德,不僅獲得了皇帝的尊崇,也贏得了朝野的敬佩。

  丙吉死后,朝廷追謚他為“定侯”。

  長安人伍尊年輕的時候是監獄的小吏,看到了丙吉撫養劉病已的一幕。劉病已即位后,伍尊勸丙吉向皇帝上書請功,被丙吉謝絕。后來,劉病已的兒子漢元帝劉奭在位時,伍尊上書說:“先帝(劉病已)在時,臣曾上書向朝廷陳述我看到的一切。結果上書經過丙吉手中,丙吉謙讓,刪去了臣的言辭,都將功勞歸于胡組、郭征卿。”漢元帝時期,朝野依然對丙吉的高尚行為大為稱贊。

  整個西漢王朝都非常尊崇丙家。丙吉的博陽侯是世襲的,丙吉的兒子丙顯繼承了父親的爵位。丙顯行為失措,曾經犯下大罪。朝廷看在丙吉的功勞上,對丙顯的罪行免于追究。丙家子孫都世代繼承侯位,直到王莽篡漢時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