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楚漢抗衡之久并非劉邦善于逃跑而是因其善于用人

楚漢相爭演繹到滎陽相持階段,項羽身邊智謀之士已然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暴躁的霸王一人。劉邦固然打不過他,卻可以走人。于是在項羽猛攻滎陽之際,他便轉身去了南陽的宛城。

項羽尋思,只要拿下了劉邦,滎陽不攻自破。又放下滎陽,再去攻打宛城,可宛城也是易守難攻的城池,項羽著急上火,一時卻也攻不下來。

正僵持著,東方來了消息,彭越的游擊兵團,在下邳大破西楚的東方集團軍,殺死了楚將薛公。項羽只好暫且放下劉邦,去東方討伐彭越,奸猾的彭越自然是聞風而逃。

乘項羽東去,劉邦這邊又出動一路兵馬,攻陷黃河邊上的成皋,成皋南連嵩岳、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卻被劉邦一舉拿下,可見項羽留下的守將何等差勁!

項羽正追殺彭越,得到成皋失守的報告,暴跳如雷,轉身回來,猛烈打擊漢軍重鎮滎陽,終于攻陷,項羽一鍋煮了不愿投降的漢將周苛,進攻成皋。

項羽很生氣,劉邦知道后果嚴重,和車夫夏侯嬰丟下成皋,換上便衣,偷偷渡過黃河,進入河南獲嘉地方,前方兩城,東邊的叫小修武,西邊的叫大修武。韓信的北方集團軍指揮部,就設在小修武。

劉邦不敢直接投奔韓信,先搜索身上,找出幾個小錢,找一家小客棧躺下,半夢半醒好容易挨到黎明時分,天蒙蒙亮那一會,劉邦跳將起來穿了衣服,直奔小修武。

“什么人?”守兵問。

“漢王的使者。”夏侯嬰說,有人認得他是漢王的車夫。既然夏侯嬰親送,這位特使的身份,自然無可懷疑。

兵士不敢怠慢,劉邦直入韓信指揮部,韓信還睡著呢?劉邦闖入韓信的辦公室,一把將韓信的將印子揣在懷里,這才感到了心里漸漸安定下來!

于是劉邦揣著印信,以漢王特使的身份,召集將領開會!

“要通知大將軍么?”

“暫且不必,讓大將軍多睡一會好了,本特使自有交代。”

將領們聚集在指揮部里,劉邦安排妥當。這時天大亮了,韓信刷完牙,聽說漢王特使到來,急忙趕來會見。進去一看,嗨,這哪里是什么漢王特使,這根本就是劉邦本人。

“劉邦奪兵”的這一系列小動作,頗顯江湖本色。劉邦不直接拜訪韓信,無非是擔心韓信見他兵敗逃竄,勢力孤單,心機一動,殺了他劉邦,自立為王。或者囚禁起來,從此做個傀儡!從韓信后來的表現來看,我們可以說劉邦多慮了,韓信不是這樣的人!但是從劉邦的角度,依據劉邦的江湖經驗來看,他必須如此,才能使自己處于比較安全的境地。即便是逃跑、投奔,劉邦也顯得狡黠無比,老狐貍般的江湖智慧,乃是劉邦的生存之道。反觀韓信,軍中最重要的印信也視同兒戲,大咧咧地就放在辦公室里,劉邦沒費什么周折就拿到了。可見韓信在這方面的機警,遠不如劉邦。

劉邦奪了韓信的兵權,不過也沒虧待韓信,給韓信升官做相國。接著分兵兩路,韓信的主力部隊歸劉邦直接指揮,韓信則率領原趙國的降兵,向東攻擊齊國。(韓信每訓練好一批人,劉邦就來占為己有,所以韓信總是帶新兵作戰,偏偏還總能打勝仗,可見韓信帶兵確實有一套。)

可是劉邦有了這一支部隊,便又能與項羽抗衡了,所以,楚漢能抗衡那么久的真正原因,并非劉邦善于逃跑,而是因為劉邦的成功用人:同樣是韓信,在項羽那邊可是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