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西游記中唐僧師徒去了哪些國家?包括阿富汗等國

  作為中國的國民讀物,《西游記》陪伴了幾乎每個人成長。小說里,唐僧師徒翻越崇山峻嶺,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最終到達西天,取得真經。

  孫悟空一個筋斗云就能抵達的地方,在小說里走了整整十四年。那么,唐僧師徒究竟去了哪些國家?這個問題,其實唐太宗也問了。小說中說:“太宗聞言,稱贊不已,又問:‘遠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

  于是三藏送上了通關文牒。“牒文上有寶象國印、烏雞國印、車遲國印、西梁女國印、祭賽國印、朱紫國印、獅駝國印、比丘國印、滅法國印,又有鳳仙郡印、玉華州印、金平府印。太宗覽畢,收了。”

  盡管我們都知道,小說畢竟是小說,這些國家在歷史上也并不一定真的存在,但唐僧師徒經過的一些國家,在今天的現實中依然能找到投影。

  寶象國(今我國新疆境內)

  寶象國的故事發生在三打白骨精之后,孫悟空被貶回花果山,豬八戒當起了“大徒弟”。唐僧誤入波月洞,被黃袍怪抓住,多虧黃袍怪的夫人相救。原來她是寶象國的百花羞公主,她托唐僧給父親帶信,叫父親設法搭救她。然而,無論豬八戒還是沙僧,都在黃袍怪的手下敗下陣來。豬八戒沒辦法,上花果山請回美猴王,唐僧才得以脫難。

  在吳承恩的筆下,寶象國可謂氣象萬千。“地雖千里外,景物一般饒。瑞靄祥煙籠罩,清風明月招搖。嵂嵂崒崒的遠山,大開圖畫;潺潺蔽蔽的流水,碎濺瓊瑤。可耕的連阡帶陌,足食的密蕙新苗。”

  有猜測認為,寶象國可能是唐代的安西重鎮龜茲。玄奘在《大唐西域記》稱這個國家為屈支,“屈支國,東西千余里,南北六百余里。國大都城周十七八里,宜穈麥有粳稻出蒲萄石榴,多梨柰桃杏。”

  經過一千多年的變遷,龜茲古城的遺跡仍能在新疆的庫車縣找到。庫車縣位于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西部,屬阿克蘇地區東端。

  烏雞國(今我國新疆境內)

  小說第三十六回至第四十回,烏雞國被假國王統治了三十年,真國王的魂魄向唐僧求救。孫悟空出手,救活了真國王,并打敗了假國王,讓真國王重獲王位。

  烏雞國在書中,同樣是一個非常繁榮的城市。“海外宮樓如上邦,人間歌舞若前唐。花迎寶扇紅云繞,日照鮮袍翠霧光。孔雀屏開香靄出,珍珠簾卷彩旗張。太平景象真堪賀,靜列多官沒奏章。”

  根據考證,烏雞國的原型是歷史上的阿耆尼國,《大唐西域記》里西域開篇就寫的是阿耆尼國,“阿耆尼國,東西六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國大都城周六七里,西面據山,道險易守。泉流交帶,引水為田。土宜穈、黍、宿麥、香棗、蒲萄、梨、柰諸果。氣序和暢,風俗質直……王,其國人也,勇而寡略,好自稱伐,國無綱紀,法不整肅。”據說,之所以演化成烏雞國,是因為這個國家有一個別名“烏耆”,經歷史的誤傳,加上想象力,變成了小說家筆下的烏雞國。

  而這個“國家”在今天則是新疆的焉耆縣,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下轄的自治縣。

  車遲國(今我國新疆境內)

  在《西游記》第四十五回中,唐僧師徒經過車遲國。車遲國有三位國師,分別是虎力、鹿力、羊力大仙。國師刁難唐僧師徒,不給他們換官文。孫悟空與他們比賽斗法,三位國師都死于非命,現身才知是虎、鹿和羊。

  車遲國在玄奘的《大唐西域記》里面也有記載。但在《大唐西域記》中,玄奘稱車遲國為“車師”,車師的都城是交河城。而我們熟悉的古詩《古從軍行》,描述的就是交河城。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行人刁斗風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車師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商站,東南通往敦煌,向南通往樓蘭、鄯善,向西通往焉耆,西北通往烏孫,東北通往匈奴。早在公元450年,匈奴困車師國達八年之久,車師王棄城而走,從此,交河被并入了高昌,車師的名字從歷史上消失了。直到今天,交河古城的遺址依然存在,位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縣城西10公里的雅爾乃孜溝村。

  西梁女國(未知)

