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趙氏孤兒的故事簡介 趙氏孤兒案第28-30集劇情

  趙氏孤兒第28集劇情

  韓厥觀看部隊訓練,程嬰這是求見,韓厥跟支頤來見程嬰,程嬰求韓厥下一道拒絕令,不讓程大業從軍,并說他就這么一點血脈,韓厥訓斥程嬰,說趙朔也就那一點血脈,被程嬰摔死。程嬰說就算是一筆血債,都算到他的頭上。程嬰并求韓厥耐心等待,一定會看到老天開眼,并說這筆血債不能算到程大業頭上,韓厥答應不讓程大業入伍,但是讓程嬰入伍。

  程嬰說自己不能入伍,并說自己要將程大業教育成人,并說這一課必須自己來給程大業講,并下跪磕頭求韓厥,韓厥最后答應。

  無姜公子來到程嬰家中,告訴正在為能入伍參軍程大業,韓厥已經下令不讓他入伍出征的事情,程大業詢問自己有沒有犯錯,為什么不讓自己出征。并懷疑這個事情是自己父親程嬰所為。

  到滿跟屠岸賈說,程嬰太自私了,他去求韓厥保著自己的兒子不去出征,并沒有幫無姜公子。并咒罵程嬰自私自利,卑鄙小人。屠岸賈說程嬰自私自利他高興。因為一個太自私的人,格局就不會大。

  到滿來見程嬰,說屠岸賈有請程嬰,并說應該是有關秦晉大戰之事情。并說只讓程嬰一個人去,程嬰離開后,到滿留下來跟宋香聊天。并詢問他是否記得程大業出生時候身上有沒有什么標志,宋香想了想說,背上有一個紅痣。

  屠岸賈問程嬰怎么心不在焉,程嬰說自己在看宋香,怎么能讓到滿先生拿食盒。屠岸賈說他們還是聊聊名韜吧。程嬰對屠岸賈說大人并不是找他聊秦晉之戰,是為了支開自己,讓到滿找宋香。并說秦軍他已經跟大人說了三次,而且三次都不一樣。并說屠岸賈這個接口不太高興。屠岸賈只好改口說,其實就是軍國事情煩心,想找程嬰喝酒。

  程嬰回來,知道了宋香給到滿說大業身上背后有一顆紅痣,宋香說肯定是程嬰給他吃的草藥見效了,并說以前好多不記得事情現在都記得了。到滿告訴屠岸賈說程大業背后有一顆痣,屠岸賈讓到滿想辦法看看大業背上是否有痣。

  程大業求屠岸無姜求韓厥讓他從軍,無姜來求韓厥,韓厥說是來報國還是來害國,程大業上前理論,韓厥侮辱程嬰,大業一氣之下找韓厥比武,程大業被韓厥打傷。

  無姜帶大業回來,宋香見大業受傷,以為是無姜打傷的,訓斥無姜,并訓斥程嬰,讓趕快給大業治傷。屠岸賈以給大業治傷為由,查看大業背部沒有紅痣。

  到滿來詢問程嬰,程嬰反駁到滿是聽錯了,不是背部是臂上,是右臂之上。并說右臂被韓厥那一劍刺掉了。到滿聽后無奈離開。屠岸賈聽到滿匯報后,感覺非常可笑。只夸程嬰是個機靈鬼。并說看來要用自己的計謀了。

  石巖將軍被屠岸賈的人暗殺。石巖的女兒投奔程嬰。

  趙氏孤兒第29集劇情

  程大業跟石巖女兒聊的非常好,宋香看到后,直夸這姑娘好,程嬰詢問宋香在看什么呢,并讓宋香過來吃藥。宋香對程嬰說讓他去跟大業做媒去。程嬰讓宋香喝了藥他就去幫大業做媒。宋香喝藥后并對程嬰說,去了一定要夸大業。

  國君召集文武商議關于秦國議和事情,大臣都說可以議和,只有屠岸賈以戰。并告訴國君,秦軍議和只是為了試探,如果現在同意,秦軍就會認為我們底氣不足。秦軍就會乘勢而來。國君說如果開展,糧草不足事情怎辦,屠岸賈說國家沒有糧食,民間有糧食,可以以全國糧食來抗秦。國君說滿朝文武只有屠岸賈了解他的心思。

  程嬰看2個孩子聊的那么熱乎,回到屋中宋香訓斥程嬰,宋香回到屋中暈倒過去。程大業聽到聲音趕來,詢問他母親怎了,程嬰說是喝了他的藥,并說藥下的蒙了才會暈了。并說昏過去是對的,以前就是怕他娘昏過去。現在等他娘醒過來配合針灸就一定能治好他娘。

  到滿讓士兵跟門口都搶糧,并讓人告訴百姓這都是國君的意思,有一家拒絕交糧,并把士兵打傷了,到滿讓人把這家房子給燒了。

  大業跟石巖女兒聊天,說程嬰給他講過五賢士的故事,石湘玲說看起來程嬰是有意不讓大業知道趙家的事情,大業并說自己那天被韓厥打傷,韓厥說可以為趙氏報仇了,石湘玲說難道程嬰跟趙氏有仇。程大業求石湘玲幫他解開這個謎。

