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古代四大貪官都是收藏大家:秦檜文采風流鑒識非凡

  古往今來,貪官污吏最為人所憎恨,他們對上逢迎拍馬,竭盡所能,對下殘酷冷漠,巧取豪奪,“窮天下而富我”的扭曲人生聚斂了大量財富。貪官并非庸碌無能之輩,歷史上有名的貪官不乏才情卓絕,見識非凡,西晉石崇、南宋秦檜、明朝嚴嵩、清朝和珅,他們的文化造詣與藝術修養都可謂人中龍鳳,而且都是收藏大家,這可以從其搜刮收藏的奇珍異寶管窺一斑。

  石崇

  西晉石崇,官至安陽鄉侯,封爵雖未拜相,卻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最張揚的貪官富豪,因為與王愷斗富連戰皆捷,是以名揚天下、惡名傳唱。石崇不但有錢,而且有才,他是西晉文學團體“金谷二十四友”之一,史書記載他從小敏慧練達,勇而有謀,其父是西晉開國元勛號稱“嬌無雙”的美男子石苞,石崇自然遺傳了其父的良好基因。可以想象,文韜武略、元勛之子、豐美姿儀的石崇擁有多么傲人的資本,但石崇卻把這些用到了貪戀錢財。石崇在任城陽太守和伐吳過程中做了亦官亦盜的勾當,積累了大量財富。

  石崇是個喜歡收藏的人,收藏金銀珠寶、收藏奇珍異物、收藏美女笙歌,他到底收藏了多少東西,史書中并未羅列,但從其生活的奢華和斗富的細節中可見一斑。石崇的財產山海之大不可比擬,宏麗室宇彼此相連,后房的幾百個姬妾,都穿著刺繡精美無雙的錦緞,身上裝飾著璀璨奪目的珍珠美玉寶石。凡天下美妙的絲竹音樂都進了他的耳朵,凡水陸上的珍禽異獸都進了他的廚房。石崇收藏了如此眾多的寶貝,卻絲毫不知珍惜,卻時時暴殄天物。

      石崇曾與晉武帝的舅父貴戚王愷以奢靡相比。王愷飯后用糖水洗鍋,石崇便用蠟燭當柴燒;王愷做了四十里紫絲布步障,石崇便做五十里的錦步障;王愷用赤石脂涂墻壁,石崇便用花椒。晉武帝把宮里收藏的一株兩尺多高的珊瑚樹賜給王愷,石崇看了便用鐵如意把珊瑚樹打碎,王愷氣極,石崇說:“不足多恨,今還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樹,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每株都大于王愷的珊瑚樹。石崇如此驕奢,最終落得身死家破的下場。

  秦檜

  南宋秦檜,官至禮部尚書,兩任宰相,是中國歷史上十大奸臣之一,因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岳飛而遺臭萬年。秦檜雖是佞臣,卻詩文天下,頗擅筆翰,陶宗儀《書史會要》云:“檜能篆,嘗見金陵文廟中欄上刻其所書‘玉兔泉’三字,亦頗有可觀。”有書輯入《風墅帖》。因為秦檜是千古罪人,因此他本人書法上的成就就被黯淡下去了。

  秦檜文采風流,鑒識非凡,他本是鄉村教師,中了進士以后,生活窘迫依然沒有改變,但卻娶了一位富家女,其妻王氏嫁給秦檜時,陪嫁金就達20萬貫。生活安康、前途閃耀的秦檜并不滿足于此,他在貪戀權力的同時,還對古董珍玩保持極大的興趣。想方設法聚斂古玩的同時,秦檜特在相府后院建一“格天閣”,專門收藏歸類,命親信家丁日夜看守。這些價值不凡的古董珍玩來源有二:一是皇上的賞賜,宋高宗趙構昏庸無能,卻也附庸風雅,日日躲在宮苑之中,酒色征逐,逍遙快活,朝中政事自有秦檜等權臣打理,秦檜擅權逢迎,排斥忠良賢俊,弄得烏煙瘴氣,卻常常得到皇上嘉獎。據《木桯史》記載:“秦檜以紹興十五年四月丙子朔,賜第望仙橋,并銀絹萬兩匹,彩千縑。”“紹興十九年上賜白金五百兩,翡翠獅一對,宮藏宣紙一百卷,御制湖筆二十枝。”秦檜古玩的第二個來源是京城及地方官員的孝敬捐送。紹興四年,鎮守廣州南海佛山三地的督將方務德因在臨安述職時直言頂撞過秦檜,擔心受報復,不安于位。后來他攜特產龍涎香20大箱送往臨安秦宰相府。其中另作標記的4箱才是關鍵:內藏足赤黃金40錠、上等象牙雕屏風4扇、20年的緬甸玉器及唐代名人字畫10件。

