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東漢和帝宮斗大戲:鄧氏如何絕地反擊奪得后位

  永元四年,14歲的漢和帝親政,有司開始張羅皇帝的配偶,選了不少佳麗充實掖庭。其中有位陰氏,堪稱一代名媛。身家最為顯赫,光烈皇后陰麗華的堂曾孫女;才藝也屬一流,“少聰慧,善書藝”,小小年紀就成了書法名家。瞧這條件,良配呀!漢和帝有些把持不住,趕緊的,冊封個貴人先,“有殊寵”,少男少女一黏糊上,多半分不開了,“八年,遂立為皇后”。

  看起來挺花好月圓的對吧,如果是貧賤夫妻,說不定真能相濡以沫一輩子。可是別忘了,這是在帝王家,垂垂老矣的李隆基還到處獵艷呢,況乎少年天子劉肇?陰氏坐上后位沒半年,情敵出現了,“八年冬,(鄧綏)入掖庭為貴人,時年十六”。鄧貴人不但年歲占優,顏值也略勝陰氏,“長七尺二寸,姿顏姝麗,絕異于眾”。結果可想而知,人不如新嘛,陰氏“愛寵稍衰,數有恚恨”。

  鄧貴人的背景也不容小覷。新野鄧家,在西漢就是顯宦,出了好幾位兩千石高官,光武建政時,高密侯鄧禹居功至偉,而鄧貴人正是鄧禹的嫡孫女。陰氏所“恚恨”的還不是這些,最讓她受不了的,是鄧貴人的好品德與好人緣。《后漢書》說鄧氏“恭肅小心,動有法度。承事陰后,夙夜戰兢。接撫同列,常克己以下之,雖宮人隸役,皆加恩借。帝深嘉愛焉”。下人服氣,皇帝點贊,對自己也無可挑剔,遇到這樣的情敵,實在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宮斗戲的邏輯,原本爛俗,不值一提,女性對于被愛、被關懷的需求所引發的喝醋嫉妒互撕等,早已不再是看點。理智的人,才能常勝不敗,是故解決之道已然漸漸成為受眾的正視。那么,一代名媛陰氏又是如何尋找解決之道的呢?對不住,邏輯有點神,放狠話:雞犬不留。

  常規套路還是要講的,身為皇后,陰氏總感覺自己被傷害,想報復又無從下手,于是選擇了最原始也最危險的辦法——祝詛。“陰后見(鄧)后德稱日盛,不知所為,遂造祝詛,欲以為害。”可是封建迷信到底有用沒?鬼才知道。鄧貴人活得越來越好,和帝卻生病了,不知是不是目標呼叫轉移。

  一計不成,陰氏又生一計,背后搞小動作搞不垮你,我就精神打壓,嚇死你。她對身邊人說:“我得意,不令鄧氏復有遺類!”譯成白話就是,我一旦掌握生殺大權,但凡姓鄧的,我都不會手軟。史料里這句話屬于“密言”,不過太監宮女們能不能守秘密,要打問號。果然鄧貴人很快耳聞,果然被嚇得夠嗆,打算服毒自盡,虧得一個叫趙玉的侍者相救,幸免一死。

  發生這么大的事,漢和帝居然不聞不問不調解,齊家的水平實在不敢恭維。還有一個例子可做佐證,“諸皇子夭沒,前后以十數,后生的往往隱秘地養于人間。”所謂“養不教,父之過”,他倒好,生下十幾個兒子,連起碼的看護都做不到,還懷疑后宮有人加害皇子,將兩個嬰兒寄養民間。遇到這樣的丈夫和父親,后院燃起熊熊大火,就不稀奇了。

  陰氏的神邏輯,以及在此邏輯支配下的言行,給整個家族乃至東漢王朝帶來的巨大災難,是她始料未及的,或許她本無所“料”。一個打小就被無上限的正面評價所寵壞了的丫頭,其性格底色,難免自高自大自私自戀,又怎會自我檢視?公開放狠話,鄧貴人表面上沒計較,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可是兔子急了要咬人,鄧貴人“膺大圣之姿,體乾坤之德”(劉毅語),擁有此類理性及手腕的人,五百年出一個就不錯了,陰氏焉能與她抗衡?

  永元十四年(102年)夏,陰氏祝詛案發,后位丟了,父親自殺,弟弟慘死獄中,闔家流放蠻荒之地,陰麗華積蓄的福澤,至此喪失殆盡。誰是告密者?誰受益,誰就有嫌疑,一般小蝦米也不敢得罪陰氏家族。

  鄧貴人雖然再三推辭謙讓,然則當時后位舍她其誰?強者的自信,也是一種證據!三年后,漢和帝駕崩,漢武帝“主少母壯”的擔憂終于發生。鄧氏稱制十六年,東漢王朝從此皇權式微,再未出現過什么像樣的皇帝,而在此期間,鄧氏提拔了一個叫曹騰的宦官陪太子讀書,三國亂世的煙塵似也隱約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