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姜子牙曾為何事被媳婦趕出門 離家出走當殺豬工

  姜子牙曾為何事被媳婦趕出門?《戰國策》毫不留情地用很有氣勢的排比句總結了七十歲之前的姜太公:齊之逐夫;朝歌之廢屠;子良之逐臣;棘津之讎不庸。這是啥意思呢?

  《史記》記載,太公生在今山東東部沿海,東夷之地。鑒于太公輔佐文武二王成立大周證監會后,被封在齊(今山東淄博),那么周武王讓太公榮歸故里、衣錦還鄉的可行性最大,也最合情理。既然大家都爭得喋喋不休,又沒有真憑實據,那就權且如此吧。

  太公出生在一個很平凡的日子,史料也沒依慣例說當時有七色云彩,或者打雷下雨、黑龍出沒、文曲星冒白光等等。總之,太公來得很安靜。

  家里添了男丁,好歹咱也是炎帝的后裔,受過封的,取個正規的名、字是必須的。于是取名尚,字子牙。家人也叫他望,后來文王尊稱他師望。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會打洞。這孩子從小繼承祖業,務農。可是,子牙的家鄉靠近海邊,鹽堿地,并不是很適合莊稼生長,所以務農沒有很大開發價值。當時的海濱,還不像現在寸土寸金,房價呼呼直竄。相反,古代人都不愿住在海邊,每天咸乎乎的海水、海風,搞到身上相當不爽。所以,達官顯貴是斷然不住那里的,住在那里的都是黎庶百姓,非窮即困。姜太公生在那里,長在那里,說明這時的太公家族已經沒落。

  過了十幾年,子牙長成了一個大小伙兒,臉上也有青春痘了。老爸心想,子牙該有個女人了,攀龍附鳳咱沒指望,娶個媳婦能過日子就行。于是,給子牙張羅了一門婚事。太公這個媳婦,是有歷史記載以來第一位熟練使用武林絕學“河東獅吼”的,在家里經常對著太公嗷嚎:你是不是個男人,我閉眼抓一個也比你強八倍,隔壁腦血栓吳老二也比你強。

  每天面對媳婦的數落,想必太公一直隱忍謙卑。然而,婚后沒幾年,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發生了:在當時男權至上的世風下,太公居然被媳婦趕出了家門。奇恥啊大辱!太公出門而去,又創了“離家出走”的先例。但是,在幾年后,太公家嫂子就必須親自以頭搶地,改賣后悔藥了。

  太公在家鄉待不下去,動身前往商朝大都會、當時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證監會所在地——朝歌,去那里碰碰運氣,做起了“朝漂兒”一族。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嘛。

  太公到了朝歌,暫時安頓下來。初來乍到,身邊沒有認識的朋友同學,日子當仁不讓的異常艱難,朝歌的星探是不屑于給這么一個既沒臉蛋也沒身材的土老帽機會的。有一天,太公坐在門前曬太陽,瞇著眼兒,靠打盹兒迎戰轆轆饑腸,可是怎么曬就是餓得睡不著。太公心里琢磨:這首都畢竟不同于老家啊,在老家老老實實種地就有口飯吃,但在這里就不一樣了,沒地種啊,只能先就業再擇業了。

  既然公務員做不成,事業編混不上,白領也當不了,還是降低身價先做個藍領吧。于是太公挑了一個貌似要求不高的工種:殺豬。

  殺豬不需要技能么?開玩笑!朝歌牲口協會不干了,會長說:有種你來給我殺一頭。我看看先!結果,太公上手一試,還真沒搞定。朝歌廢屠,就是這么來的。

  太公在朝歌“漂”了一段時間,事業沒有起色,溫飽也成了問題。理想和期望逐漸干癟,像他松垮的肚皮一樣。太公說,我……我……都藍領了,咋……咋……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