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美國追殺拉登的十余年歷史:911之前錯失三次良機

  導讀:本·拉登,美國必須殺之而后快的人物。他以他的恐怖主義理念和行動,改變了美國和世界,讓美國喪失了數千條生命,也成為美國卷入兩場戰爭的導火索。在逃亡十余年之后,他最終被美國特種部隊擊斃于巴基斯坦山區。十年奇恥大辱,一朝酣暢雪之。我們可以理解,為什么美國官方要再三強調,拉登是死于“美國的子彈”。

  確實,國際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拉登最終斃命,是國際反恐斗爭的重要事件和積極進展。但在歡慶的同時,我們更應超越簡單復仇的邏輯,反思產生本·拉登的土壤,反思復仇手段的合法性,反思反恐有沒有催生不該有的戰爭,有沒有奪去更多無辜者的生命……

  世界頭號的恐怖分子,最后在恐怖的血腥中死去。這多少算是一個諷刺。

  美國前總統林肯曾告誡說:戰爭中沒有什么好東西,除了它的結束。因本·拉登而引起的或衍生的戰爭,還在繼續。如果我們翻過了拉登這一頁,依然看到的是無休無止的猜疑,看到的是更多的恐怖,更多的鮮血,更多類似拉登的恐怖分子……

  那么,拉登被殺,還會剩下多少值得額手相慶的“勝利”?

  美國和拉登的十年纏斗

  隨著拉登被美國特種部隊擊斃,這場“一個個體與一個國家”的對抗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人們常用拉登“潛伏”十年和美國情報部門苦心搜尋十年來比喻這場“貓鼠游戲”,但事實上雙方的較量遠不止十年。

  “9·11”前錯失三次良機

  “9·11”事件前,“基地”組織和拉登對美國已經構成現實威脅,1993美國俄克拉荷馬世貿中心大樓被炸后,美國就逐漸盯上了拉登。美國政府追捕拉登的行動最早可以追溯到1993年。

  當時,拉登正在大張旗鼓地選練“圣戰人員”,密謀一系列恐怖襲擊。1993年,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總部的入口處,一名巴基斯坦人槍殺兩名中情局雇員后潛逃出境。美國萬里追蹤,最終在阿富汗將這位名叫卡西的恐怖分子抓獲。順著卡西這條線索,中情局又花了近三年的時間,終于查出其幕后黑手就是拉登。

  在意識到拉登的潛在威脅后,美國情報部門專門在1996年初就成立了追捕拉登的專案組,代號“亞力克情報站”,內部俗稱“曼森家族”。

  這個小組在1997年確立了由阿富汗雇傭軍綁架本·拉登的計劃。當時萬事俱備,本·拉登的藏身地點已經被鎖定,關押他的臨時監獄也已在一個石頭洞穴里設置妥當,行動反復演練過,就連從幾個方向進攻,成功后如何將他送走,都有詳細安排。然而,此后這個專案組卻多次與拉登失之交臂。究其原因,恐怖主義等非傳統安全挑戰尚未成為美國的優先考慮,美國對這場追捕行動的重視程度遠不如“9·11”事件發生后。

  1998年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使館被炸,到“9·11”事件之前的3年內,美國至少有三次機會擊斃拉登,但卻先后與之擦肩而過。

  第一次機會出現在1998年8月20日,即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使館被炸后幾天,美國得到情報說,拉登正在阿富汗霍斯特的一個“基地”組織訓練營地同其他領導人開會,時任總統的克林頓拍板,向這個營地發射了巡航導彈,但這次襲擊卻因拉登臨時外出而功敗垂成。

  第二次襲擊拉登的機會出現在1999年2月初。美國再次得到情報稱,拉登到了阿富汗赫爾曼得省一個地方打獵,并在那里呆了一周以上。追蹤小組隨即就發現了拉登的蹤跡,2月9日,他們鎖定了拉登的帳篷,并計劃于11日發動導彈襲擊。但白宮卻命令中情局不要發動導彈襲擊,一是白宮希望掌握更多拉登的動向,二來當時某個與美國關系友好的阿拉伯國家的幾位王子也出現在打獵隊伍中。因為在這些營地附近,就停放著一架阿聯酋的政府飛機。

  第三次機會是在1999年5月。當時有情報說,拉登已潛入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并在一地方要呆5天。但摩拳擦掌的中情局最后卻被告知,情報來源精確性存有疑問,而且襲擊可能造成破壞性影響,中情局擬議中的突襲行動隨后被叫停。

