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慈禧太后私密生活:如廁手紙用什么制成

  在一般人眼中,皇宮貴族使用的東西幾乎是屬于“私人訂制”的,就連上廁所用的手紙都不同凡響。皇帝可是龍體啊,全身都是高貴之處,就連拉屎的地方都與一般人與眾不同。高貴的地方就要用高檔的東西來對應,所以明清兩代帝王的手紙就屬于高檔的奢侈品,如果硬要比較的話,明皇可要比清帝頂級的多。

  據明代謝肇淛所記的《五雜俎》記載:“大內供御溷廁所用,乃以川中供野蠶所吐成繭,織以成帛,大僅如紙。每供御用之物,即便棄擲”。

  謝肇淛所生活的時代相當明孝宗,即弘治皇帝時期。皇帝如廁用的手紙是四川一地所貢的用野蠶繭織成的粗絲布,像一般手紙之大,用后丟棄。

  弘治皇帝自幼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即位后在明代皇帝中以廉潔遠色著稱,應當懂得勤儉。即使這樣一位皇帝,用絲帛當手紙,真是太奢侈了。

  令人稱趣的是,后來這些被皇帝用后的絲帛,卻被一名太監看著可惜,就一張一張地積攢起來,統一清洗曬干后,竟然織成一幅簾帳,掛在他的小屋里。一次,皇帝閑游散步,正好看到了這個簾帳,這個簾帳是很有特色的,一小塊一小塊地織補起來,就象僧人百衲衣一樣,吸引了皇帝的眼球,于是就問此為何物,太監不敢撒謊,就如實招供是用您老人家的“手紙”做的。皇帝大為驚愕,大呼這太可惜了,這才下令以后如廁用紙代替,不要再用帛了。實際上粗帛的吸濕性并不如草紙,皇帝用著也不一定舒適,這樣用也就是顯現其身份的特殊性,用著不當回事,看到被別人重復利用才喊著可惜,純屬作秀。

  后來明代皇帝用的手紙也不一般,是用內官監紙房抄造,呈淡黃色,綿軟細厚,裁方可三寸余,由專門管理凈房的近侍太監收著,隨時進呈使用。三寸見方的手紙尚不及巴掌大,哪有現代人那樣用的放心舒服,皇帝尚且如此,一般老百姓可見一斑。

  到了清朝,馬背上下來的后代可節省的多。慈禧太后用的衛生紙是將一大張白棉紙,按需求裁好后,用水將紙噴得發又潮又蔫,然后墊上濕布,用熱熨斗熨兩遍,使原來帶毛發澀的紙變得光滑平整,疊好備用。這種衛生紙對太后來說,不一定是如廁用,也是她的經期用紙。對于男性皇帝,就沒有這么好了,光緒用的如廁手紙,就是普通的揉過后去掉內硝的裱心紙,就是襯裱字畫的毛邊紙,很一般,并無特別之處。

  一葉而知秋,一張不雅的手紙,在炫富上清帝輸了明皇一局。可不管是明皇還是清帝,與當代人比較就更不起眼了。現代人的生活真是越來越好了,連手紙也變得講究起來,購買時看完牌子看克數,又看是不是原木漿的。相信那些皇帝在天有知,也是非常羨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