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最強突厥:李世民的天可汗是因為打敗了他

  李世民打敗竇建德和王世充之后,被封為天策上將,隨之建立天策府,由房玄齡、杜如晦領銜,以洛陽為基地,輻射整個山東和河南,成為長安城之外,另一個權力中心。為了防止李唐王朝的分裂,李淵果斷出手,消弱秦王府的實力,在劉黑閥得到突厥支持后的叛亂,以李建成和李元吉為領袖,負責鎮壓,同時抽調天策府成員,或加入太子府,或調離戰場,守邊境,吃黃沙。武德八年,突厥入侵太原,李世民在長孫無忌的建議下,決定發動反擊,這就是著名的玄武門之變,由此,李唐進入李世民時代。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六月初七,李淵宣布李世民為皇太子,下詔:自今以后軍國事務,無論大小悉數委任太子處決,然后奏聞皇帝。李世民執掌大權之后,迅速任命天策府成員,控制全國軍政大權,說幾個名氣大的:秦叔寶為左衛大將軍,程咬金為右武衛大將軍,尉遲恭為右武候大將軍,高士廉、房玄齡、蕭瑀為宰相,長孫無忌為吏部尚書,杜如晦為兵部尚書。

網絡配圖

  武德九年八月初九,李淵宣布退位,李世民成為李唐第二任皇帝,年號貞觀。

  這邊皇宮鬧的很熱鬧,又是兵變,又是禪讓,但是人們似乎忘了,突厥入侵的事還沒搞定呢!

  當時統帥突厥南下的老大,叫頡(讀 xie)利可汗。

  這個頡利,也是啟明可汗的兒子,排行老三,在他前面,還有倆哥哥,突厥人傳位的習俗,和中原不一樣,親兄弟和兒子都行,誰的力量大,傳給誰。

  比如啟明可汗傳位的時候,他的大兒子始畢,已經成年,掌握了龐大的軍權,于是始畢作為長子,很順利的,獲得了繼承權。

  但是始畢可汗,做了十年老大,就死了,兒子還沒冒出頭,于是就傳給了老二處羅,竇建德殺死宇文化及后,將俘虜的蕭皇后和楊廣孫子楊政道,獻給了義成公主,當時義成的男人,就是處羅。

  這個處羅可汗更悲劇,老大只當了一年,武德三年,處羅準備出兵中原,半路因為疽瘡發作,死了,于是頡利可汗成功上位。

  李世民打敗王世充和竇建德之后,李唐成為中原最大的政權,同時需要單獨面對突厥的挑戰。

  劉黑閥被李世民打敗后,逃往突厥,在頡利可汗的支持下,繼續和李唐打架,之后就沒有李世民什么事了,太子李建成展現了出色的軍事才華,打敗劉黑閥后,直接把他給殺了。武德九年七月,玄武門之變結束,頡利可汗親自統帥十萬騎兵,攻陷武功這個武功,不是功夫,指的是陜西咸陽底下的一個縣城,位于關中平原西部,直線距離李唐都城長安,只有七十公里,騎兵兩天的距離。當時,長安城的情況,李世民是基本控制住了,但是接收軍隊,需要時間,因為李淵和李建成的原因,長安城附近的部隊,都是皇帝或者太子的人,現在大勢底定,李世民需要逐步回收這些人的兵權。