  多次的“猶豫”、“不確定”、“錯過”,也為拉登壯大“基地”組織提供了時間和空間,“致命的猶豫”釀就的苦果世人皆知。2001年9月11日,舉世震驚的“9·11”恐怖襲擊爆發,美國本土遭受自珍珠港事件后的最沉重打擊,超過3千人喪生。

  “三角洲”一探“黑寡婦”

  “9·11”事件后的第六天,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就向本·拉登發出了通緝,他用了一個美國西部片里的明快說法:“Wanted: Dead or Alive”(懸賞:死或生)。他給出的通緝理由更是非常簡潔,“我所想的和美國人所想的,就是讓拉登受到正義的制裁”。從此,追捕拉登成為美國全球反恐戰略的頭號任務。

  2001年11月14日,美國政府正式發出全球通緝令,懸賞2500萬美元捉拿拉登。通緝令上,對這個全球頭號恐怖分子做出了如下描述:“烏薩馬·本·拉登,出生于1957年,沙特阿拉伯人,身高介于1。93至1。98米。體重約73公斤,身材瘦削,發色、眼睛均為棕色,膚色為橄欖色。他是左撇子。”

  為緝拿本·拉登、鏟除“基地”組織,美國隨即對庇護拉登的塔利班大打出手,在大兵壓境的同時,美國政府也派出“三角洲”特種部隊,定向展開清除拉登的專門行動。當時,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已被美、英支持的“北方聯盟”攻占,塔利班武裝與“基地”組織成員紛紛逃入南部和東部山區,試圖在那里重整旗鼓。

  “大家恨透了烏薩馬·本·拉登。如果找到他,沒有人愿意將他生擒并帶回美國接受審判,肯定會直接干掉他。這是我們那次行動的惟一目標。” 道爾頓·富里回憶說。富里是當時那支“三角洲”小分隊的隊長,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北方聯盟”軍隊的配合下,秘密進入阿富汗山區,找到并殺死“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

  2001年11月,依靠監聽“基地”組織的無線電通訊和其他情報來源,中央情報局認為本·拉登及其部屬很可能逃至阿富汗東部山區,藏匿在一個叫托拉博拉的地方。

  在阿富汗普什圖語中,托拉博拉的意思是“黑色地窖”、“黑色煙塵”或“黑寡婦”。它位于阿富汗東部的楠格哈爾省,海拔約4200米,距離巴基斯坦邊境僅10公里。中情局的情報顯示,托拉博拉地區有錯綜復雜的天然洞穴,“塔利班”武裝和“基地”組織依據這些洞穴構筑了嚴密的防守工事,洞穴中還儲藏有大量武器彈藥和糧食等長期作戰物資。在托拉博拉及其附近地區,“塔利班”武裝和“基地”組織戰斗人員的數量可能超過1000人,其中絕大部分會“誓死”保衛本·拉登。很快,美國國防部立刻派出50人的 “三角洲”特種部隊,千里躍進“黑寡婦”山區,展開全面搜索任務。這50名特種隊員,裝備精良,反恐經驗豐富,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干掉拉登!

  為便宜行事,這些美國特種兵都裝上大胡子、換上AK-47,化裝成當地人的樣子潛入這一山區。

  當時,由于美國人不熟悉當地地形,追捕工作還需借助北方聯盟的力量。中情局特工曾將裝有25萬美元現鈔的帆布袋子交給北方聯盟一位名叫阿里的指揮官,然而在討論作戰計劃時,阿里卻搖晃著腦袋說:“我認為你們這些美國人搞不定托拉博拉。在這些大山中,你們對付不了‘基地’組織。”

  阿里的含糊態度使其手下戰斗力大打折扣。“他的手下沖上山坡,放幾槍,打死一兩個‘基地’成員,或者被對方打死一兩個,就立即后撤。他們就像與‘基地’達成了某種默契,一起來‘表演’,然后各自回家。”富里后來回憶說。