  嚴嵩

  明朝嚴嵩,擅專國政達20年之久,累進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少傅兼太子太師,少師、華蓋殿大學士。為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權臣之一。嚴嵩為官專擅媚上,竊權罔利,并大力排除異己,還吞沒軍餉,廢弛邊防,招權納賄,肆行貪污,激化了當時的社會矛盾。嚴嵩出生于寒士家庭。自小學習聲律,少年聰慧,善于作對。《明史》稱嚴嵩“無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竊權罔利。”這個結論概括出相當一部分事實,但不是全部。嚴嵩是稟賦獨異的人,他博聞強記,博覽群書,才華天縱。

  嚴嵩最后被抄家之時,金銀之多在四大貪官之中并不出奇,甚至有些“寒酸”,但古董珍玩方面卻讓人自嘆弗如。嚴嵩自負文才,收羅古玩的事情大多由其子嚴世藩進行,在嚴嵩大紅傘的庇護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嚴世藩平步青云,做官做到工部左侍郎,是個肥缺。他“招權納賄,貪利無厭,尤好古尊彝奇器書畫,蒐取不遺余力”。他看中的名字畫,往往假手總督、巡撫、按察使的勢力,巧取豪奪,對字畫的主人威脅迫害,有的人甚至因此傾家蕩產,丟掉性命。嚴嵩被抄家之后,頗有諷刺意味的是,抄沒嚴嵩家產的登記簿,竟被保存下來,冠名《天水冰山錄》,流傳于世。該書鉛印本厚達140頁,多為珍玩,嚴嵩收藏之廣,不難想見。嚴嵩的抄家物資中,不僅有大量田產、金銀財寶、綾羅綢緞、鐘鼎彝器,最多的還是大量名人字畫,“古今名畫手卷冊頁,共計三千二百零一軸卷冊”,真是駭人聽聞。其中有唐吳道子《南岳圖》、王維《圓光小景》、宋徽宗《秋鷹》、宋高宗《題王仲珪梅》、蘇東坡《墨竹》、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等。

  和珅

  清朝和珅,是舉世公認的古今第一大貪,以至于他究竟貪污了多少錢現在還爭論不休。和珅曾兼任多職,封一等忠襄公,任首席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兼管吏部、戶部、刑部、理藩院、戶部三庫,還兼任翰林院掌院學士、《四庫全書》總裁官、領侍衛內大臣、步軍統領等等要職,為皇上寵信之極,官階之高,管事之廣,兼職之多,權勢之大,清朝罕有。史書載和珅也是一位美男子,其“行止輕儇,不矜咸儀,言語便給,喜歡詼諧,然性機敏,過目輒能記誦”。和珅精通滿、漢、蒙、藏四種語言,經史典籍無不涉獵,文字功夫出眾,并且武功騎射基礎也相當不錯。除了學問出色外,和珅業余興趣也十分廣泛,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特別以詩名。

  和珅對于金銀財寶、古董珍玩的聚斂可謂費盡心思,在京城之中開設當鋪與古玩鋪,每有珍品,必自端詳。史料中有關和珅家產的數量及古玩估價說法頗多,且各處記載不一,野史、筆記、民間流傳口碑,甚至檔案館中所藏“檔案”均與官書的有關記載相差甚遠。如:清代的史料筆記《庸庵筆記》稱和珅的全部財產分為109號,其中26號經估價值23890萬兩。據此推算未估計的83號約值銀8億兩有余。當時清王朝每年的國庫收入為六七千萬兩白銀,而和珅的個人財產足抵整個清王朝15年的財政收入。真實情況雖然無法弄清,但我們現在從和珅被抄家的賬單來看,和珅的收藏可謂無所不包:玉如意1200余柄、珍珠手串230串、桂圓大珍珠10粒、大紅寶石10塊、大藍寶石40塊、銀碗40桌、一米以上珊瑚樹11支、銅器和錫器361000件、名貴瓷器10萬件、鏤金八寶炕床24座、西洋鐘460座。字畫雖然不算多,卻多有據可查,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即載有“大小字畫一百七十七張”。和珅有很高的文化素養,能書亦能畫。他收藏的這些字畫,可以斷定,絕非等閑之物。

  文物收藏本是一件培養情操的高雅之事,可自古以來都沒能擺脫成為滋生貪官污吏的沃土的命運,實在令人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