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解密:三國名士袁渙為何寧死不罵蜀主劉備?

  三國時期英杰輩出,袁渙就是其中之一。而袁渙一生最為人稱道的是寧死不罵劉備一事。

  遭逢亂世,袁渙為了躲避兵禍,一度在江淮之間生活。當時的江淮地區,是袁術的地盤。袁術久聞袁渙的大名,多次派人邀請袁渙出山輔佐自己,可均被袁渙拒絕。后來,袁術圖謀稱帝,派人去詢問袁渙的意見,袁渙嚴厲申斥。袁術心中惱恨,但是卻不敢對袁渙無禮。袁術雖然野心勃勃,卻是一個看重家世門第的人。袁渙的父親袁滂也曾經的擔任東漢司徒,陳郡袁氏一門天下聞名。袁渙雖然多次頂撞袁術,袁術對其依然尊敬。

  不久之后,呂布和袁術交戰,袁渙成了呂布的俘虜,待遇就一落千丈了。呂布本是一武夫,憑借拳頭打天下,看不起袁渙這一類的酸腐文人。不過,袁渙打仗不行,寫文章卻是一把好手。而呂布正因為寫信的事情苦惱,于是就把袁渙從監牢里提了出來。

  呂布要袁渙寫什么信呢?原來,呂布占據徐州之后,和劉備一直面和心不合。確實,徐州本來屬于劉備,是呂布抓住機會把劉備趕了出來,可是徐州周圍強敵環伺,西北是曹操,南方有袁術,呂布獨自對抗壓力很大,于是讓劉備在小沛駐扎。可是,劉備在小沛不斷的招兵買馬,還勾結曹操圖謀徐州,逐漸成為呂布最大的威脅,呂布很是惱怒,就想寫封信來罵罵劉備。罵什么呢?無非說劉備忘恩負義,當初要不是呂布,劉備早就被曹操消滅,是呂布給了劉備一塊安身之地。沒想到轉身就背叛了呂布,劉備你就是一白眼狼……

  可是,呂布文化水平太低,罵人的話說得來,寫不來,想到袁渙是個大才子,就讓袁渙來罵罵。呂布準備了上好的酒菜,把袁渙請來,說明自己的意思,滿以為袁渙做了幾天的牢,餓的半死,正是人餓志短的時刻,一定會答應自己的要求。沒想到袁渙冷冷的,根本不理會呂布。呂布大怒,拔出佩刀威脅袁渙:“為之則生,不為則死。”你寫信罵人就可以活命,否則死路一條。可袁渙依然淡定。

  袁渙說:“渙聞唯德可以辱人,不聞以罵。使彼固君子邪,且不恥將軍之言,彼誠小人邪,將復將軍之意,則辱在此不在於彼。”在袁渙看來,什么才是一個人最大的羞辱呢?是收入太少?是房屋不夠寬大?是馬車不夠華麗?是官職卑微?都不是。一個人德行有虧,那才是最大的侮辱。想呂布這樣想到用罵人的方式來侮辱人,只能是自取其辱。估計是袁渙看到呂布聽不大懂,就打了一個比方,說得淺顯一點。袁渙說,如果劉備是個君子,那么你寫信罵他,他根本就不會在意,不但不會在意,反而會更加看不起你,你寫信罵人有什么用呢?如果劉備是個小人,那他必然也寫信回罵你,就像潑婦罵街一樣,到底是誰侮辱誰呢?

  看到呂布有點動心,袁渙又說:“且渙他日之事劉將軍,猶今日之事將軍也,如一旦去此,復罵將軍,可乎?”袁渙說,現在我侍奉將軍,將軍你讓我罵劉備,如果我以后離開了您,去到劉備那里,回過頭來再罵您,那可以嗎?呂布一聽很慚愧,就沒有繼續搞這么無聊的事情了。

  從袁渙的話語當中,我們可以看出,袁渙是一個很注重德行,注重操守的人。袁渙的父親擔任朝廷司徒,家世顯貴,少年時期,袁渙的一些兄弟就仰仗家里的權勢作威作福,橫行鄉里,可唯獨袁渙做什么都依照法度,從來不違背禮制。當然,袁渙不肯罵劉備,除了袁渙為人正直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渙他日之事劉將軍”,袁渙一度在劉備的手下任職。劉備是袁渙的老領導呢。總不能為了新領導就痛罵老領導吧。