網絡配圖

  為了爭取時間,李世民派遣尉遲恭,帶了一支親兵衛隊死守涇陽。

  尉遲恭原先跟著宋金剛,也是杰出的騎兵將領,因為出其不意,突厥的先鋒被打回了家,史書記載,突厥死了一千多人,前鋒主將,名字挺拗口,叫阿史德烏沒啜,被擒。

  這只是個小插曲,到了八月,頡利可汗聯合始畢可汗的兒子什缽苾,出兵二十萬,扎營渭水河畔,距離長安,也就一條河。

  突厥,因為生活方式的不同,每年都需要來中原,挑起幾次戰爭,掠奪資源,搶點生活必需品,隋末天下大亂,這種劫掠變的更容易,直到李唐建立之后,才開始收斂。

  這次頡利可汗,帶著大部隊,很輕松的打進邊境,一路攻陷城池,沒幾天就到長安城下,以頡利的軍事嗅覺,可以肯定李唐內部出事了。

  但是從自己的老爹那輩,就遺傳下來,中原人擅長使詐,講究兵者詭道,頡利也害怕是個陷阱,就派遣部落酋長執失思力,進入長安城,去探探虛實,畢竟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這個規矩還是知道的。

  李世民呢,也不跟他客氣,直接把執失思力給綁了,沒放他回去,根據后來的史料記載,這個執失思力還幫助唐朝,安撫周邊部落,最后娶了李世民的妹妹,成為駙馬,在長安定居了。

  當然,執失思力愿意給李世民辦事,前提就是李唐有足夠的實力,而李世民的回應,就是打敗頡利可汗,但不是這一次。

  整個突厥時代,雖然騎兵天下無敵,但是對于攻城掠地,沒有底氣,而且自從隋朝之后,對中原只是流口水,出兵,也是為了,要點糧食女人,沒想過占領地盤,這次也一樣。

  李世民親自帶隊迎接了頡利,仗沒打起來,當然割地賠款是免不了的,對于突厥人的要求,李世民倒很痛快,都答應了。隋朝后期,天下大亂,突厥人先后投資過竇建德、薛舉、劉武周、梁師都、李軌、王世充,這些人在剛開始都造成過很大的影響,竇建德和王世充,甚至和李唐一樣,擁有過爭霸天下的機會,可惜這些人,大部分都成了李世民的手下敗將。頡利可汗很了解李世民,也專門研究過這個對手,所以看到李世民親自帶隊,人數好像還很多的樣子,雖然隔了條河,看的不是很仔細,但能夠確定的是,李唐的內亂已經平息了。執失思力也沒回來,盲目渡河攻擊,不符合突厥人的作風,現在禮物已經到手,也就心滿意足的回去了。這是突厥占領大唐最好的機會,之后的形勢,開始了慢慢的轉變。

網絡配圖

  自隋朝以來,草原民族突厥,空前強大,但是他們的統治方式,和中原不一樣。

  他們以部落為單位,按照血緣區分高貴,實行的是松散的聯邦制,小部落依附大部落,部落越強大,擁有的草場就越大,獲得的資源也越多,打仗時,按比例,各個部落調配戰士,戰利品也按照這個比例分配。

  從匈奴、鮮卑、柔然,再到突厥,草原上不斷有新的強大的種族出現,在他們的統治下,為了生活的更好,也不斷有小部落聯合起來抗爭。

  在頡利可汗時期,薛延陀、回紇、拔野古等部落,就準備脫離突厥,領頭的,叫夷男,薛延陀部首領,薛延陀其實是薛部和延陀兩個部落合并后,產生的新部落。

  有人反抗,作為老大的頡利,當然不會容忍,派遣什缽苾,出兵討伐,結果呢,什缽苾沒打過,輸了。

  這事發生在遙遠的草原,怎么知道的呢,因為史書上記載了,而李世民自從渭水之盟后,一直在關注著突厥。

  那個什缽苾,是頡利的侄子,始畢可汗的兒子,也就是傳說中的突利可汗,不知道名字叫“突利”的有什么特殊含義,投降中原的兩任可汗,都以這個命名,什缽苾的爺爺,阿史那氏染干,之前也是叫突利可汗,隋文帝給換了封號,叫啟明可汗。

  李世民對付頡利的方法,偷師的是隋文帝楊堅,制造內部矛盾,支持弱小的突利可汗,還有夷男,共同反抗頡利,隨著中原內部政權的穩定,國力的增強,再派遣一個上將,直搗黃龍。

