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綠珠是誰?綠珠與石崇有和關系?綠珠生平簡介

  “自古紅顏多薄命,莫怨春風當自嗟”,歷史上美麗的女子不勝枚舉,但似乎結局都不怎么樣,不是被所愛的人拋棄,就是被人利用,如傀儡般任人 宰割,難怪古人都要感嘆“紅顏薄命”。

  綠珠(?―300年),今廣西博白縣雙鳳鎮綠羅村人,生雙角山下,西晉石崇的寵妾。她是中國古代的美女之一。傳說原姓梁,生在白州境內的雙角山下 ,絕艷的姿容世所罕見。古時越地民俗以珠為上寶,生女稱為珠娘,生男稱作珠兒。綠珠的名字由此而來。我們已經知道了綠珠是個極其美麗的女子 ,那么她和石崇又是什么關系?在說二人的關系時,我們先來看看石崇的簡介。

  石崇(249——300年),西晉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東北)人,字季倫。世家子弟,初為修武令,累遷至侍中,他是西晉時期有名的富人,真正可謂 富可敵國。永熙元年(290年),出為荊州刺史,開始打生意場的主意,隨后發家致富,過上了窮奢極欲的生活,其生活作風之奢靡、場面氣派宏大 ,連一國之君都比不上。曾經和貴戚王愷斗富,不過王愷還是沒有斗過他,后來八王之亂時,與齊王結黨,最終為趙王倫所殺。

  石崇和綠珠,一個是富可敵國的世家子弟,一個是名不見經傳的小鎮姑娘,他們又是如何相識的?原來,在太康初年,石崇出使交趾,在當地巡查工 作的時候,遇到了這個美麗的女子,石崇久經商場、政界,什么美女沒見過,但是唯獨這個綠珠,第一次見的時候,竟讓石崇無比傾心。

  要知道,石 崇也是個有品位的人,他精通音律,有斗志、有魄力,是個懂藝術又會生活的人,懂得享受生活的情趣和卓遠見識的石崇,他譜“明君之歌”,教“ 忘憂之舞”,設計美姬的服飾,設計園林景觀,鋪排特殊的氣氛。這種男人,教哪個女子不愛。綠珠,在眾多美女之中也并沒有特別之處,別人會的 她也會,也并不會多出一二分,她唯一的好處就是不太會說話,身上還帶著少女的嬌羞,這對石崇來說,是最可貴和最令人憐惜之處。

  石崇家財萬貫,家里妻妾成群,但是并不妨礙他另尋新歡,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子一個接一個地娶回去就是了。因此,自小鎮的那次邂逅,石崇便要定 了這女子。而綠珠,她不知道石崇看中了自己哪一點,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里。一直以來,她都是個窮鄉僻壤的野丫頭。她對自己沒有信心 。而直覺告訴她,石崇這種人是不會以真心待任何人,更不會讓任何人成為可以要挾他的軟肋,為這樣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不值得,被這樣的人庇護 是一種危險的交易,也有隨時被拋棄的可能。心里的鑼鼓,叮咚地敲著,綠珠拿不定主意,一邊又抵擋不住那黃金屋、脂粉堆的誘惑,她想看看外面 的世界,想見識紙醉金迷的世界是個什么樣子,這個神奇的世界對綠珠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誘惑,這個誘惑讓她做出了跟隨石崇的決定。

  石崇有一間自己的府邸,在河南金谷澗,凡遠行的人都在此餞飲送別,因此號為“金谷園”。這個金谷園是個大豪宅,酈道元《水經注》謂其“清 泉茂樹,眾果竹柏,藥草蔽翳”。園內清溪縈回,水聲潺潺,樓榭亭閣,高下錯落。綠珠就住在最深處的臨水別墅里,像一只被豢養的金絲雀,過著 人間天堂的幸福生活。

  石崇有錢,所以生活作風很奢靡,毫無節制的奢靡生活,讓他養成了攀比的習慣,他當時特別愛和一個叫做王愷的貴族斗富。有一次晉武帝賜給舅父 王愷一株高二尺許的珊瑚樹,王愷就到石崇的府上去嘚瑟,對自己的珊瑚樹一通夸耀,石崇眼睛也不抬一下,漫不經意地用鐵如意把放在桌上的珊瑚 樹給敲碎了,王愷正要發怒,只見石崇心平氣和地命仆從把家中收藏的珊瑚樹給搬出來,光三四尺的也有六七株,更不要說二尺的了。

  王愷見此狀, 便黯然離開石崇家里,此后,再也不與石崇斗富了。這件事之后,石崇的名聲也越來越大,京城首富的名號,自然就落到了石崇的頭上。石崇再有錢 ,他的頤指氣使,他滿身的銅臭味,他高高在上的傲慢脾性,還是令不少人厭惡。

  八王之亂時,趙王司馬倫的權勢正熱,他手下有一個狠角色叫做孫秀,孫秀看上了綠珠,但是石崇不答應,在拒絕孫秀后,石崇又有些擔心趙王的勢 力,于是找到了當時的美男子潘安,一起商議敦促汝南王司馬允造反。結果,事情敗露,趙王司馬倫下令把石崇、潘安等捉拿。

  當孫秀帶著士兵將石 府團團圍困時,石崇還在和綠珠飲酒作樂,忽聞外面馬蹄聲嘈雜,料知大事不妙,石崇對綠珠說:“我因你而獲罪”,綠珠泣曰:“妾當效死君前,不 令賊人得逞!”。說罷,便朝欄干下縱身一躍,血濺金谷園,石崇連忙上前攔住,卻只撿到一片碎布而已,看著綠珠身后汩汩的鮮血,石崇心中無限 悵惘。而石崇,在綠珠死后也被趙王殺死。

  綠珠是單純的女子,若非這樣,她為何要在那日縱身一躍,石崇的造反與她何干?她大可以撇清關系,但是她沒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是綠珠認 定的真理,也是她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