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趙氏孤兒的故事簡介 趙氏孤兒案第34-36集劇情

  趙氏孤兒第34集劇情

  屠岸賈對程嬰說,到滿說整個事情好像都有一個幕后操手,這個人就是程嬰。程嬰解釋說自己從來不出府,怎么可能是這個操手。屠岸賈說如果讓他相信,就把無姜帶回來,程嬰說自己連自己的兒子都帶不會來,怎么可能把無姜帶回來。屠岸賈并威脅說如果帶不回來無姜,程嬰也就別回來了,另外告訴程嬰以后也別再見宋香了。

  程嬰來見無姜,無姜對程嬰說他身世就是草兒告訴他,程嬰告訴無姜這些都是謊言,草兒說他們說書人都是口口相傳,他所說的一切都是他師傅告訴他的,并說自己的師傅已經死了。程嬰勸無姜不應該在來這些地方。

  無姜公子去給程嬰買吃的,原來程嬰跟草兒認識,草兒問程嬰怎么親自來了,并說兒子不回家屠岸賈也著急了,程嬰說他第一次看見屠岸賈如此亂了方陣。并告訴草兒他把后邊的計劃放到了老地方。并讓草兒半夜去拿。并祝福草兒一定小心。

  草兒告訴程嬰說,趙朔之忠令人敬佩,趙朔之冤令人同情,先生之義令我感動,并說自己愿意追隨先生,這時無姜進來,并給了程嬰大餅,并說他們邊吃邊聽。草兒有告訴程嬰真相是掩蓋不住的。草兒起身開始說書。這時官府進來抓草兒,百姓阻撓草兒逃脫。程嬰帶無姜來到居田家。

  程嬰告訴無姜,屠岸賈送他上戰場就是為了磨練無姜的意志,并說還是跟他回府吧。無姜說只要他告訴他真相有就回去,程嬰告訴無姜怎么就知道死者就是居田。公子看到的三水只是一個燒焦的尸體。所以公子覺得死者就是居田跟三水。并說如果要查到真相就必須回府,草兒說過公子出生的事情管家死了,無姜這才答應跟隨回府。

  程大業告訴石湘玲自己要去當兵,并說自己對不起公主,就是自己的生造成了公主兒子的死,自己這輩子贖不了他的罪過。所以自己要用這條命鎮守邊關,殺敵報國。

  居田跟山水沒有死,他們2個被送到了屠岸賈府,他們2人告訴屠岸賈自己不知道怎么會事,估計是奸人迷香迷昏擄走了。這是無姜回來看到,屠岸賈讓無姜詢問2人當年情況。

  屠岸賈知道程大業要邊疆打仗,屠岸賈說程大業去了有2種可能,并說韓厥里邀程大業去的邊疆,他阻止不了韓厥,但是他可以阻止程大業,屠岸賈來找程大業,來勸程大業,并讓程大業幫忙查換嬰的事情。并給了程大業執尋這個官職。程嬰聽說了非常擔心,怕程大業被屠岸賈利用。

  程大業來見韓厥,說自己還是想去邊疆,韓厥說這個跟他的身世也有關系,這件事情牽扯了趙氏孤兒,并說你們是同日而生,那么那個女嬰又是誰,如果死的女嬰,你爹獻出的就是不是趙武,如果獻出的不是趙武,那么程嬰就是有功之臣,這件事情就需要程大業去調查出來,程大業聽后來見屠岸賈說自己愿意任執訊令。并告訴程大業這個官職可以盤問任何人。程大業開始盤問第一個證人屠岸賈。

  程大業來見公主,盤問公主,從公主口中知道當年趙武是被冉白帶走的。程大業來見冉白,說十九年前是他抱走了趙武。冉白說有本事就來御書房來審問他。程大業追冉白來到國君面前。并說他在追捕逃犯冉白。

  大業說私闖禁地是死罪,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須盤問冉白,國君答應,程大業開始盤問冉白。從冉白口中知道,趙武就是他帶出去的并送到屠岸賈府中。并說將趙武交給了且追。

  趙氏孤兒第35集劇情

  程大業再次來詢問屠岸賈,并說他提供了假的口供,并說且追不是因病自殺,屠岸賈聽后說是不是程嬰告訴他,大業說他是猜到,且追抱走嬰兒,并送到公孫杵臼住處,這不是一個有病之人可以做的。屠岸賈說他是因為對不起他才自殺而亡,應為恨趙朔,一個跟了自己半輩子的管家,趙朔既然能牽著他鼻子走。

  程嬰說大業這孩子就是聰明,從且追就能想到趙朔,并說這點把握他還是有的,并說屠岸賈以為給大業一個職位就能把大業抓在手里邊,并說他查到且追之死,他就能知道趙朔之死的冤案,他就能知道奸臣有多么歹毒。宋香聽后說大業離真相是越來越近了,但是離他們卻越來越遠了。

  韓厥送來程大業的履歷給國君,并說從韓厥口中知道程大業就是程嬰的兒子,韓厥并猜想出來國君想多看看關于程大業的資料,韓厥讓他去找公主,因為公主把程大業自己寫的書籍都運回了宮中。