  程大業興沖沖的來見程嬰,告訴自己找到趙朔了,趙朔是趙盾的兒子,并說自己小的時候,程嬰曾經因為找趙朔的東西而被打,他問過程嬰,程嬰去說沒有這個人。程大業并說趙朔并不是一個普通人,而且有一定有秘密。程大業離開后,程嬰自言自語說天意。

  宋香醒來后看到自己的容顏后,驚訝萬分。程嬰過來查看。原來宋香恢復記憶,知道程嬰了。并說程嬰怎么也變老了。程嬰知道宋香恢復了,高興萬分。2人相擁在一起。

  程大業來見宋香,宋香讓大業到自己身邊,看著大業說公主如果見到你,一定會很欣慰的,并給了程大業一個符咒,并說這是十九年給大業做的,并讓大業帶上。

  屠岸賈對到滿說,無姜他們應該跟秦國交上手了,到滿對屠岸賈說,這個石湘玲太可疑了。并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屠岸賈,屠岸賈說自己需要他的疑心。并讓到滿放心去做。到滿說十九年了他都沒有發現破綻。屠岸賈說沒有時間了,要抓緊,等無姜回來了,他就要重用程嬰了。

  程大業跟石湘玲想要去太史府查趙朔的事情,知道屠岸賈不會同意,石湘玲說可以說義查五賢士為由去查。屠岸賈明知他們要去查趙朔還是給他們令牌,并說他要的就是他們去查。

  大業詢問太史趙朔的資料怎么都是空的,太史說他接手的時候史料就是空的,并說自己問過自己的父親,十九年前國君下的令。如果有人詢問趙朔的事情,斬無赦。

  程嬰對宋香說,如果屠岸賈知道她病好了,他一定會來質問的,程嬰說他一定會想盡辦法詢問大業是誰的孩子,宋香說自己一定會露餡的。程嬰對宋香說,他一定要裝的沒有好,并說這個不容易。

  大業在太社見到的公主,公主見到大業后感覺很像一個故人。公主說十九年了大業是為唯一一個關心他的男人。大業說公主需要調養。

  趙氏孤兒第30集劇情

  大業回來詢問程嬰,自己母親是否好了,程嬰告訴大業沒有好,大業質問程嬰不是說他昏倒以后就能病好了。程嬰說自己醫術不精。程大業聽后親自跟宋香把脈,把脈后說宋香的脈象大有好轉。大業安慰宋香不著急病會好的。

  石湘玲來見屠岸賈,說程大業一點都沒有懷疑他,屠岸賈交代說能瞞住程大業,但是瞞不過程嬰,并交代四個字如履薄冰。并詢問是否跟宋香一個屋子,讓他不定試探,看程大業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

  程嬰問大業看了半天又什么收獲,程大業說趙朔之謎他遲早有一天可以解開的,程嬰說這謎只有大業能解開。石湘玲試探宋香,宋香還是裝傻。并說到滿腦子壞了。

  公主有來到太社,程大業已經在太社等候他多時,程大業說天不亮他就來了,他不能讓公主等他,程大業并交給公主一些藥草。公主告訴大業,說都是行醫之人,他羞煞死程嬰了。他是天下第一惡毒之人,并把自己的故事講給了程大業聽。并說自己就是趙朔的妻子。并說被程嬰摔死的孩子就是他兒子趙武。

  程大業回來見屠岸賈,并說自己見到公主了,并告訴屠岸賈說公主給他說了趙氏孤兒,并詢問屠大人是不是他爹出賣了趙氏孤兒,是不是親手摔死了趙氏孤兒。到底有沒有這些事情。屠岸賈的話讓程大業知道事情是真實的。

  宋香對程嬰說石湘玲不停的打聽以前的事情,程嬰告訴宋香,石湘玲以后會不停的試探的,并說是有人讓他打聽的。宋香猜出來了屠岸賈。宋香說那這孩子一直纏著大業,大業怎就看不出來呢。

  程大業把程嬰叫出來,質問是不是程嬰摔的趙氏孤兒,程嬰說是不是屠岸賈說的。大業說屠岸大人一直在給他遮羞。大業告訴程嬰是公主告訴的他,并在此詢問是不是他摔死的趙氏孤兒,程嬰承認。程嬰告訴大業是為大業才這么做,并說十九年前國君下旨趙家滿門抄斬。屠岸賈下令屠殺滿城的嬰兒就要死,其中包括大業。

  程嬰告訴程大業,如果自己當日不那么做,今日你會站在這跟他講話嗎。大業聽完離開。宋香要去說他,程嬰阻止,說現在不怕他誤會下去,他不會因為他而沉默。現在說出來,他會有危險。

  到滿猜出了石湘玲是屠岸賈的人,屠岸賈說程嬰現在非常相信石湘玲。并說這次就是讓他們父子決裂,現在的程嬰可以為他所用了。程嬰對宋香說,現在大業走的是正路。

  屠岸賈詢問程嬰大業要離家出走,程嬰說大業知道以前的事情把他罵了一頓,屠岸賈要出面相勸,程嬰說大業很透他了,就算你去找他也沒用,并說自己換回來的是老天爺的報應。

  屠岸賈讓程嬰去見離樓。程嬰說應該為屠岸賈大人效點力。這是到滿稟報說公主來了,屠岸賈出來迎接,公主詢問大業是什么人,屠岸賈告訴公主大業是程嬰的兒子。公主要求自己獨自去見程嬰。程嬰告訴公主大業離家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