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清朝皇陵的未解之謎:清朝被盜的陵寢有哪些?

  作為中國的最后一個封建王朝,清朝在長達二百九十六年的歷史中修建了眾多的皇家陵墓。“清東陵”是其中規模最大的,現在已是世界文化遺產。關于清皇陵有眾多的傳說,也有許多至今難解的謎,三次瘋狂盜墓,不腐朽女尸之謎等等。

  有關清皇陵有著許許多多的傳說。以下是有關埋葬乾隆皇帝的裕陵在發掘過程中一些至今難解的謎。

  三次瘋狂盜劫

  第一次盜劫

  1928年,也就是清朝覆亡后的第十七個年頭,掛著國民革命軍旗號的十二軍軍長孫殿英制造了第一次東陵大盜案。案情大致是這樣的:時任奉軍二十八軍某連連長的馬福田是河北遵化人,早已對東陵的地下寶藏垂涎三尺。當時他正好帶兵駐扎馬蘭峪,便與當地慣匪王紹義秘密勾結。準備伺機而動。沒想到他們的野心被駐扎在馬蘭峪四十里之遙的孫殿英所偵知。其實孫殿英對東陵也早有覬覦之心,肥肉豈能落人他人之口?孫殿英立即命師長譚溫江率兵攻擊馬福田,兩軍在馬蘭峪展開一場激戰,馬福田終因兵微將寡而狼狽逃走。于是,譚溫江率“得勝之師”進駐馬蘭峪。他們以軍事演習為名,實行戒嚴,封鎖消息。斷絕交通,在七天七夜的時間里,盜掘了隨葬品最豐富的乾隆帝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菩陀峪定東陵,將地上、地下珍寶掠奪一空。盜案發生四十天后,正在天津的清遜帝溥儀派宗室遺臣匆匆趕到東陵,對被盜的陵寢進行了善后處理,將被拋出的尸體進行了二次安葬。這次盜案震驚了中國,也震驚了世界。盡管溥儀強烈要求緝拿并嚴懲盜犯,但由于孫殿英重賄民國政府要員,此案最后不了了之。

  第二次盜劫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在當年的后半年和次年年初,東陵地區的民主政權尚未正式建立。政治上出現了臨時真空,一些不法分子和土匪便乘機制造了又一起震驚中外的東陵大盜案。

  這次被盜的陵寢有康熙帝的景陵、咸豐帝的定陵、同治帝的惠陵和慈安陵,陵寢被盜之多,損失之慘重,超過了第一次。這次盜案發生前后,其他陵寢也相繼被盜,陵區外圍的大量陪葬墓也幾乎無一幸免。

  第三次盜劫

  第二次盜案發生后.盡管政府進行了嚴厲鎮壓,但仍然有一些人賊心不死,欲壑難填。1949年,東陵地區的某些不法村民喪心病狂,又對那些被盜陵寢進行了一次全面“掃倉”。所謂“掃倉”,就是對地宮進行二次搜查,不使珍寶遺漏。經過這次掃倉,那些幸存的文物,特別是地宮金井中的珍寶,全部被盜掠一空。

  這三次被盜,是中華文明史上的浩劫。它給子孫后代造成的物質損失和精神遺恨,將無法彌補!

  開啟裕陵地宮

  1956年,國家對定陵進行發掘,實際是為發掘明永樂皇帝的長陵而先期進行的一次試點性發掘。然而,此事在當時卻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隨后,國內便興起了一股挖掘帝王陵墓的狂潮。為此,在明定陵地宮發掘后不久,在國家文物局局長鄭振鐸、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夏鼐(二人當年均對發掘定陵持反對態度)的聯合提議下,國務院下發了“停止對一切帝王陵墓發掘”的文件。可是,十幾年后又有開啟乾隆帝的裕陵之舉。

  1975年6月的一個星期天,文化部文物局局長王冶秋偕夫人到清東陵進行參觀旅游。名為旅游,實際上是一次工作暗訪,所以事先既未通知河北省、唐山市,也沒有告訴遵化縣和東陵保管所。

  清東陵陵寢雖然有15座之多.但當時開放的卻只有慈禧陵一座,游人也很少。當時東陵保管所的辦公室和接待室就設在慈禧陵的神廚庫內。王冶秋夫婦剛剛進入參觀區,就被經常進京出入國家文物局大門的謝久增認出。他急忙將王局長夫婦請進接待室,休息了一會兒,由喬青山所長和謝久增陪同,參觀了慈禧陵。參觀結束后,喬青山向王局長匯報了工作,并重點介紹了開啟裕陵地宮的想法。王局長聽得很認真,但未作任何明確表態。王冶秋先生是當時掌管全國文物工作的最高長官,也是國內外知名的文物專家,他問開啟裕陵地宮需要多少錢?有關人員回答說兩萬元就夠了。王局長點了點頭,當天就回北京了。誰也沒有想到,就在王冶秋走后的第七天,國家文物局就撥來了兩萬元錢。不久,河北省文物處派人來監督指導裕陵地宮的開啟工作。

