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鄭芝龍:明朝海盜之王擁兵十萬

明朝時期,國力達到歷朝歷代以來的最巔峰,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等各方面,雖然歐洲已經通過文藝復興逐漸趕了上來,但是無疑還差得很遠。今天,小編就給大家介紹一位明末清初東南沿海最大的一名海盜的事跡,一起來看看吧。

就拿朱棣時期來說,鄭和下西洋的艦隊,歐洲國家至少要數十年之后才能造的出如此規模的艦隊,正是因為極端的強大,加上倭寇犯海,所以才有了后來的明朝“海禁”,而且明朝的“海禁”還管控的非常嚴。

本來海運就賺錢,后來“禁海”之后,海運就更加賺錢了,偉大的馬克思曾說過:“如果有10%的利潤,資本就會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資本就能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絞首的危險。”海運的利潤,何止300%?

網絡配圖

有了海商,自然就會產生海盜,尤其是明朝“禁海”后,對周邊海域管控力急速下降,當時的中國東南沿海就成為了海盜們的世界。

這里有中國海盜、日本海盜、葡萄牙海盜、西班牙海盜、荷蘭海盜等等。那時商、盜沒有明確的劃分,有生意做的時候就是商(走私),沒生意做的時候就是盜。他們有時候互相搶,有時候就上岸搶。當海禁寬時,海盜就變成海商;當海禁嚴時,海商就變成海盜。

這里還科普一下,所謂的當時劫掠沿海的“倭寇”,并不全是日本人,本質上他們都是海盜(日本人稱之為浪人),不過其中以日本人為多和兇殘,當時“倭寇”的隊伍里,也有當時的中國人。

由于當時明朝的造船業最為發達先進,雖然明朝“禁海”,但是那些造船工人依舊可以造船,不過是被海盜們招去后,所以在當時的眾多海盜中,以中國的海盜最為強大兇狠。

  當時,在中國的眾多海盜集團中,互相兼并下,總會誕生那么幾位超級存在,第一位就是陳祖義,但是這貨命不好,碰到了正駕馭著史上最強大艦隊的鄭和,于是被擒了,后來被斬首;第二位叫王直,但是這貨太天真,被“詔安”后,斬首。

  這里要說的這個人,叫鄭芝龍,有些人或許熟悉,但是大部分人或許很陌生,但是說起他的兒子,相信絕大部分人都認識,叫鄭成功。

  鄭芝龍(1604年4月16日-1661年11月24日),字飛黃(一說字飛龍),小名一官(Iquan),天主教名尼古拉,在歐洲文獻中,則以“Iquan”(一官)聞名。福建泉州南安石井鎮人,明末清初東南沿海第一大海盜。

  1625年顏思齊死,鄭芝龍結合諸海盜首領,號稱十八芝,擁有當時福建沿海實力最強大的一支武力及商業團隊,領導海賊數萬人,經營走私與劫掠事業,橫行于臺灣海峽。同年8月2日,李旦正辦好廈門、長崎、及臺灣貿易,從臺灣回平戶途中去世,其臺灣的產業和士卒轉歸鄭芝龍控制,而于廈門的則落入許心素的手里;鄭芝龍自立門戶,并改名為芝龍,不再稱一官。

  1626至1628年,鄭芝龍以臺灣魍港為基地,劫掠福建及廣東數地,使明朝官兵疲于奔命,雖其間有朝廷招安動作,鄭拒絕并在臺海縱橫兩年六個月,直到1628年年底,福建巡撫熊文燦再度招安鄭芝龍,成為“海防游擊”。

網絡配圖

  鄭芝龍勢力至1627年已有船700艘;許心素建議荷蘭東印度公司聯手打擊鄭芝龍,但東印度公司未允,鄭芝龍打敗副總兵俞咨皋,殺對手許心素。當時福建泉州府同安知縣寫給福建巡撫的文書中說鄭芝龍雖事劫掠,但對泉州百姓卻是異常仁慈,不但不殺人,甚至救濟貧苦,威望比官家還高。“所到地方但令報水(即通報官府蹤跡),而未嘗殺人。有徹貧者,且以錢米與之。”