  大業來找無姜公子一起聽草兒說書,并說且追就是因為趙大人散糧才收到的恩惠,無姜說他為報恩就一定會送真的趙武過去,那么就不會送一個女嬰,大業并說這就說明無姜就是屠岸賈的親生兒子。大業并說目前說屠岸賈生女孩的只有草兒,并說草兒說書這么長時間,但是官兵卻一直沒有抓住草兒。這是官兵來緝拿草兒,原來這是程大業調派的人手。草兒還是從容的逃跑了。程大業說客棧圍的水泄不通還是讓逃跑了,無姜說這說明草兒的功夫好。

  無姜回到自己房間發現草兒就在自己房間,草兒說只有無姜公子的房間不會被查,自己只有躲在這里。草兒說都是自己多嘴,害的無姜跟屠岸賈父子反目,并說自己就是證據。草兒說自己就是屠岸賈當年生下的女兒。

  程大業抓做了無姜跟草兒,原來他在無姜房間點了一注迷香,他就是為了把草兒逼到無姜房間,并說他要把草兒帶到屠岸賈府。

  草兒到了屠岸賈府,一口一聲的喊屠岸賈爹,屠岸賈聽后讓大業給草兒松綁,讓草兒拿出來證據。草兒說在自己身上刺了三個字是他爹的名字。屠岸賈說要看一下,草兒說可以讓屠岸賈看。并讓大業跟無姜出去候著。屠岸賈看草兒身上的證據后,知道了這些字是新刺的。草兒拿起刀對著自己行刺,造成屠岸賈殺她的現象。

  程嬰給草兒醫治,并對草兒說這計劃里邊沒有這一刀,草兒說這些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程嬰說干嘛不按照他的計劃行事。草兒說這一刀已經讓他們父子反目了,說明成功。程嬰說這一刀傷起心脈,他怕沒法給她的父親交代。

  屠岸賈讓程嬰告訴無姜真相,他如果中了別人的離間計,就說明無姜就是一個沒有腦子之人。程嬰來見無姜,并告訴無姜真相。程嬰讓無姜答應他見了草兒一定要和顏悅色。并說天下只有醫緩能治草兒。

  趙氏孤兒第36集劇情

  天亮了,草兒知道自己命不長了,讓無姜公子親親自己。程嬰送給程大業一本趙朔的書,讓他回去看看。程嬰端來了讓草兒走的不痛苦的藥,這是醫緩趕來制止了程嬰。并說自己治草兒的命,并對草兒說他來了她就死不了了。

  無姜出來對大業說,程嬰說只有醫緩能救草兒命,這醫緩就來了,程嬰說這事情不會這么巧,說完就離開了。國君讓冉白召程大業入宮,冉白說離樓已經在殿外等候多時,國君讓冉白去叫程大業,再次之前誰也不見。

  程嬰匆匆的來見宋香,讓宋香去韓厥府,并說自己沒有時間給他解釋,只有到韓厥府衙才能保住性命。屠岸賈來見程嬰,說程嬰給宋香治了這么多年都沒有治好,剛好醫緩來了也給宋香看看。程嬰推辭,這是屠岸賈讓到滿把宋香帶了上來。程嬰讓宋香回屋休息。屠岸賈詢問程嬰,宋香是否好了,程嬰知道逃不過去,告訴屠岸賈宋香現在沒有全好。屠岸賈說程嬰沒有說實話,只是怕宋香好了說出來十九年前那個讓人能夠逼瘋的晚上。

  國君召見程大業,程大業對著版圖詢問國君,晉國最大的敵人是誰,國君告訴他楚國跟秦國。并說這都是百年仇恨了,并說秦國是最大的敵人。程大業說這樣咱們只能跟楚國講和,并說只要能離間楚國跟齊國。同時暗中扶持吳國,這樣楚國就沒有時間對付晉國,這樣二十年內晉國就少了一個最大的敵人。國君詢問他年紀輕輕怎么又這樣的謀略。程大業告訴國君是他父親程嬰教導的。

  宋香對程嬰說,等醫緩來了他繼續裝瘋,程嬰告訴宋香,醫緩不是到滿,他只要把把脈就能知道有病沒有病。宋香說就算他的病好了那就怎么著。程嬰說屠岸賈不是省油的燈,病好了還要裝瘋,這里面一定有什么隱瞞。他就憑著一點就知道大業是趙武。宋香說這可怎么辦,他們已經寄人籬下十九年了,屠岸賈怎就不放過他們。程嬰說屠岸賈這一招怎么掐死了他的命門。

  醫緩告訴無姜草兒已經從鬼門關回來了,并告訴無姜草兒不能收到驚嚇。到滿送醫緩來到程嬰家中,醫緩不讓到滿隨同獨自進去給宋香治病,程嬰讓宋香能裝多少就裝多少吧。屠岸賈說只要醫緩給宋香一把脈就知道十九年的疑案就水落石出了。

  醫緩給宋香把脈后,知道宋香病號了,程嬰要和醫緩單獨談談。程嬰問醫緩為什么要替屠岸賈大人賣命,醫緩告訴程嬰屠岸賈給他的錢多,他給的錢夠他一年的救治貧苦百姓。醫緩并說程嬰這么多年躲著這里浪費了他的醫術。原來趙朔救過醫緩的姓名。程嬰把趙氏孤兒的事情告訴了醫緩。

  醫緩幫程嬰他們瞞過了屠岸賈,醫緩來找程嬰,告訴程嬰雖然治好了宋香的失憶癥,但是他身體里邊潛藏這一種致命的病源。并讓程嬰早作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