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清皇室羞于啟齒的史實:同治帝死時全身潰爛

  太醫不敢言明,其實他們早已明白,這是比天花更可怕的病——梅毒。這種通過性傳播的疾病根本沒有治愈的可能,而且死相凄慘。慈禧下令施以治天花的藥物,氣急敗壞的同治帝對著母親吼道:“朕根本沒得天花,你存心置朕于死地!”御醫們滿腹狐疑,卻不敢多言,只是照慈禧之命行事。

網絡配圖

  雖然是萬乘之尊,可命運還是公平地懲治了他的放浪行為,他死時幾乎全身潰爛,惡臭遠播,人人敬而遠之,他空洞而絕望的眼中滿含眼淚。他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死于性病的皇帝,他的死是大清皇朝一段羞于啟齒的瘡疤,也是他荒淫生活的一個總結,卻是慈禧重掌朝政的一個契機。

  同治帝的放浪形骸很快受到懲處,他有輕微的淋巴結腫大和下體紅腫現象,可他不以為意,也羞于啟齒,照樣行為詭異地周旋于皇宮和花街柳巷,大約三周左右,病毒已經侵入他的五臟六腑。直到同治十三年(1874)十月二十一日,同治帝駕幸西苑時受涼,剛開始只是身體有些不適,一兩天后病情加重,臥床不起,太醫們全體出動,集體會診,可大家各執一詞,難有定論,由于病情惡化較快,御醫們必須輪流值守,以備不時之需。十天后的一個午后,同治帝的病情突然加重,四肢無力,渾身酸軟,發熱頭眩,皮膚上出現沒有凸起的疹形紅點。

網絡配圖

  慈禧大驚失色,難道是天花?順治帝因天花而英年早逝,康熙帝因得過天花而被選為皇嗣,大清朝對天花已經產生了強烈的恐慌心理。太醫不敢言明,其實他們早已明白,這是比天花更可怕的病——梅毒。這種通過性傳播的疾病根本沒有治愈的可能,而且死相凄慘。慈禧下令施以治天花的藥物,氣急敗壞的同治帝對著母親吼道:“朕根本沒得天花,你存心置朕于死地!”御醫們滿腹狐疑,卻不敢多言,只是照慈禧之命行事。

  皇宮不會把這種讓大清國蒙羞的事公諸于眾,兩宮太后對外宣稱同治帝得了天花,皇宮忙著送痘神娘娘。慈禧命令將痘神娘娘迎到養心殿,宮內鋪上紅地毯、貼上紅對聯,營造出一片喜氣。兩宮太后整日叩拜祈福,期望痘神娘娘早點將撒下的天花收回,供奉三天后,又舉行了隆重的送別儀式,恭送痘神娘娘于大清門外,用紙扎的龍船、金銀玉帛舉火焚燒,使痘神娘娘在飛騰的烈焰中升天而去,由此帶走同治帝滿身的水痘,平安度過劫難。同治帝并未得到痘神娘娘的神佑,同治帝身上的疹形紅點開始化膿,朝廷內外心急如焚。幾日后,兩宮太后一起到景山壽皇殿祈求祖先神靈賜福,保佑兒子平安無事。

網絡配圖

  此時的同治帝已經無力再處置朝政,可放眼百官臣僚,個個以太后馬首是瞻,值得信賴和托付的人幾乎沒有,他權衡再三,將閱折權和批折權完全交給了帝師李鴻藻和親王奕。皇權下移必然引來風波,李鴻藻和奕自知深處險境,有意謙退,以免惹火燒身,一時出現了權力真空。退居幕后達一年之久的慈禧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她不能坐視大權旁落,她要到前臺來,二度垂簾聽政,怎樣才能不著痕跡,讓大臣們心服口服地請她到前臺主持朝政?這需要一番精心準備才行。不久,由她導演的一場好戲即將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