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狄仁杰也搞裙帶關系: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

  雖然武則天一生欣賞、尊重狄仁杰,狄仁杰也全心全意輔佐她,但是狄仁杰說到底是一個正統的儒家,他的心其實還在大唐那一面。武則天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也無可奈何。正統的儒家講究忠孝,狄仁杰在這方面自然是無可挑剔的,與此同時,儒家是無法接受女性當權的。 

網絡配圖

  《尚書》說:“牝雞之晨,惟家之索。”母雞打鳴了,是一家的災禍,所以自古中國就沒有女性君主,本就很稀少的幾段女人當政時期也被看做是亂政時期,比如著名的西漢呂后。就連唐高宗的父親太宗皇帝也覺得女人當政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曾經有一次,新羅國善德女王派使者來求援,說高麗在打自己,請唐軍援助。太宗坐在寶座上說了一大通,總之一句話:“爾國以婦人為主,為鄰國輕侮,失主延寇,靡歲休寧。”誰讓你們是女王當政呢,國家咋能有女主呢,要不鄰國咋欺負你們呢?想想有意思,您可知道自己的后宮里就有個更厲害的角色嗎?

  狄仁杰承認武則天是個偉大的政治家,是合法的君主,但是輔佐女皇還是為他帶來了困擾,他對此是十分苦惱的。據說他后來擔任宰相的時候,在一個雪天里去洛陽城外看望自己的堂姨,這位堂姨對待他總是不冷不熱的。剛到門口,碰到表弟打獵回來,這位表弟見到貴為宰相的表哥,隨便作個揖就走了,態度很傲慢。

網絡配圖

  狄仁杰倒也沒在意,跟姨媽說:“我現在是宰相了,弟弟要想做官,我能幫忙。”結果這位姨媽回答:“你姨媽我就這一個兒子,不想讓他伺候女主。”這是在諷刺狄仁杰啊,據說當時狄仁杰十分尷尬,這反映出他自己也有些不夠理直氣壯。后面我們會看到,這種矛盾的心情貫穿了狄仁杰的一生。

  這里順便說一下,有的讀者看到這段故事可能會想:狄仁杰是在搞裙帶關系,任人唯親。的確,他給姨媽打包票的那番話按今天標準來說就是搞裙帶關系。不過在唐代,五品以上官員有權力保舉至親子弟,經過一定的程序可以為官,稱為“門蔭”制度。原本舉薦的都是至親,可是久而久之,官場上舉薦其他親屬的風氣蔓延開來,大家習以為常。這就是人治的弊端。堂姨的兒子按理說不在權力范圍內,狄仁杰有濫權的嫌疑,這一點我們不必替他諱言。

網絡配圖

  對于狄仁杰來說,忠君思想和反對女性當權的思想糾結在一起,這兩種思想都來自他從小受到的教育,非常矛盾。周朝取代唐朝,不像其他的朝代更迭伴隨著戰爭和動亂,一朝天子一朝臣,武則天是采取漸進的方式逐步建立大周的。溫水煮青蛙,臣子們和她的關系是長久發展出來的,很多人對新王朝既無法做到完全地接受,又無法完全地背離,去做出激烈的反抗殉國之舉。可以說,狄仁杰一生對唐朝很忠,這是對國家的忠,對武則天也忠,這是對她個人的忠。這是狄仁杰一生的主線。他在幫著武則天治理國家的時候,認為自己是盡忠,是為了武則天好。他臨終布下棋子,甚至對政變預先有所安排的時候,仍然認為自己是盡忠,而且也是為了保全武則天的名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