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趙氏孤兒劇情介紹 趙氏孤兒案第4-6集分集劇情

  趙氏孤兒第4集劇情

  手下將卑南的人頭給屠岸賈送了過去,屠岸賈對程嬰說,看來自己對于趙朔比他了解,程嬰卻說,趙大人對于他卻不了解,而失去這次機會,趙大人再難贏他。屠岸賈答應放程嬰走,程嬰臨走之前又去給夫人把了脈,開了一些安胎藥。

  韓厥和公孫杵臼去了卑南被害的現場,他們絲毫沒有發現什么。公孫杵臼說,看來屠岸賈比趙朔大人略勝一籌,早就算出卑南會走這一條巷子,所以事先安排了手下將他殺死。而失去這次機會,想要搬倒屠岸賈就難了。臨走的時候,公孫杵臼突然發現了腳下的那支飛鏢。

  公孫杵臼正在磨劍的時候,兄弟向他來報,雙槐嫂子已在高盂鎮陣亡。程嬰夫婦去了公孫杵臼那里,可是公孫杵臼卻對他們大叫著,說自己這里容不下他們,同時把他們關到了門外。宋香對程嬰說,公孫杵臼可真毒,當時竟然勸著趙朔要殺掉程嬰。

  稱公孫杵臼出門的時候,程嬰夫婦偷偷的溜了進去。當他們看到雙槐嫂子的靈位時,不禁愣了。此時程嬰明白了,公孫杵臼不讓他們進門,就是不想讓他們知道此事,不想讓自己難過。程嬰夫婦給雙槐跪了下來磕頭。宋香向雙槐承諾,自己今生一定會照顧好大哥的。

  公孫杵臼走了過來,程嬰告訴他,自己欠他一條人命,所以自己這條命都是他的,隨時都可以還給他。夜里公孫杵臼借酒消愁,看著他這樣痛苦,程嬰夫婦也為他感到心痛。

  夜里,屠岸賈去到了手下房音,向他問起準備的東西在哪兒?因為趙朔就是一條猛虎,此人不除,自己這輩子都睡不好覺。當屠岸賈看到那條計謀時不禁覺得不錯--初三的時候國君要去練兵場……

  國君在練兵場練兵時,突遇三個刺客,追捕刺客的時候趙朔發現,那里面有一個地道,所以他建議國君不要再追了。國君下令,命趙朔七日之內緝拿那三個刺客。屠岸賈下令,殺掉那三個刺客,讓趙朔永遠都找不到他們,這樣趙朔無法交差,這樣皇上就會懷疑是趙朔故意放走刺客。

  公孫杵臼查過地道發現,這地道可以直接通往皇家車場的林外,如此看來皇家車場的官吏難辭其咎。趙朔想到了一個人--居威。趙朔明白,居威是趙克的手下,屠岸賈是想借國君的手對自己下手。

  因為城門被封,所以百姓們都鬧事。韓厥已調來人馬前來鎮壓。趙朔不同意韓厥關閉城門,也不同意他挨家挨戶搜查刺客,因為這會對百姓造成不少的困擾。韓厥說自己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了虛張聲勢,這樣即使趙大人抓不到刺客,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屠岸賈給夫人端去了三彭大夫開的藥,可是夫人說什么都不喝,并說自己只喝程嬰開的藥。屠岸賈的管家且騅去請程嬰給夫人診治,此時公孫杵臼突然想到了一個破解屠岸賈毒招的方法。

  公孫杵臼要程嬰對夫人下毒逼屠岸賈交出刺客,可是程嬰卻拒絕了。手下向屠岸賈稟告,是趙朔下令開城,是他下令停止全城搜查。屠岸賈心想,趙朔手下能人破多,就沒有一個人能想出辦法?

