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趙氏孤兒的故事簡介 趙氏孤兒案第37-39集劇情

  趙氏孤兒第37集劇情

  屠岸賈來替無姜照顧草兒,無姜惡語對自己父親,并說真沒有想到一個做父親的人怎么能這么殘忍的殺死自己的女兒,并說草兒的這一刀,很多事情他不得不相信。

  屠岸賈讓人來送程嬰美食,程嬰不要,送美食之人借宋香出來之名打暈程嬰,來了一批黑衣人抓走宋香2人。一群人把程嬰2人帶到太社,這是公主出來讓程嬰還他兒子性命,宋香見公主要殺程嬰,將趙氏孤兒事情告訴了公主,這是屠岸賈從太社后邊湊了出來,宋香這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屠岸賈的計謀。

  屠岸賈對程嬰說,看起來醫緩沒有說實話,松香已經被治好了,不過他已經知道了他要知道的事情,程嬰說大人煞費苦心啊,找到這個女子形態跟聲音都非常相似公主。程嬰說這樣做不覺得有失體面嗎。屠岸賈真的佩服程嬰,他低估程嬰,低估了程嬰的血性,程嬰說既然真相大白,要殺就殺。程嬰并告訴宋香,公主看到竹簽,就會知道大業的意思,就會猜到大業是趙氏的子嗣,并說國君重用大業,沒有人能動他。

  屠岸賈告訴程嬰,雖然他計謀非常好,但是還是要功虧一簣,這是并叫出來了石湘玲,并讓石湘玲把程大業找出來,并讓到滿交給石湘玲一支毒藥,石湘玲結果藥就離開太社。

  石湘玲回到客棧,程大業說他餓了,并讓石湘玲去樓下給他弄一些吃的,石湘玲做了2碗面條,在廚房拿出來了屠岸賈給他的毒藥,左右為難,最后還是把藥倒進了其中一碗面中。

  屠岸賈詢問程嬰,都到這個事情程嬰的心情還是如此鎮定,程嬰說自己這一輩子一敗涂地,不是心定,而是心死了。屠岸賈詢問程嬰知道為什么叫他出來不,程嬰說是為了草兒,屠岸賈說他現在才明白了草兒是程嬰的人。程嬰說他也是受屠岸賈啟發在出了草兒。

  石湘玲端飯來到房間,程大業問那一碗是他的,石湘玲把沒有毒藥的面給了程大業。程大業夸石湘玲手藝不錯,并吃下了面。到滿等人就埋伏在客棧外,并說等石湘玲發出信號就動手。

  程大業對石湘玲說看你也不餓,準備要吃另外一碗的時候,石湘玲不給,石湘玲問大業,如果有人欺騙你了你會怎樣,大業說欺騙我的人才是最愛最疼我的人。并說他看了他爹給他的那卷書,才知道了真相,并說看了以后才知道了欺騙也能這么偉大,并說欺騙他的人總是有他的苦衷。

  石湘玲要吃那碗面的時候,程大業阻止了,讓石湘玲看一下程嬰給他的那卷書后在吃面。石湘玲看了詢問大業也知道真相了,并說這個是一個騙局。大業說這是晉國最大的秘密,并讓石湘玲繼續看下去,下邊就說到了他。

  原來程嬰早就知道石湘玲是假的,草兒才是石巖的女兒,并說當聽說冒牌的人來見他,就知道了這是屠岸賈的計謀。并讓草兒學說書。并讓草兒按照自己的寫的東西練,練好了就開講。

  到滿等不急,帶人沖進客棧,確發現程大業跟石湘玲都已經不見,屠岸賈詢問無姜,程嬰是否都把事實都告訴他,正要高訴屠岸賈,無姜卻說他還是不相信,并說只要國君能親口告訴他,要不他決不相信。

  趙氏孤兒第38集劇情

  屠岸賈來找程嬰喝酒聊天,并說只有放眼天下唯有程嬰可以跟他共酌。程嬰對屠岸賈說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只有他才能為屠岸賈指條明路。并說草兒蠱惑無姜只是聲東擊西。屠岸賈說就算大業是趙武也不能致他與死地。

  程嬰說能致屠岸賈死地的是趙朔,并說這十九年來某天都能見到百姓祭奠趙朔,關于趙氏的傳言口耳相傳,主要是大家對屠岸賈的倒施逆行極為不滿,如果知道趙氏孤兒的未死,那么趙武就成了天大的旗,這就是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

  屠岸賈對程嬰說,一場戰斗就要開始,他希望站在他面前的是趙武、國君、韓厥,但是不希望是程嬰。程嬰說自己站在那個地方要問問自己身后的人,因為自己身后站著趙朔、公孫杵臼、且追、趙氏三百口人、被殺的那些嬰兒及自己的兒子。屠岸賈說自己不怕,何懼任何人與鬼,哪怕是自己面對整個晉國他要殺過去。

  埋伏在皇宮及韓厥家中的人告訴到滿程大業還沒有來,到滿說整個都城都在屠岸賈的掌控中,并讓人再次耐心等候。程大業帶著石湘玲來到了秦國史節離樓的府衙。并說服離樓帶他入宮面見國君。

