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史上秦軍到底有多高的水平?有怎樣的戰術體系

  由于地理環境的原因,中國古代一直到先秦時代為止,軍事和文明本身一樣,都受到外界主流文明世界一定影響。但是這種影響是時斷時續的,質量也是參差不齊的。這樣特殊的地緣政治因素,造就了中國古代獨特的文明和軍事體系。不過,無論如何與眾不同,中國古代文明的發展,依然是人類文明發展史的一部分。規律性的東西是不會因此而有額外破例的。所以對于先秦時代的軍事技術包括戰術體系的考量,依然遵循世界軍事發展史,大致的脈絡不會凌亂模糊。 

  網絡配圖

  秦軍的戰術體系可以說是先秦時代列國戰術中的最高峰!兵馬俑出土幾十年以來,被考古工作者不斷發掘。這些考古證據,給我們提供了大量的相關信息。今天我們要分析秦軍乃至整個先秦時代的軍隊,都免不了從兵馬俑本身著手。誠如最早被發掘的兵馬俑1號坑,其本身是一個巨大的主力步兵陣。這足以讓我們都了解到,步兵在戰國時代已經成為軍隊的不二主力。但是我們依然能夠發現春秋到戰國早期軍事制度的殘留--戰車對步兵的影響。這種影響在戰時隱藏在軍隊的編制習慣中,在閱兵一類的大場面則表現的更加夸張。

  縱覽整個兵馬俑的1號坑。在它的東端排列著全身穿著戰袍的戰士俑210人,其余每排68人,前后、左右成行,共計204人,組成方陣的后衛。坑的中間,排列著有38路戰車和步兵的縱隊,組成軍隊的主體。這個大型軍陣,有精銳的前鋒,強大的主力,靈活的側翼,氣勢恢弘,排山倒海。

  雖然1號坑中的戰車整體數量上與步兵相比,非常少。但是每支步兵隊伍都有一輛戰車領頭,這展現的是早先春秋時代遺留下來的軍事單位編制,部隊往往以“乘”為編組單位,戰國末期的秦軍依然受此影響。步兵在數量上的絕對優勢說明這些步卒已經不可能像春秋時代的前輩一樣,作為戰車的附庸存在了。但是比例穩定的戰車存在于主力戰陣當中,時刻提醒著我們,這些戰車以及車上指揮官的與眾不同。由于戰國時代已經不見主力步兵伴隨戰車作戰的春秋式記載,所以我們能夠想見,兵馬俑中的戰車意在展現步兵基層指揮官的地位,而非實戰本身的寫照。在戰時,他們也是下車指揮自己隊伍中的步兵作戰的,而不可能是在車上作壁上觀。

  由于兵馬俑的整體布局呈現一個臨戰狀態,所以我們可以相信秦軍的主力戰陣是一個縱身大于寬度的布置,進攻態勢非常明顯。步兵俑的裝備也幫助我們大致理解了秦軍的布置思路:輕裝的弩手在前,后面是大量披甲持矛的近戰步兵。但這僅僅只是中軍。為保護這支縱隊的兩翼,邊上還分布著一定數量的其他弩手、弓箭手以及戰車和騎兵部隊。這也就是我們能從邊上的兵馬俑2號坑所看到的情形。

  網絡配圖

  持弩射手兵俑 相比1號坑,秦始皇兵馬俑的2號坑要復雜的多。整個2號坑的坑內布局又分為4個小單元。 第一單元,位于俑坑東端,四周長廊有立式弩兵俑60個,陣心由八路面東的160個蹲跪式弩兵俑組成。弩兵采取陣中張陣的編列,立、跪起伏輪番射擊,以彌補弩的張緩慢之虞。 第二個單元,位于俑坑的右側,由64乘戰車組成方陣。每列8乘,共有8列。車前駕有真馬大小的陶馬4匹。每車后一字排列兵俑3個, 中為御手拉馬轡,另兩個分別立于車左和車右,手持長柄兵器。

  第三單元,位于中部,由19輛戰車,264個步兵俑和8個騎士俑組成長方形陣,共分3列。每匹馬前立騎士俑一個,一手牽馬韁,一手作拉弓狀。每乘車后除三名車士外,還配有8~36個步兵俑。 第四單元,位于軍陣左側,108個騎士俑和180匹陶鞍馬俑排成11列橫隊,組成長方形騎兵陣。其中第1、3列為戰車6輛。每匹馬前,立胡服騎士俑一個, 右手牽馬,左手拉弓。

  在2號坑中戰車依然是非常醒目的存在。其他兵種無論弩手、弓箭手還是騎兵都是圍繞著這些戰車存在的附屬兵種。可以說,秦軍的側翼部隊,也就是軍陣中的兩翼依然是以戰車為主,輔以各種輕裝機動單位。戰國時期軍事的發展和春秋時代軍事制度傳統的殘留,這些新與舊的沖突,在2號坑中體現的淋漓盡致。同時,這也充分體現了缺少與外部主流世界交流的先秦各國軍隊共同的特點--發展滯后。 

  網絡配圖

  在很多不明就里的人心中,秦軍往往莫名其妙的就成為了古代世界軍隊中的NO.1,但事實果真如此,毫不夸張的說:作為先秦時代軍事最高峰的代表的秦軍其水平基本處于幾百年前新亞述帝國前期的水平。

  電視劇《大秦帝國》的劇照,其中的秦軍形象就如同小說本身一樣被大大的神話了。歷史上從未出現過這樣的秦軍,這樣的秦軍僅僅是活在今天某些人的心里。

  秦軍已經開始擺脫戰車的絕對優勢地位,但是無法根除戰車在自己軍事體系中的影響。騎兵部隊的非常不成熟也影響了秦軍的發展。但是這樣一支不夠先進的軍隊在處于相對閉塞的東亞大陸,已經足以傲視群雄了。只是,這樣的軍隊在后人眼里,實在是難以同當時世界上的其他幾大帝國的軍隊一爭高下,更不用說做NO.1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