  公孫杵臼將且騅打下車,自己則駕車帶程嬰去找了一個人。公孫杵臼找到一個聾啞之人,向他索要雪片,以借程嬰之手向屠岸賈下毒,可是程嬰說什么都不同意。

  趙氏孤兒第5集劇情

  程嬰去了屠岸賈府上,可是沒帶任何的東西。屠岸賈坦然自己猜錯了,因為他覺得程嬰給夫人看病,肯定會做些手腳,以要挾他交出刺客,可程嬰卻沒這么做。程嬰說自己只是大夫。屠岸賈質問他,如果哪天他不做大夫了會做什么?程嬰坦言,會做他的敵人。屠岸賈很喜歡程嬰的坦然。

  皇上車場遇刺之后,精神受到了打擊,整日里睡不著覺。宋香提議讓程嬰去給國君看病。程嬰給屠岸賈夫人把過脈之后說,夫人什么病都沒有,只是多出去走走,多見見陽光便好了。

  趙朔說居威自刎,平息了國君的怒火,這才將捉拿刺客的期限放寬到一個月,可是這到哪里去找刺客呢?此時公孫杵臼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程嬰離開的時候屠岸賈親自去問他,他質問程嬰,真的不為趙朔擔心嗎?程嬰卻說趙大人府上食客三千,能人多的是,用不著自己擔心。屠岸賈向他坦言,那幾個刺客是自己派的,而現在已經把他們送到秦國去了。正當屠岸賈得意的時候,程嬰說他也有一個弱點--目中無人。程嬰斷定公孫杵臼早晚一天會贏了屠岸賈,屠岸賈命人盯著公孫杵臼。

  宋香要程嬰給國君看病,程嬰卻說自己看不好國君的病,因為他得的是心病。提起這其中的利害,宋香不禁非常的害怕。莊姬公主要帶程嬰去為國君看病,盡管程嬰不停的推辭,可是公主依然帶他進了宮。

  公主將程嬰介紹給國君,當國君伸出手臂讓程嬰診脈之時,程嬰卻告訴他,自己不在御書房為他診治,而要去皇家練車場。國君生氣的上前拿劍架到了他的脖子上,程嬰毫不懼怕的告訴他,國君有能力殺一個醫匠,卻不敢去練車場,傳出去令天下人恥笑。國君聽到這些不禁同意去皇家練車場。

  到了練車場,程嬰讓國君先走走,之后他又請國君下令,讓那些隨從一律都退下。待無人之時,程嬰讓國君甩開胳膊大步走走,直到他們去了上次遇刺的地方。

  程嬰帶國君進入了地道之內,向他分析了此次刺殺國君的事情。此時國君明白了,居威是冤枉的,而且趙朔是最忠心的,所以國君下令,不讓趙朔再查那三個刺客了。

  公孫杵臼把到滿抓獲了,他以此威脅屠岸賈,如若兩個時辰內不交出那三個刺客,到滿的人頭落地。很快,三名刺客就被帶到了趙朔的面前,他們也如實的交待了屠岸賈的罪行。

  趙朔命韓厥派重兵保護那三名刺客。程嬰覺得,屠岸賈不會為了一個到滿,而犧牲三個人的性命,所以他認為此事沒那么簡單。

  趙氏孤兒第6集劇情

  公主整理衣物,并對趙朔說程嬰應該記首功,趙朔對公主說的也贊成,并說公孫杵臼應當首功,公主說分明是程嬰的,并說程嬰三言兩語就說服了國君,趙朔說公孫先生首當其沖擒住了三明刺客,公主告訴趙朔說程嬰醫治的國君的心病,并切讓國君再次相信了趙朔。并告訴趙朔國君明日會親自審問刺客。并詢問趙朔等收拾了屠岸賈是否就辭官,趙朔告訴公主他正有此意,并說韓厥現在可以獨擋一面了,并說公主要生了,自己以后就好好的照顧她跟孩子,這時下人稟告公孫先生求見,趙朔前去相見。