  原來,劉備在和曹操聯手之后,曹操為了籠絡劉備,發給劉備一個豫州牧的虛職,劉備的駐地依然是在小沛。當時袁渙正在徐州,劉備就以豫州牧的身份推舉袁渙為秀才。可以說,劉備對袁渙有恩。而袁渙對此也念念不忘。

  當然,劉備對袁渙也算不得什么有什么大恩。袁渙出仕并非因為劉備。多年前袁渙就曾經擔任陳郡的功曹(太守的主要屬官),后來更是多次被三公府征召,還曾經擔任侍御史的官職,名位并不在當日的劉備之下。后來朝廷任命袁渙為譙縣(曹操的家鄉)縣令,袁渙不愿去,就此在徐州閑居,于是結識了劉備。也就是說,劉備推舉袁渙為秀才,或許不僅僅是出于對袁渙的賞識,更多的原因是想要拉攏這一個有家世,有身份,有名望的賢才。

  可惜,劉備雖然推舉了袁渙,但是袁渙卻并沒有死心塌地的跟隨劉備,而是離開劉備,躲到江淮之間,結果被袁術、呂布控制。不過,袁渙雖然沒有追隨劉備,但對劉備推舉自己的恩情卻牢記心中。于是,就算是呂布以死相逼,袁渙也不肯辱罵劉備。

  對于這件事情,多年之后,曹丕曾經詢問袁渙的堂弟,袁渙能夠寧死不罵劉備,拒絕悍將呂布,是不是袁渙本人很勇武,敢作敢為呢?袁渙的堂弟說:“渙貌似和柔,然其臨大節,處危難,雖賁育不過也。”袁渙這人啊,從長相看,是一個很溫和很柔弱的人,但是危難時刻,面臨操守的抉擇,就算是古代的勇士孟賁、夏育也比不過袁渙啊。

  確實,古代的許多文人,雖然手無縛雞之力,但是知恩圖報,看重操守,講求原則。正是這種強大的精神魅力,讓一貫兇悍的呂布也為之汗顏。

  幾個月之后,呂布被曹操消滅,呂布手下的一些將領比如說陳群父子見到曹操都連忙下跪行禮,可是袁渙只是作揖而已。為什么呢?袁渙是個很高傲的人。劉備也好,袁術也好,呂布也好,最多不過是袁渙的上級,而并非袁渙心中的君主,自然不必行跪拜大禮。見到袁渙如此,曹操的部下都很氣憤,紛紛指責袁渙。可曹操倒很大度,不但不計較,反而對袁渙特別客氣,不但客氣,“甚嚴憚之”,甚至很忌憚袁渙。而曹營眾人在接管呂布的徐州時,大都搶奪金銀珠寶,唯獨袁渙只是拿了幾百卷書,一點點糧食。曹操知道后,當眾表揚袁渙,袁渙卻依然謙恭,說自己并沒有那么高尚,亂世之時,有書讀可以安神,有糧吃可以果腹,錢財再多有什么用處呢。曹操對袁渙就更敬重了。

  袁渙追隨曹操之后,多次向曹操進言,希望曹操能夠推行仁政,關愛百姓,曹操也全部采納了袁渙的意見。袁渙在曹魏頗受重用,后來擔任郎中令,御史大夫,成為曹魏重臣。

  關于袁渙和劉備,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在曹操封為魏公(公元213年曹操稱魏公,開國)的時候,傳來劉備死去的消息。當時劉備正在益州,意圖吞并劉璋,雙方苦戰數年,龐統也死在流箭之下。劉備是曹操一生的頭號大敵,聽聞劉備死去,曹操很是高興。自然,朝廷群臣也紛紛上表祝賀梟雄劉備終于死掉。可唯獨袁渙沒有上賀表。有人提醒袁渙,不上賀表很可能被曹操忌恨。可是袁渙認為自己曾經受到劉備推舉的恩情,終身不敢忘懷。曹操知道后,更加欣賞袁渙了。

  幾年之后,袁渙病逝,曹操想起袁渙的總總好處,不禁流淚,特意賞賜袁渙兩千斛谷子。曹操發布了兩條教令,一條是“以太倉谷千斛賜郎中令之家”,一條是“以垣下谷千斛與曜卿(袁渙字曜卿)家”。有人就不懂了,曹操是不是老糊涂了呢?不就是賞賜兩千斛谷子嗎,為什么還搞的這么麻煩。曹操解釋說,袁渙擔任郎中令多年,多行善政,朝廷從國庫中賞賜一千斛谷子。而袁渙和曹操本人,乃是多年舊交,曹操從自己家中的糧倉中撥一千斛谷子贈送老友。曹操對袁渙的尊敬至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