  在對地形進行詳細偵查后,富里有了一個十分大膽的作戰方案:“我們計劃攜帶高山氧氣裝備,從巴基斯坦一側翻越大山,出其不意地抵達本·拉登藏匿處的‘后門’。”此方案因涉及與巴基斯坦交涉而被總統否決。這一方案“夭折”后,富里又提出了一個可以將本·拉登置于死地的計劃:通過空投的方式,在托拉博拉與巴基斯坦邊境地區之間大規模布設地雷,封鎖本·拉登逃往巴基斯坦的通道,然后在正面發動大規模進攻,形成“甕中捉鱉”之勢。這個計劃同樣被否決。

  在抵達托拉博拉山區的第四天,富里指揮的“三角洲”特種部隊和中情局特別行動小組用無線電監測設備截獲了拉登與下屬聯絡的通訊信號。讓美軍特種部隊欣喜若狂的是,這個位置就在一道山脊后面。此刻富里繃緊了神經,布置了詳細的進攻方案,準備出擊。就在進攻將要開始的時刻,富里指揮的美軍特種部隊卻與配合他們行動的“北方聯盟”士兵發生了矛盾,遲滯了進攻的時間。阿里說,阿富汗方面已經與“塔利班”和“基地”組織達成了停火協議,因此不能允許美國人繼續發動進攻。究其原因,可能是美國雇傭的北方聯盟指揮官阿里想借追捕拉登來換取美國更多的錢財,因此當時并不急于干掉他。

  當美軍特種部隊的進攻終于開始的時候,為時已晚,拉登已經轉移,富里用高倍望遠鏡看到,在遠處的一道山梁上,一伙“基地”武裝分子正在走入一處洞穴,其中那個穿著迷彩服的高個子,富里認為,他就是拉登!時間緊迫,富里顧不上懊惱,立即呼叫在空中待命的美軍戰機,對那個洞穴實施攻擊。附近空域的多架美軍戰機趕了過去,對洞穴及附近地區實施輪番轟炸,幾個小時后,洞穴幾乎被炸平了。“三角洲”特種部隊和美國空軍都相信,拉登及其部屬死在了那個洞穴內,因為沒有任何工事能夠承受如此高強度的轟炸。

  6個月后,美軍和“北約”派駐阿富汗的加拿大軍隊到托拉博拉山區進行搜索,希望找到拉登死亡的證據。他們掘開長滿罌粟花的碎石地面,發現了不少“塔利班”或“基地”組織成員的尸體。然而,對那些尸體的DNA檢測顯示,其中沒有他們最想要的拉登。事實證明,本·拉登的確奇跡般地逃脫了這次轟炸,只不過胳膊受了傷。

  “破碎機”再探“黑寡婦”

  “三角洲”特種部隊那次行動失敗后,美國聽說本·拉登仍被困在托拉博拉山區,又組成了一支由中央情報局情報專家加里·貝恩特森指揮的代號“破碎機”的行動小組,再次進入阿富汗,追蹤拉登。貝恩特森是美國中情局一名戰功累累的優秀特工,會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語。貝恩特森到達阿富汗后就被告知,拉登已經知道他所率領的特別行動小組到達了阿富汗,為此開出了巨額賞金,每個中情局特工的人頭獎賞300萬美元。

  2001年12月15日,貝恩特森率領的行動小組從繳獲的一部“基地”電臺里,清晰地聽到了拉登的聲音,拉登不但活著,而且被困在“黑寡婦”山區,正準備轉移。貝恩特森指揮“破碎機”行動小組迅速鎖定了拉登被困的具體方位,并立即請求增派800名特種兵前來支援。但美軍中央司令部駐阿富汗特種戰司令戴爾·德雷少將卻告訴他,動用那么多兵力,需要好幾周的準備時間,更何況崎嶇多雪的山區將使士兵們面臨危險。

  一直盼著援兵到來的貝恩特森,什么也沒等到。就這樣,拉登再次成功地逃過生死劫。在接下來的兩年里,貝恩特森幾乎天天帶著“破碎機”行動小組,奔波在阿富汗的大山里,希望能撞上這個把自己周旋得筋疲力盡的獵物。問題是,他幾乎每次都是晚到一步,他們找到了拉登留下的彈藥、手提電腦以及阿拉伯香煙煙盒,從遺留在山洞里的手提電腦和文件中搜集了一些情報,并從他們留下的彈藥批號上獲取了一些信息,也找到了拉登在托拉博拉山峰上修建的一幢帶有簡易游泳池的房子,貝恩特森自己甚至還在那里泡過一個澡。

       可是,卻再也沒有見到過那個神出鬼沒的高個子阿拉伯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