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武松混官場的情商高!如果沒有潘金蓮會怎么樣

  《水滸傳》里的潘金蓮是一個大戶人家的使女,二十余歲,頗有些姿色。因為那個大戶要纏她,潘金蓮不肯依從。那個大戶以此記恨于心,竟倒陪些房奩,不要武大郎一文錢,白白地把她嫁給武大郎。潘金蓮豈肯安心從了矮小丑陋的武大郎?她放下女人的矜持與嫂嫂的身份去勾引武松。一個雪花紛飛的冬天,武大出門賣炊餅不在家,已經當上捕快都頭的武松去衙門里點名完畢,提早回到家里,一進門發現潘金蓮早升起了火。武松問道:”哥哥哪里去了?”婦人道:”你哥哥出去買賣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發等哥來家吃也不遲。” 婦人道:”哪里等的他!”說猶未了,早暖了一注酒來。那婦人一徑將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臉上堆下笑來,說道:“我聽得人說,叔叔在縣前街上養著個唱的,有這話么?”在這里,潘金蓮出手就來個欲擒故縱,但卻是十分強而有力的色誘藝術的展現。她問武松是不是在外面養了女人?這話說來云淡風輕,但卻是擺明了要剝去武松的”道德”假面。武松爭辯了半天,還要她不信去問武大,正好給了潘金蓮機會數落武大一番,表明她看不起武大的意思。

網絡配圖

  連篩了三四杯飲過。那婦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動春心,哪里按納得住。婦人起身去燙酒。武松自在房內卻拿火箸簇火。婦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來,到房里,一只手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說道:”叔叔只穿這些衣裳,不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婦人見他不應,匹手就來奪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會簇火,我與你撥火。只要一似火盆來熱便好。”

  潘金蓮在這方面絕對是聰明而有天份的,她擅于用隱喻的功力一點也不下于優秀文學家。當她順手奪過火箸,對武松說著:“我與你撥火,只要一似火盆來熱便好。”這一句聽來合情合理,卻又直接撩撥武松內在欲火的雙關語,多么生動自然。潘金蓮勾引武松不成,和西門慶好上了,還殺了武大郎。替兄報仇,武松殺嫂,此后獲罪被刺配孟州。當時已是陽谷縣治安隊長兼武裝部長的武松,在不出意外的情況下,會在軍政之路走下去,弄個團縣級領導干干,最終在師地級上退休一點問題沒有。

  這是因為武松一直有進入“體制內”想法,而且她很有混官場的情商和智商。武松打虎一舉成名后,陽谷知縣要參他做個都頭,武松馬上“跪謝”,說:“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這句話說得好,既表感激,又表忠心。想想也是,連筆試都不需要,直接成為連級干部,能不激動嗎!

  說實話,進入職場前,武松與許多年輕人一樣,狂妄任性。此前在柴進府,家人一不如他意,便吃酒打人,搞得同事們都煩他,領導柴進也不待見他。或許是因為那段歷練,武松成為陽谷縣都頭后,一改此前吃酒任性的作風,職場情商突然爆發,成為優秀員工的典范。且看他是怎么做的:

網絡配圖

  1、早請示晚匯報

  在陽谷遇到武大郎后,武松在潘金蓮的攛掇下,準備搬去紫石街與哥嫂同住。但他沒有擅自行動,而是先去向知縣匯報,說“不敢擅去,請恩相鈞旨”。知縣一聽,自然對武松贊賞有加,口上說“這是孝悌的勾當,我如何阻你”,心中說這小子并未因打老虎而傲慢無理,倒是很懂尊敬上級。找領導匯報是門藝術,太頻或太少都不好。但作為初入職者,多請示多匯報,利大于弊,領導不會覺得你無能,而會認為這小子好學知禮,是個可造之才。

  2、把苦差當成甜

  快干滿三年任期時,陽谷知縣派武松替他送些財物進京,以托人走關系謀個升遷。那個年代,山野蠻荒,出公差走遠路是個苦差。另外,送財物還有被劫可能。想想楊志,先是送沒了花石綱,再是送丟了生辰綱。但武松不一般,面對如此困難,沒有絲毫猶豫,馬上接下差事,并對領導說了這樣一番話:“小人得蒙恩相抬舉,安敢推故?既蒙差遣,只得便去。小人也自來不曾到東京,就那里觀看光景一遭。相公明日打點端正了便行。”這段話說得太有水平了!“得蒙恩相抬舉,安敢推故”是表決心,說領導您于我有恩,再難再險再苦,堅決完成任務;“小人也自來不曾到東京,就那里觀看光景一遭”,這話說的,明明是苦差,給說成領導是照顧我讓我公款旅游了;“明日打點端正了便行”,是說領導的事是天大的事,小人馬上行動馬上辦。

網絡配圖

  武松的職場情商確實高。完成了幫知縣送財物進京的重任,武松應能成為領導的紅人,接下來的職場之路會很順利。誰想世事難料,家里出事了:嫂子出軌殺了哥哥。替兄報仇,武松殺嫂,此后獲罪被刺配孟州,從一個體制內的干部成為牢城里的罪犯了。這落差不小!武松有進入“體制內”的渴求,并有混官場的能力和情商。只是命運多舛,他的官場之路總被打斷。潘金蓮的出現,改變了他在陽谷升遷的命運,毀滅了他在官場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