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趙氏孤兒案全集 趙氏孤兒第40-41集大結局劇情

  趙氏孤兒第40集劇情

  公主下令,封鎖宮門,禁止出入,膽敢泄露國君出逃消息者,亂棍打死。國君的馬車行駛途中停了下來,冉白告訴國君,韁繩松了,他讓馬夫整理一下。國君感嘆道,在自己的彊土之上,竟然坐著魯國的馬車出逃。冉白說這都是天意。當無姜到來之時,冉白不禁笑了起來,同時他告訴國君,自己的主公是屠岸大人。

  無姜質問國君,臨死之前還有什么話要說?國君讓他轉告公主,就是自己后悔殺了趙朔。國君閉上眼睛等死,無姜卻拿劍殺死了身后得意的冉白。這時,韓劂和大業走了過來,韓劂告訴國君,是無姜是府上接上自己和大業,他們這才沖出都城。

  皇上要封無姜為大官,可是無姜拒絕,他只求拿自己的性命換父親一命。大業請國君賜名,國君給他賜名--趙武。屠岸賈告訴程嬰,國君駕崩,自己將高枕無憂,因為冉白是自己的人,而無姜十拿九穩。程嬰告誡他,這十拿九穩還有一個不穩,而這一個不穩是人心。

  程嬰告訴屠岸賈,他們兩個的人性截然不同,但他可知道他兒子的人性?正在這時到滿來了,他匆匆的告訴屠岸賈,韓厥的大軍包圍了他的府邸。屠岸賈一聽便愣了。

  屠岸賈大笑,他質問程嬰早料到無姜會這么做?程嬰向他說起,從無姜小的時候,自己就對他孜孜不卷,付出的心血遠超過自己的孩子。屠岸賈對他佩服,居然能讓兒子欺騙他爹。屠岸賈癱坐了下來,因為他是為無姜活著的,所以他現在雖生猶死。屠岸賈命令到滿,遣散府里所有的門客。

  韓厥命趙武殺掉屠岸賈,替趙朔報仇。趙武拿劍指著他,卻說就地羈押屠岸賈。趙武去見了公主,他告訴母親,國君下令,父親一案即日平反,并為爹爹立祠祭祀。

  程嬰告訴宋香,屠岸賈完了,而大業真成了真武。宋香感嘆,他們養了19年兒子沒了。正在這時,大業回來了,而且公主也來了。公主一見到程嬰,便給他跪了下來,同時公主讓大業也一起跪下來,讓他給死去的大業磕頭。

  大業告訴母親宋香,以后自己還得跟她住,吃她做的飯,雖然公主是自己的母親,可是她是自己的養母……宋香聽到這一番話不禁哭著抱住了他。

  無姜告訴爹爹,國君同意放了他,因為自己向國君承諾,自己將帶著爹爹遠赴戎狄,此生不再踏入中原。屠岸賈感嘆道,程嬰說的對,自己不了解孩兒。

  秦國使節威脅國君,如果殺了屠岸賈,他們將不會善罷甘休。韓厥一再的請求皇上殺了屠岸賈,國君說自己不能親自殺了他,而這個人應該是趙武。韓厥匆匆的跑去告訴趙武,國君正式任命他為司寇,同時國君責令司寇審理屠岸賈。宋香說這都是報應。韓厥告訴趙武,趙氏報仇的時候到了。

  趙武在收集屠岸賈的罪證,韓厥讓他現在就去殺了屠岸賈,就憑趙家的那宗血案。可是趙武卻反對,因為他覺得自己應該秉公執法。韓厥指責程嬰是怎么教趙武,因為他現在不為趙朔報仇了。

  趙氏孤兒第41集劇情

  韓厥指責程嬰是怎么教趙武的,竟然不為趙朔報仇?程嬰告訴他,正是害怕百姓說趙武是為了替父報仇才殺的屠岸賈,所以這大案才需審理。韓厥激動的說,這還需要審嗎?在這個問題上,他們兩個大吵了起來。

  無姜對趙武說,他不能殺爹爹。趙武質問他,他可曾知道,屠岸賈除欠下趙家的血債外,還背負著多少人命嗎?無姜跪下來替爹謝罪。趙武和程嬰坐下來聊天,他質問爹爹,這屠岸賈到底該不該殺?因為要殺屠岸賈,必殺屠岸無姜,可是自己對無姜卻下不了手。程嬰告訴他,做人記住八個字,忠義是本,仁善是源。

  公主告訴趙武,國君親口告訴自己,讓他手刃屠岸賈,為趙氏雪恥,國君對他可是煞費若心,為何他卻不殺屠岸賈?趙武說自己不想揚名。公主指責趙武,連一個階下囚都不敢殺,還怎么做趙朔的兒子?他這樣做是給趙氏丟臉。同時公主告訴趙武,明日午時帶著屠岸賈的首級來見自己,否則他見到的將是自己的尸體。

  無姜帶著屠岸賈準備離開的時候,趙武攔了上去。得知趙武要殺了爹爹時,無姜情緒十分的激動,他拿著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并威脅趙武,如果他殺了爹爹,自己就跟爹爹一起死。趙武還是放無姜他們走了。

  得知趙武放走了屠岸賈父子,韓厥生氣的將他打倒在地,同時他告訴趙武,今天不殺無姜,19年后,他將是另外的一個趙氏孤兒。韓厥追上了屠岸賈的車子,卻發現他已經逃走,到滿告訴他,他們抓不到屠岸賈的,說完便口吐鮮血而亡。

  屠岸賈出逃的時候,發現了程嬰站在那里。原來程嬰早已料到了屠岸賈的行蹤。程嬰告訴屠岸賈,國君已知會列國,如有收留無姜者,晉國必與之交戰。送回無姜人頭者,國君將以三座城池相贈。屠岸賈大叫起來,他質問程嬰等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告訴自己這些嗎?

  程嬰說自己是來救無姜的。為了救無姜,屠岸賈答應程嬰的任何要求。程嬰要求屠岸賈回都城受審。聽完程嬰的一番話后,屠岸賈向程嬰拜謝。得知程嬰帶的是雪花之酒時,才岸賈不禁向他索要,并說讓自己死的有尊嚴一些。程嬰向他講起19年前他屠殺滿城嬰兒的事情,他質問屠岸賈,那時候他可曾給自己父子尊嚴?他可曾給那些滿城嬰兒的尊嚴?

  趙武走到屠岸賈面前拿劍對著他,這時屠岸賈從身上拔出刀自殺。韓厥說趙武手刃屠岸賈,為趙氏復仇了。

  夜里,宋香靠在程嬰身上,她坐在院子里不肯回屋,因為她看見大業在院子里面跑呢,看著看著,她便睡著了,再也沒有了呼吸。程嬰流下了眼淚,他對大業說,他們全家上路了,說完,他便喝下了那壺毒酒了。外面下起了雪,程嬰抱著宋香幸福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