  趙朔與公孫杵臼來到擠壓牢房詢問三個犯人的情況,并前去查看。并詢問公孫杵臼還有什么顧慮不。程嬰夫人權程嬰不要想那么多了,并說趙大人都見過刺客,等明天審問過刺客屠岸賈就完蛋了。程嬰分析屠岸賈交出刺客是有陰謀的。程嬰夫人詢問陰謀是什么。程嬰說自己也不知道。程夫人勸程嬰不要想那么多,明天審問過就一切都清楚了。

  屠岸賈告訴謀士圖紙誤差不出2寸,并告訴謀士說趙朔現在就在等他們去挖地道,看他們怎么去救人,并告訴謀士他現在就擔心程嬰,并說自己的這條計謀不錯,但是還是留下了一個破綻,能看出來的就是程嬰,謀士聽后告訴屠岸賈說這事情需要夫人出面才能解決。

  程嬰起床找公孫杵臼,說自己找到破綻了,到滿就是破綻,并讓公孫杵臼想綁架到滿的過程,并說屠岸賈不會讓自己的第一謀士就這樣讓公孫這么輕松綁來。程嬰并告訴公孫杵臼他看病從來不會低估病情。公孫杵臼聽后說自己在去看看三位刺客。公孫跟趙朔來看刺客,并告訴趙朔怕屠岸賈半路暗殺刺客,并讓趙朔請國君到現在牢房來審問刺客,這樣就不會讓屠岸賈有機可乘。趙朔聽取建議進攻面見國君。

  程嬰早上對自己媳婦說,自己知道屠岸賈挖了一個大坑等趙朔跳進去,但是就不知道這個坑在哪里,程夫人進來告訴程嬰外邊來了很多官兵,程嬰急忙前去查看,知道是屠岸賈帶著夫人到來,急忙開門迎接,并迎接屠岸賈夫婦進屋。

  趙朔請國君前往自己府衙審問刺客,國君對趙朔說如果真是屠岸賈安排刺客刺殺他,他絕對不會輕饒,但是有對趙朔說,如果他誣陷屠岸賈,他也不會原諒趙朔。趙朔說如果是他的錯,他愿意接受制裁。

  屠岸賈詢問程嬰也不詢問一下自己的來意,程嬰說屠岸賈不會專門為了他而來,應該是為了三名刺客的事情,并說大人是因為他跟公孫杵臼在一起住,過來找想探探口風。屠岸賈說他根本就不把公孫放在眼里,他只在乎程嬰的見解。程嬰說到滿的被擒是故意的。并說屠岸賈布局就打算把三名刺客交出去,并說這三個刺客藏于府中對他還是有用。屠岸賈告訴程嬰只要喝這杯酒就把事情都告訴他。

  國君來到趙府并見到三名刺客,并詢問三名刺客是否屠岸賈致使他們刺殺他的,三名刺客一口否認是屠岸賈致使的,趙大人告訴國君三名刺客翻供,并拿來供狀讓國君看。三名刺客面對供狀說他們是被屈打成招。并脫掉衣服讓國君看到傷口。國君看后非常生氣,并指責趙朔。

  屠岸賈把事情都告訴了程嬰,并說他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拉住程嬰不讓他早上出現趙府。程嬰有詢問屠岸賈這么大費周章的就是為了誣陷趙朔,屠岸賈告訴程嬰絕對不會這么簡單,要不也不會浪費這么好的棋子。屠岸賈告訴程嬰他真真的目標是韓厥。就是為了折斷趙朔的左膀右臂。程嬰夫婦送屠岸賈夫婦離開。

  屠岸賈面見國君,屠岸賈知道自己別冤枉反而不生氣,反而說是喜事,國君說把對刺客審理交給他,屠岸賈拒絕,說避免流言蜚語。并說讓國君親自審理。并給出計謀攻心。三名刺客在審理過程說,說出主謀是韓厥。國君聽后讓趙朔去請韓厥入宮當面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