  鄭芝龍是明朝末年以東南沿海、臺灣及日本等地為基地活躍舞臺的海商兼海盜(隨朝廷政策的變化身份隨變),以其經營的武裝海商集團著稱,發跡于日本平戶,為明鄭勢力的濫觴。鄭芝龍在離開日本到臺灣建立新的根據地,不僅建立了一支實力強大的私人海軍,而且效仿明朝在臺灣設官建置,形成了初具規模的割據政權。明政府無力剿滅鄭芝龍便轉而招安,1628年,鄭芝龍受到明廷招撫,官至都督同知。不久清軍入關,鄭芝龍于1646年降清后被軟禁北京。

  鄭芝龍在17世紀中國明朝海禁與世界海權勃興的時代的背景下,以民間之力建立水師,周旋于東洋及西洋勢力之間,并于1633年在泉州金門島的料羅灣海戰中成功擊敗西方海上勢力,在鄭和船隊退出南中國海200年后,重奪了海上主導權,是大航海時代東亞海域舉足輕重的人物。

  鄭芝龍對歷史的其他影響還有作為先于荷蘭人的,和李旦和顏思齊等人及部眾在臺灣建立基礎,為漢人移臺的主要據點。并為其子鄭成功留下強大海上基業,鄭成功以此資本抗清并在南京兵敗后以海上武力成功驅逐荷蘭人,收復臺灣。

  鄭芝龍最鼎盛時期,擁兵十萬以上;后來明朝滅亡,鄧芝龍最后投降了清朝,清朝利用鄧芝龍妄圖讓此刻在統治鄭氏海盜集團的鄭成功投降,但是鄭成功沒有理會,清政府遂將鄭芝龍及其族人全斬。

  至于鄭芝龍的兒子鄭成功,因蒙隆武帝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并封忠孝伯,世稱“鄭賜姓”、“鄭國姓”、“國姓爺”,又因蒙永歷帝封延平王,稱“鄭延平”。

  1645年(清順治二年,弘光元年)清軍攻入江南,不久鄭芝龍降清、田川氏在亂軍中自盡;鄭成功率領父親舊部在中國東南沿海抗清,成為南明后期主要軍事力量之一,一度由海路突襲、包圍清江寧府(原明朝南京),但終遭清軍擊退,只能憑借海戰優勢固守泉州府的海島廈門、金門。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率軍橫渡臺灣海峽,翌年擊敗荷蘭東印度公司在臺灣大員(今臺灣臺南市境內)的駐軍,收復臺灣,開啟鄭氏在臺灣的統治。

網絡配圖

  但是好景不長,鄭成功死后,兒子鄭經自金門發動軍事政變,自稱延平王(郡王爵位本非世襲),打敗了控制臺灣的鄭成功之弟鄭世襲,在臺即位。然后改東都明京為東寧;他依陳永華之議,移植明朝中央官制,仍奉已死的永歷帝正朔,成為了南明抗清的最后根據地。

  鄭芝龍:明朝海盜之王擁兵十萬

  1680年(康熙十九年),鄭經及陳永華先后死去,權臣馮錫范擁鄭經幼子鄭克塽繼位;后施瑯領清軍攻克澎湖,鄭克塽乃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降清。總計鄭氏政權統治臺灣只有23年的時間而已;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4月,臺灣正式納入大清帝國版圖,隸屬福建省,設臺灣府,轄臺灣縣,鳳山縣與諸羅縣。

  稱雄中國東南沿海的盛極一時上百年的超級海盜集團,就此正式覆滅。

  數百條戰船,十萬級別以上的海盜,足以輕易滅掉一般的海上小國,如果當時鄭芝龍有足夠的魄力,甚至可以揮兵直搞歐洲,滅亡當時所謂西班牙、葡萄牙、英國、荷蘭之流所謂海上強國實在太輕松,哪怕北上占據日本的一個州也不是難事,東南亞任何一個國家那都是沒點問題,要知道荷蘭軍隊和西班牙葡萄牙軍隊,都被鄭芝龍打敗,自立為王毫無壓力,可惜太執著天朝上國,最終導致了覆滅。

  至于鄭氏家族在臺灣的后續,在《鹿鼎記》中雖有夸大和小說成分,但是金庸先生也是考據過歷史,當時鄭氏家族的確以大明正統自居。

  與當時中國周邊的海盜相比,什么加勒比海盜,弱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