  這一次,對付突厥的將領,李世民選的,是李靖。

  貞觀三年,李世民任命兵部尚書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聯合并州都督李績、華州刺史柴紹、靈州大都督薛萬徹,統帥大軍十幾萬,分道出擊突厥。

  自漢武帝開始,部隊深入大漠,必須滿足兩個條件,首先就是運氣足夠好,茫茫草原,鳥無人煙,要確保自己不會迷路的同時,還能找到對方主力,這不是兵法書上能學得到的;

  其次就是,必須具備勇氣和毅力,草原足夠大,一路行軍,又是風又是雪,沒點毅力根本走不出去,好不容易碰到了對方主力,體力消耗的七七八八,沒有強大的毅力和勇氣,根本就連胳膊都不想抬起來。

  李靖的第一戰,在定襄,打敗突厥騎兵之后,遇到了老熟人,就是楊廣的媳婦蕭皇后,以及建立后隋的楊政道,李靖在城里收拾收拾,把他們打包,送回了長安,按照史書記載,蕭皇后在長安,過了幾年舒心日子才去世的。時,李績也打了勝仗,在內蒙呼和浩特附近,遭遇突厥主力,頡利可汗退守鐵山。外有李唐大軍,內部呢,突利和夷男,都不安分,頡利需要時間,攘內安外,于是,頡利可汗就派使者到長安,請求停戰,和解,簽訂停戰協議,這是中原使用了幾百年的老法子,無非就是送點金銀財寶,糧食美女什么的,幾次之后,頡利也熟悉了套路。于是貞觀四年二月,李世民派遣鴻臚卿唐儉和將軍安修仁,遠赴草原,找頡利可汗談判。談判的地點是突厥牙帳,儀式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下舉行,對于這次停戰,雙方都很滿意,頡利達到了爭取時間的目的,唐儉呢,顯示了大國應有的氣度和威嚴,但是這么好的氛圍,卻被一個人給打破了。

網絡配圖

  他就是定襄道行軍總管李靖。

  貞觀四年,也就是公元630年2月的一個晚上,天已經黑了,和往常不同的是,空氣中漂浮著很多小水滴,形成了大霧,能見度低,一支陣容整齊的騎兵,風馳電掣,在離營帳還有幾公里的位置,開始降速。

  整個過程,沒有一絲噪音,顯示這是一支真正的精銳騎兵。

  散落在營帳周圍的斥候,已經被這支騎兵給收拾了,這時候,他們慢慢的移動,就像一只捕食的獅子,靜靜地靠近獵物,在最適合騎兵發起沖鋒的距離,騎兵將領發出了進攻的命令。

  營帳中睡著千千萬萬的突厥子民和士兵,還有他們的主宰,頡利可汗。

  因為前一天的停戰談判,突厥可汗決定,開宴會慶祝一下,此時頭昏腦脹的頡利,看著混亂的營地,四處奔跑的士兵,長期的軍事生涯,給了頡利一個基本的判斷,這是一次致命的突襲,頡利沒有猶豫,拉來一匹突厥馬,慌忙逃走。

  根據事后的戰報,這次突襲,殺死敵人一萬,十幾萬人成為俘虜,同時義成公主被殺,而突厥可汗頡利,在山西磧口被李績攔截,其他部落酋長投降后,頡利被大同道行軍總管任城王李道宗擒往長安。

  頡利可汗的叔叔,阿史那蘇尼失,宣布投降,李唐疆域拓展至大漠。

  頡利被俘加上東突厥投降,影響力非常深遠,此后西域很多國家,開始進入大唐視野,成為李唐的附屬,李世民也被尊稱為“天可汗”,這個稱號后來的唐高宗、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也都有機會享用。

  李靖襲擊突厥牙帳,擒獲頡利可汗等皇宮大臣,因為人在草原,通信不便,事先并沒有征得李世民的同意,如此巨大的戰功,事后僅被封為左光祿大夫,爵祿五百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