  女尸之謎

  東陵盜案發生后的1928年8月,溥儀派載澤、耆齡等人進行善后處理。他們在清理裕陵地宮時,發現了一具完整的女尸。參與清理重殮的清室遺臣在東陵期間所寫的日記中,都曾提到此事。據這些宗室遺臣判斷,此具女尸就是嘉慶皇帝的生母孝儀皇后,卒年49歲。裕陵地宮中的6位墓主人,有比她先死先入葬的,也有比她晚死晚入葬的;有比她年齡小的,也有比她歲數大的。為什么其他5人都成了一堆亂骨,唯獨她卻尸體完整,沒有腐爛,面目如生?至今無法解釋。

  出水之謎

  裕陵建成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建成當年地宮里就出現了滲水。乾隆皇帝曾命大臣三和等加緊維修整治,費了很大勁兒才解決問題。當年,葬入了孝賢皇后、慧賢皇貴妃、哲憫皂貴妃;乾隆二十二年和四十年,又分別葬入淑嘉皇貴妃和令懿皇貴妃(后追贈為孝儀皇后)。嘉慶四年(1799年)9月,乾隆皇帝正式入葬。在這前后47年的時間里,地宮里始終沒有再出現滲水情況。說明乾隆17年那次對地官的整治是十分成功的。可是,在1928年重殮裕陵遺骨時,地宮里竟有兩米多深的積水。自1978年裕陵地宮開放至今,每到盛夏陰雨連綿的季節,更是必須天天抽水,否則滲水就會涌冒上升。裕陵地宮為什么會出現積水,滲水情況是從什么時候再度出現的?這些都未找到答案。

  棺槨漂起之謎

  裕陵地宮里的每具棺槨的四角,各有一塊重達數百斤的龍山石,將棺槨牢牢地固定在棺床上。龍山石下部伸出的四棱形榫,根部細,頭部粗。榫插入石制棺床上的長方形眼中,向旁邊相通的方眼一推,由于這個方眼口小下大,龍山石便被牢牢地固定在棺床上。龍山石上面鑿有縱向和橫向的通槽。槨的豎向邊棱被卡在龍山石的縱向槽內,槨底部伸出的橫向邊棱被龍山石橫向的槽卡壓,這樣棺槨既不能升起,又不能前后、左右移動。然而,孫殿英匪兵在進入裕陵地宮時,竟發現乾隆帝的棺槨不在棺床上,而是頂住了第四道石門。既然棺槨的四角都被龍山石牢固卡壓,怎么會飄浮起來呢?至今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裕陵地宮石柱之謎

  現在裕陵地宮的前三道石門,每道都用四根巨大的四棱形石柱支頂,共有石柱12根。人們一看便知,這些石柱并非原來就存在,而是后來增加的。

  如果原來就有石柱,巨大的棺槨是根本無法進入地宮的。

  為什么要支頂這些石柱,它們又是什么時候支頂的?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前三道石門的上門檻及以上的枋子,帶門簪皆出現了程度不同的裂璺,其中第一道石門尤為嚴重。如果不采取必要措施,后果會不堪設想。這12根石柱中,第一道石門里側的兩根和第二、第三道石門的8根,都是1989年由清東陵文物管理處古建隊支頂的。而第一道石門外側的兩根石柱。支頂日期至今不明。

  1928年孫殿英匪軍盜陵時,是不會支頂石柱的。是否是溥儀派出的東陵善后大臣所為?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為他們在東陵善后期間,每一位都做了詳細的日記,就連一些瑣碎小事都有記錄,但對支頂石柱之事卻只字未提。1975年開啟裕陵地宮時,這兩根石柱就已存在,更不是清東陵文物保管所支頂。

  這樣看來,兩根石柱只能是清朝遺物,而且只能是在乾隆入葬地宮后、隧道填堵前那幾天支頂的。因為乾隆入葬前的嘉慶四年(1799年)7月,在修筑裕陵地宮隧道券內的斜坡地面時,曾計劃筑打夯土,但負責工程的大臣綿課發現“頭層石門之上橫安石檻已見有裂縫斜紋兩道”。為了避免震動,遂奏請皇帝,將筑打夯土改為用磚鋪砌,這就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隧道券磚鋪地面。

  石門上檻出現裂縫,嘉慶皇帝是不會置之不管的。可是,在乾隆帝入葬后,綿億、弘謙、特清額、成林在向嘉慶皇帝奏報“敬修填砌裕陵元宮門隧道并成砌琉璃影壁等工”的奏折中,并未提及支頂石柱之事。是根本沒有支頂,還是因為事小,沒有必要寫進奏折?我們不得而知。

  這兩根石柱到底是什么時候支頂的,至今還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