  到滿回稟屠岸賈殺手一直在埋伏,但是程大業一直都沒有去,屠岸賈夸程大業年紀不大卻這么機靈。到滿對屠岸賈說宮門外也安排了殺手,并說國君身邊還有冉白,這輩子也不要見到國君了。這是無姜來找屠岸賈,找他詢問把草兒藏到哪里了。無姜的無理取鬧讓屠岸賈無奈,并命令到滿去找。

  屠岸賈知道程大業已經入宮,并知道是離樓帶他入宮的。程大業見到國君,國君詢問自己應該怎么稱呼他,大業說自己奉程嬰之命即可更改為趙武。國君詢問等到程大業跟趙武的是什么,趙武說等待大業的榮華富貴,等待趙武的是死。并說他就是為了讓國君知道趙氏子孫不怕死。并說自己就是趙武,這世上就沒有程大業了。如果自己選擇榮華富貴就對不起趙氏,并說程嬰如果痛苦,當日就不會摔死親兒,今日也不會告訴我真想,自己一輩子就是他的兒子,程嬰告訴他就是讓他在高尚與卑鄙上選擇,如果自己貪圖榮華富貴那么就對不起趙氏全族,更對不起程嬰。國君聽后說自己只有秉公執法。

  趙武提出3個要求,讓國君召見離樓,他手中有屠岸賈的罪證,關系晉國命運。讓程嬰終老一生不要問罪他。另自己死前給他一個時辰時間讓他去見自己的母親公主。國君都答應下來。

  屠岸賈命令封鎖都城,不讓韓厥出征調兵。趙武來見公主,并與公主相認。國君知道屠岸賈的叛國行為后,即可讓韓厥出征調兵進入都城。韓厥出征被都城守衛阻攔。

  公主知道國君給了趙武一個時辰,說趙武不會死的,并讓宮人備駕,并說既然是趙氏子孫就要取擊敗趙朔的亡靈。國君知道后派人埋伏在太社附近,如果趙武逃走格殺勿論。

  拜祭過趙朔后,公主給趙武一些銀兩讓他逃走,趙武說自己不會逃跑,自己逃走怎么對得起國君,頭可斷,信不可廢,如果自己做一個言而無信貪生怕死之人,只會給自己母親抹黑。并說程嬰告訴他如果不想躲躲藏藏就必須找國君。只有見到國君這個趙武才有價值。才能為趙氏平反。并說自己要讓國君看到趙氏不畏死,然后就回去面見國君。

  趙氏孤兒第39集劇情

  趙武來見國君,國君對趙武能回來很意外,你是回來了律法不能因為他而改變了。公主對國君說他不是趙武,趙武右手心有一顆紅痣。程嬰是用自己而來冒充趙武。國君聽后說不能憑程嬰跟公主說所的認定他就是趙武。除非趙武能拿出來更充足的證據,并說這樣他只認他是程大業,并讓趙武去韓厥處報到。

  出來后,公主說他不是程大業他娘,并說他只希望趙武好好活著。韓厥告訴趙武說,國君還是用這樣方式免了他的罪行,趙武說程嬰在屠岸賈與自己失去聯系,并說下邊怎么辦,韓厥說他這就進宮面君。

  屠岸賈詢問到滿,程嬰是否知道國君不認趙武的事情不,到滿說他故意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程嬰,但是程嬰并沒有反應。

  韓厥來見國君,說屠岸賈已經把圭甲隧尾都殺了,國君說屠岸賈把自己逼上絕境了。韓厥說屠岸賈雖然有兵但是不得民心,何必不啟用得民心之人,并說趙武得民心。韓厥說國君不得民心是從趙氏案件開始。并說沒有腦袋了何有尊嚴。韓厥并說大司空和大司馬已經背叛了。并說現在只有靠黎民百姓了。韓厥說要啟用趙武就必須昭告天下,恢復趙氏榮耀。

  趙武出了韓厥府衙去找無姜公子,并說只有無姜可以阻止屠岸賈。趙武告訴無姜說事情已經查清楚了,并告訴無姜自己就是趙武。這時刺客趕來,趙武跟無姜匆忙離開。

  公主來見國君,并送來了羹湯,國君說都城被封了,屠岸賈太猖狂了,公主讓國君殺了屠岸賈,國君告訴公主懸殊太大了,自己現在只有一個韓厥。公主告訴國君現在知道了誰是忠心耿耿,誰是狼子野心。國君打算出逃,并說屠岸賈要的是他的江山,公主訓斥國君,說大不了自己留在宮中,自己死了也不會讓屠岸賈坐在這個金殿上。

  趙武跟無姜公子在太社聊天,趙武說讓無姜見一下離樓,并說自己已經請離樓來了,當2人到了車架前時候,發現離樓已經中毒而死。趙武給無姜公子在出主意,讓他回府。

  無姜來見草兒,草兒將真相都告訴了無姜,無姜來見屠岸賈說自己誤會他了,真相他有都已經知道了。并詢問了屠岸賈為什么封鎖都城。屠岸賈告訴無姜這一切都是為他,并說讓他取代國君。

  無姜來見程嬰,程嬰猜出來了無姜來找他是為何事,程嬰給他出了分析了事情,并告訴無姜其實你面對不是事情而是自己。并說這事情主要是屠岸賈太怕,所以才要這樣做。

  韓厥把趙朔生前所用的劍給了趙武,冉白告訴國君魯國的史節車架已經達到宮門,并說魯國史節只能等半個時辰。冉白說值錢的東西已經搬上車架了,到了魯國一樣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