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三國歷史上諸葛亮為什么要把李嚴廢為平民?

  三國時期,蜀國內部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身為劉備托孤重臣的李嚴,被諸葛亮上表廢為庶人。這件事在蜀國內部影響很大。也成為當代許多歷史學家和學者們所研究的一個熱門話題。那么,李嚴究竟是為什么被諸葛亮廢為庶人,這其中的原因究竟如何呢?我對這個問題談談自己的一些看法。

網絡配圖

  首先,我們看,李嚴的被廢,是有一定的根由的。兩條原因導致他由位高權重的一個托孤重臣,淪落為一名普通百姓。

  一,謊報軍情,貽誤軍機。諸葛亮北伐,用李嚴在后面籌措糧草,以接濟全軍,我們看《三國志李嚴傳》的記載:“亮軍祁山,平催督運事。”意思就是說讓李嚴監督運糧的工作。按道理來講,行軍打仗,當以糧草為重,軍若無糧,軍心必亂。這是兵家常識。因此諸葛亮對糧草看的很重,我們也知道,諸葛亮北伐的失敗,很多次都是因為糧草不濟,無法進軍,導致他被迫撤兵。那么這次啟用李嚴來運糧,顯然他對后勤補給這方面,給予足夠的重視。讓一位托孤重臣去管糧草。也說明這個任務比較重大。李嚴派人運糧之際,趕上了夏秋交際,天降大雨,道路泥濘難行,因此耽誤了交割的日期,運糧不繼。那么出現了這種狀況,屬于天災,非人力可為,屬于不可抗力因素。那么按照規定,延誤糧草交割日期,是要受到軍法處置的,李嚴是怎么做的呢?他不是把實際情況如實報告給諸葛亮,而是采取了欺騙手法,欲掩飾自己的責任。他派人請諸葛亮撤軍,等聽說諸葛亮真答應退軍了,又假裝感到很驚奇的樣子,說:“軍糧饒足,何以便歸。”好象撤軍是諸葛亮的責任。等諸葛亮大軍退回來了,一調查,發現是李嚴運糧不繼,為了推卸責任造成的,頓時非常生氣。這就是屬于典型的謊報軍情,因為作為三軍統帥的諸葛亮,他不知道后方究竟出了什么狀況,他是按照正常的時間來推算糧草到軍中的日期,如今因為下了大雨而耽誤了行程。作為監管運糧任務的李嚴,不報告實際情況,而是采取欺騙手段,使得諸葛亮錯過戰機,這一次北伐,又無果而回。謊報軍情,貽誤戰機,這是一項不小的罪過啊,在軍中都可以夠的上斬首。可見李嚴這個錯誤犯下的如此之大。

  二,欺君罔上。我們看,當李嚴聽說諸葛亮退軍后,又表奏后主,說:“軍偽退,欲以誘賊與戰”。意思就是說,諸葛亮這是在誘敵深入,是準備引敵人來追,好同他們作戰。可是當諸葛亮全軍退回來的時候,雙方開始對質。發現了李嚴的漏洞。于是追查下去,查到了是李嚴的責任。

  李嚴

  那你李嚴之前的上表,就是在欺騙后主劉禪,你說諸葛亮是要誘敵深入,可以人家卻因為你運糧不繼,被迫撤回來了,這不是典型的欺君罔上嗎?在古代,欺君也是一項大罪名啊,也是要殺頭的啊。所以說,李嚴本人,他是犯下了兩條足以讓他掉腦袋的罪名。而諸葛亮念在他是托孤重臣,又有功勞。因此只是廢他為庶人,又起用他的兒子李豐來繼承父職,可以說是法外開恩,仁至義盡了。

  那么,至于說到現在很多人都提到了一個觀點,就是說到諸葛亮為了達到鞏固自己權力,打擊異己的目的,借李嚴運糧之事,把他廢掉,從而除掉了自己的一個政敵。對于這種說法,我個人不太贊成這種觀點。兩點理由。

  第一,劉備死后,諸葛亮的官職是丞相,武鄉侯,領益州牧,丞相是中央行政權力機關最高的官職,而且諸葛亮是開府治事,是中央的實際一把手。除了皇帝,就是丞相。再沒有比丞相還大的官了,可謂諸葛亮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李嚴要想跟他爭奪中央的實際權力,根本就不可能爭的過。諸葛亮是什么人,那是開國元老級功臣,李嚴是什么人,是一名降將,論功勞,論威望,都不及諸葛亮高。這點諸葛亮也是清楚的。另外諸葛亮還身兼益州牧,我們知道,蜀國的領地,主要絕大部分是益州。諸葛亮身兼益州牧,等于同時掌握了地方行政的權力。是地方行政機關的一把手。那么諸葛亮在中央,地方權力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李嚴又不可能爭的過他,對自己夠不上威脅,諸葛亮怎么可能去主動打擊一個威脅不到自己的人呢?

  第二,劉備之所以在臨死前,把劉禪托付給諸葛亮和李嚴兩人,是有著很深的意義。劉備一直都在拉攏東州集團來打壓益州集團,因此劉備的荊州集團和東州集團的關系一直都保持的不錯。那么在他即將要死的時刻。

網絡配圖

   他考慮到東州集團和荊州集團的穩定因素,為了平衡兩個集團的關系,使他們以后能更好的合作,因此加封李嚴官職,委以托孤重任。李嚴是劉璋那邊的降將,本身代表著東州集團。劉備此舉,就意在使兩個集團能夠更好的合作,在自己死后,東州集團不至于離心離德,而是繼續能夠為蜀漢政權服務和效力。對此,諸葛亮也十分清楚。他也明白如果對李嚴采取過激的措施,很有可能造成東州集團站到益州集團的一邊,倒戈反對蜀漢政權,從而引起內部分裂。那么根據是什么呢?舉個例子。李嚴提出要從益州劃分出幾個地方,另外再成立一個州,自己擔任太守。我們看李嚴這么做是什么用意。他是在跟諸葛亮爭地方實權。李嚴也明白,諸葛亮以現在身份,地位,他是不可能在中央爭的過諸葛亮,但是他現在還是地方行政官,還有能力跟諸葛亮爭爭地方權力。所以就提出上述方案。我上面提到過,諸葛亮是身兼益州牧。你李嚴在人家的地盤上提出要分出一些地方,從而想壯大自己的實力。這不是明擺著老虎嘴里拔牙,搞分裂,想爭地方實權嗎?那諸葛亮是如何應對的呢?他是極力反對抵制。但是因為出于團結的需要,他沒有對李嚴采取任何過激的措施。力爭大家團結一致,治理好國家。這就是在處理東州集團和荊州集團的矛盾上,諸葛亮做了一定的讓步,穩定了內部的統治。所以說,諸葛亮其實一直都在爭取東州集團和益州集團的合作。惟恐他們不支持掌權執政的荊州集團。那么既然是爭取他們的合作,又怎么會主動去打擊一個代表東州集團利益的李嚴呢?

  因此我認為,諸葛亮廢掉李嚴,是一點私心也沒有,李嚴犯了法,為了做到執法的公正,公平,為了維護內部的安定團結,諸葛亮不得已把李嚴廢掉,也是有他的苦衷。我們應該正確的認識到這一點,還歷史一個公平,公正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