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揭秘古代日本武士妻子的高超偷情技巧:嘆為觀止!

  自進入武家時代這一重視階級的社會以來,貞操觀念在日本統治階級內部的影響越來越深,為防止下屬染指自己的姬妾,將軍以及一般的大名、武士在這方面也是一點都不馬虎的。

  在日本,不同階級的男子,因為道德和法律對于他們和他們的家庭成員的要求不同,在性生活上的佔有欲望也不同。武士階級之所以有相對強烈的占有欲,因為他們最早實行嫁娶婚,最早建立父權家長制家庭。江戶幕府制定的嚴酷家法《御定書百個條》中,將秘密通奸的妻子處以死罪,通奸的男子也處以死罪,這是為了保障武士家庭的穩定,為他們的沖鋒陷陣解除后顧之憂。武士不僅對于通奸的妻子和她的奸夫有斬殺的特權,在調情的現場將不檢點的妻子斬殺也無罪。因此江戶人將偷情比做吃河豚,因為河豚雖然是美味但往往有毒,要想品嚐美味就得提心吊膽。所以,當時流行有這樣的歌:「偷人家的妻子,驚心動魄有美味,有如嘗河豚。」

  而對于同時代的町人(主要是商人和手工業者)和農民來說,他們的婚姻還接近于走訪,對于新婚妻子是否為處女,妻子結婚后是否偷情,以及捉奸之后怎樣對待都很實惠,他們寧愿罰取金錢而不愿失去妻子。

  由于武士家庭的特殊文化,武士夫婦之間除了生育的需要之外,常常沒有性生活,這可苦了武家的女人們。盡管武士的妻女們被婦道所約束,但她們還是有辦法追求性享受,而且社會上也充滿著各種各樣的誘惑,當時的旅館等場所像現代的「情人旅館」一樣,也為她們提供了特殊的性服務。下面介紹的若干服務方式令人們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細致和想像力。

  所謂「四條通道相互貫通廁所」……有身份的寡婦,她們總有女傭、侍女及其他隨從相伴,因而不能隨心所欲地行動,貴婦人一進入這種內設叉道的廁所,便可匆匆進行男女歡會。

  所謂「隱蔽柜櫥」,是裡面設有一條暗道的設施。事先讓男人偷偷進去,再讓女人去與他約會。

  所謂「活動草席」,是在木條地板下面建有一條暗道的房間。如果見事不妙,就讓男人從席下暗道逃跑

  所謂「裝睡的戀愛外衣」,即放在隔壁的小房間柜子里的大棉帽子、帶穗的念珠和白地上繪有水墨畫圖案的適合寡婦穿的和服等物。把這些東西事先放好,然后,讓男人先于女人進入房間,首先讓他換上放在柜內的服裝睡在那里,謊稱是某位隱士的夫人,使用人麻痹大意,男女便在室內偷偷幽會。

  還有稱做「男女情交隔板」的玩意兒。在小房間的角落里,事先鋪好一塊擦得干凈平滑的隔板,女人若要尋歡樂,則在板上留有一個可使男人的陽具通過的小孔,在薄板的一面只要留出能讓男人仰面躺著的一尺左右的空隙就可以了。

  還有所謂「洗澡間折疊梯」的設備,這種設備事先進行了嚴密的偽裝,從外面看,連一只帶提梁的水桶也無法通過,但是,待女人脫光了衣服進去之后,從里面把門鎖上,從天花板上便垂下一個細繩軟梯,女人爬上去,享受完畢之后,再順軟梯下來回到洗澡間。這些幽會的方法算在一起,大概有四十八種。

  塬來,精明的日本人把忍者的隱身術活用到這里了。日本建筑是一種「高床式」的架子屋,制作「活動草席」、「男女情交隔板」這類的機關很方便。中國偷情的經典《金.瓶.梅》所載潘金蓮和西門慶的那一套伎倆簡直無法和他們比,要是在日本,他們倆的行為怎會被鄆哥這個小男孩看穿呢?

  到了20世紀晚期,日本的「人妻」(已婚的家庭婦女)偷情就方便多了,先生早出晚歸,她們可以在自己的家里接納情人,可以縱情歡娛而無所顧慮。

  對于那些偷情的男子來說,同樣也不需要擔當江戶時代那樣的風險,現在的男人即使戴上了綠帽子也能夠忍受,不會輕易找奸夫拼命,「這些年來,這種情緒激昂型的丈夫逐漸減少,有些丈夫只是一個人暗地里傷心嘆氣,更有什者會因此變得陽痿,那種自卑自虐內功型的丈夫的人數也有所增加。與此同時,有些丈夫即使察覺到妻子有外遇的跡象,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想弄清事實真相」。

  這也許是日本女性越來越大膽的塬因。丈夫即使發現了妻子「不倫」(偷情)的蛛絲馬跡,做妻子的也絕不會坦白交待。 「就如同過去丈夫即便被妻子當場捉奸,也硬要說自己和那個女性沒有發生關系一樣,現在不管丈夫出示了什么證據,做妻子的也堅持強調,我只是和對方在一起而已,沒有其他任何的關系。丈夫塬本就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有外遇,所以不久也就會接受妻子那種牽強附會的辯解」。

  這是生理上的塬因,還有一點也是日本的丈夫們非常在乎的,那就是「妻子把自己的身體給了其他的男性,那么說明妻子在精神上也非常熱愛這個男人」。這與其說是男人的自私任性,不如說是日本男人通過自己的親身體驗所獲得的認識,因為他們沒有愛也可以和女性發生關系,「但是,女性不大可能和不愛的男人發生關系,除了那種把自己的性作為商品買賣的女性,男人對于一般的良家婦女或者他人的妻子等,只要是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好感的女性,心中就不允許她們有外遇。」

  江戶時代以來,日本女人養成了依賴男性的心理,在經濟生活上的依賴加強了精神上的依賴。 「妻子的外遇精神上的因素很強,這樣更會使做丈夫的深陷于抑郁的情緒當中,而且會使他們感到一種異常的屈辱和憤怒」,「妻敵討」(殺死奸夫)就是出于這樣的占有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