  西梁女國出現在第五十四回,即大名鼎鼎的女兒國。這個王國沒有男人,繁衍后代都是靠喝子母河的水而受孕。女兒國的國王看上了唐僧,然而唐僧不為所動,執意西行,卻被女妖擄走。孫悟空火燒琵琶洞,救出了唐僧。

  在《西游記》中,唐僧師徒走在女兒國的路上簡直寸步難行。“那里人都是長裙短襖,粉面油頭,不分老少,盡是婦女,正在兩街上做買做賣。忽見他四眾來時,一齊都鼓掌呵呵,整容歡笑道:‘人種來了,人種來了!’慌得那三藏勒馬難行,須臾間就塞滿街道,惟聞笑語。”

  復旦大學歷史學家錢文忠曾對媒體介紹說,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有一段關于一個“東女國”的記載,并介紹這個國家以女性為王,雖然她的丈夫也是王,但男性王不問政事。錢文忠認為,這很有可能就是《西游記》里女兒國的原型。

  祭賽國(今吉爾吉斯斯坦境內)

  在祭賽國,亂石山碧波潭萬圣龍王的駙馬九頭蟲偷走了祭賽國的國寶,導致祭賽國國無寧日。孫悟空在二郎真君的幫助下除掉了九頭蟲,找回了國寶。

  書中,祭賽國“龍蟠形勢,虎踞金城。四垂華蓋近,百轉紫墟平。玉石橋欄排巧獸,黃金臺座列賢明。真個是神洲都會,天府瑤京。萬里邦畿固,千年帝業隆。蠻夷拱服君恩遠,海岳朝元圣會盈。御階潔凈,輦路清寧。酒肆歌聲鬧,花樓喜氣生。未央宮外長春樹,應許朝陽彩鳳鳴。”

  祭賽國是今天的哪里?可以猜測的是,從這時起,唐僧師徒已經步入廣大的中亞地區。而亂石山碧波潭,作為小說中兩度出現的湖,還給大家貢獻了兩個有喜感的小妖,魚精奔波兒灞和灞波兒奔。然而,在中亞地區,湖是相對罕見的,玄奘在《大唐西域記》里提到了一個名為“大清池”的湖,被認為是亂石山碧波潭的原型。

  大清池其實是現在的伊塞克湖,位于吉爾吉斯斯坦東北部天山山脈北麓。從高處俯瞰,伊塞克湖就像一塊碧玉嵌在山中,湖水清澈澄碧,終年不凍,有中亞明珠之稱。這也意味著,唐僧師徒此時已經到了吉爾吉斯斯坦境內。

  朱紫國(今斯里蘭卡)

  第六十八回,唐僧一行來到朱紫國。在朱紫國,孫悟空揭下給國王治病的皇榜,制藥醫好了國王的心病,并戰勝了妖怪賽太歲,救回了國王的王后金圣娘娘。

  在書中,這個國家“門樓高聳,垛迭齊排。周圍活水通流,南北高山相對。六街三市貨資多,萬戶千家生意盛。果然是個帝王都會處,天府大京城。絕域梯航至,遐方玉帛盈。形勝連山遠,宮垣接漢清。三關嚴鎖鑰,萬古樂升平。”

  現實中的朱紫國在哪?《大唐西域記》中,玄奘曾提到一個執師子國傳說,這個傳說與朱紫國的故事高度類似,講的是執師子國的建國傳說。然而,執師子國其實又叫獅子國,也就是今天的斯里蘭卡。

  獅駝國(今印度境內)

  獅駝國是《西游記》中唯一一個由妖精把持的國家。這個國家有三個妖魔,分別是青獅、白象和大鵬。但其實,這3個妖怪都非常大牌。青獅是文殊菩薩的坐騎,白象是普賢菩薩的坐騎,而大鵬則是如來的親戚。最終,孫悟空請來佛祖,才降滅了這三個全書中“最有后臺”的妖怪。

  既然是由動物把持的國家,現實中應該沒有原型了吧。但也有研究認為,擁有青獅、白象、大鵬鳥等具有佛教象征的動物,意味著唐僧師徒此時已經進入了印度境內,而白象,更是典型的印度形象的代表。

  比丘國(今尼泊爾)

  小說中第七十八、七十九回,比丘國國王聽信妖言,要用一千多個男孩的心肝做藥引。為此傳下圣旨,命百姓選送小兒,裝入鵝籠,聽候使用。為搭救孩童,孫悟空識破“國丈”和國王寵愛的“美后”是白鹿和一只白面狐精變化,于是降伏白鹿,打死狐精。國王羞愧難當,低頭認錯,全城百姓感恩戴德。

  比丘國如今在哪?最集中的說法認為是尼泊爾。盡管玄奘取經路途中沒有經過尼泊爾,但他在印度考察期間,曾游歷尼泊爾等諸國。他在《大唐西域記》里寫道,“尼波羅國周四千余里,在雪山中。國大都城周二十余里。山川連屬,宜谷稼,多花果,出赤銅、犛牛、命命鳥。貨用赤銅錢。氣序寒烈,風俗險诐,人性剛獷,信義輕薄。無學藝,有工巧。形貌丑弊,邪正兼信。伽藍、天祠接堵連隅。僧徒二千余人,大小二乘,兼功綜習。外道異學,其數不詳。”

  滅法國(未知)

  在《西游記》里,滅法國國王曾許下一個羅天大愿,要殺一萬個和尚,這兩年陸陸續續,殺死了九千九百九十六個無名和尚,只要等四個有名的和尚,湊成一萬。剛好遇上了唐僧師徒四人。在這里,孫悟空施法術,把國王后妃及文武大臣頭發盡行剃去,使國王回心向善,孫悟空建議國王將滅法國改名為欽法國。國王謝了恩,擺整朝鑾駕,送唐僧四眾出城西去。君臣們乘善歸真。

  滅法國在現在的哪里?目前暫無考證,有分析稱它就是一個虛構的地名。

  天竺國(今印度境內)

  雖然唐僧的官文上沒有天竺國的印章,但作為西天取經的目的地,天竺國是最重要的一個國家。在這里,唐僧遭遇了真假天竺公主等4次劫難。玉兔精化身的天竺公主希望招唐僧為駙馬,被孫悟空識破,最終顯出原形,原來是廣寒宮中搗藥的玉兔。

  在天竺,師徒四人終于取得了真經,但到手后才發現是“無字真經”。然而,最終結局皆大歡喜,師徒四人歷時14年抵達天竺,卻只用了8天返回長安,向唐太宗復命。

  在《大唐西域記》中,玄奘在印度待了兩年多,潛心研習佛法。當時的印度小國林立,分為東、西、南、北、中五部分,史稱五印度或五天竺。玄奘先到北印度,再游學中印度、東印度、南印度、西印度,再返回那爛陀寺。在那里,他獲得了大乘天的尊稱。

  公元643年春天,玄奘取道今巴基斯坦北上,經阿富汗,翻越帕米爾高原,沿塔里木盆地南線回國,兩年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首都長安。至此,玄奘一個人的“西游記”才算結束。

  ■ 揭秘

  玄奘去過幾個國家?

  歷史上的玄奘曾寫過一本《大唐西域記》,這本書是他的弟子辯機奉唐太宗之命,由玄奘口述,辯機筆錄而成的。這本書記錄下了玄奘游歷印度、西域旅途19年的游歷見聞錄,記述了玄奘所親歷110個及得之傳聞的28個城邦、地區、國家之概況,有疆域、氣候、山川、風土、人情、語言、宗教、佛寺以及大量的歷史傳說、神話故事等。

  從書中,我們可以獲知,玄奘前往印度取經的路線是長安(今陜西西安)——秦州(今甘肅天水)——蘭州——涼州(今甘肅武威)——瓜州(今甘肅安西縣東南)——玉門關——伊吾(今新疆哈密)——高昌(今新疆吐魯番)——阿耆尼國(今新疆焉耆)——屈支國(今新疆庫車)——跋逯迦國(今新疆阿克蘇)——凌山(今天山穆蘇爾嶺)——大清池(今吉爾吉斯斯坦伊塞克湖)——素葉城(即碎葉城,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西南)——昭武九姓七國(都在今烏茲別克斯坦境內)——鐵門(烏茲別克斯坦南部茲嘎拉山口)——今阿富汗北境——大雪山(今興都庫什山)——今阿富汗貝格拉姆——巴基斯坦白沙瓦城——印度。

  這也意味著,雖然在小說中,唐僧師徒四人去了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國家,但在實際的路線里,玄奘西天取經經過的國家,則包括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一共5個國家。

  倒換官文是何用意?

  《西游記》小說中,通關文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串起了唐僧師徒的整個西行路線。

  通關文牒就是官府頒發給人們通過關卡時所需的官方文書,是一種通行證式的執照類文書,在古代兼具身份證明、護照和簽證的功能。《西游記》中,唐僧師徒每到一個國家,都要倒換通關文牒,蓋上國璽官印。自漢代到明清,“通關文牒”曾被稱為傳、節、過所、公驗、路證等,在清末被西方護照制度取代。

  2015年5月,印度總理莫迪訪華時,西安以仿古入城式歡迎印度總理莫迪“入城”。仿古武士和宮女列隊迎接,身著仿唐服裝的“官員”致歡迎詞,陜西省長婁勤儉則送給了莫迪一件“通關文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