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精通權術的秦朝丞相李斯 為何會敗于宦官趙高?

  李斯是歷史上很令人迷惑的人物。李斯的成功,有著如此奪目的光輝。但李斯在歷史上最引人注目之處,卻不是他的成功,而是他的失敗。李斯的失敗,兩千年之后,還令人浩嘆。

  他是當時最有名的政治哲學家荀子的高徒,也算是在當代大師那里拿到了政治哲學博士學位,但最后卻敗于一個宦官之手。

  作為一個外國人,不遠千里,來到秦國,他奮斗達到了人生所能達到的最高地位。如果秦始皇因為統一六國而被稱為“千古一帝”的話,李斯被稱為“千古一相”也毫無愧色。秦始皇對他基本是言聽計從。就君臣際遇和取得的成就來說,可算得國史第一。功高而未震主,秦始皇直到死都沒有懷疑過他,對他的信任可以說是無以復加了。李斯對少主還有擁立之功,但二世皇帝居然會懷疑他謀反,最后居然相信他謀反,少主繼位一年,擁立的功臣就身敗族夷,也是史上罕見。

  李斯是法家的代表人物,算得上是一個大政治家,但很多時候,他的作為又跟最無恥的政客差不多。

  李斯的才學、手腕,都是歷史上第一流的,他的沒有好下場,也在歷史上有其特別的代表性。

  李斯為什么會敗于趙高?如果我們了解了以下幾點,對這個問題就不再會感到不可理解。

  第一,李斯沒有把趙高作為敵手,而趙高把李斯當做了敵手。

  第二,趙高掌握了跟皇帝的聯絡權,李斯想見皇帝一面都難,更談不上在皇帝面前剖白自己,揭發別人了。

  第三,還有一個不是那么不重要的原因:趙高用威逼利誘的方式很快建立了自己的勢力集團,而李斯始終沒有自己的勢力集團。

  先說第一點。

  在始皇時期,李斯的地位已經達到了最高一級,不可能再升高了。而趙高,雖然身份是宦官,品質是小人,也懷有升官掌權直至位極人臣的心思。這也不能說是錯誤。李斯要保,趙高要爭,要斗,這個李斯是知道的。李斯不知道的是,趙高的野心,并不像李斯估計的那樣小。也就是說,李斯低估了趙高。趙高的最終目的,至少是獨攬朝廷大權。這樣子的趙高,李斯根本就沒有想到。李斯“知己不知彼”。

  李斯之所以在沙丘與趙高合作,是信服了趙高的分析。他把蒙恬作為最重要的對手,聯合趙高,矯詔除掉扶蘇與蒙恬。這樣,李斯就以為,在大秦帝國政界,自己就沒有分量足夠的對手了。

  李斯肯定自以為這個想法不錯。表面上看確實是這樣。功勞和才能,還有誰比自己更強呢?至于皇帝,是自己矯詔擁立的,肯定會感謝自己、信任自己、倚靠自己。長保富貴,似乎沒有任何問題。

  但李斯恰恰錯了,而且錯得很徹底。

  在政治上,昨天的盟友很可能是今天的敵手。趙高跟李斯結盟,擁立二世成功之后,馬上就把李斯當成了最大的敵手。

  從李斯這邊來說,秦始皇在沙丘死去的時候,如果他主動想到了趙高勸說他的那些理由,為自身長保富貴打算,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聯合趙高,矯詔擁立胡亥。擁立胡亥成功之后,應該立即著手剪除趙高的勢力,甚至在肉體上消滅趙高。

  但李斯沒有這樣做,也沒有這樣想。

  他在被動中接受了趙高的陰謀。歷史不是“李斯聯合趙高,發動沙丘之變”,恰恰相反,歷史是“趙高聯合李斯,發動沙丘之變”。從此之后,李斯就一直處于被動的位置,沒有主動做過一件大事。

  李斯知道自己已然跟趙高成為最主要的政治敵手之后,仍然小看趙高。他覺得自己以丞相之尊兼有擁立之功,對付個把趙高,是綽綽有余,根本就沒把對方放在眼里。以至于一次次錯失機會,直到最后局面再也無法逆轉,事情已無法收拾的時候,他才跟皇帝說趙高要謀反。其實這也是誣告,李斯并沒有掌握任何趙高謀反的證據。

  李斯這也是急了亂咬。如果他腦筋還清醒的話,就知道這么說根本就沒用。

  原因無他,就是我們下面說的第二點。

  第二點:趙高獨占了跟皇帝的聯絡權。

  當初在沙丘的時候,趙高問李斯:“如果扶蘇繼位的話,跟新皇帝的關系,您與蒙恬相比如何?”李斯說:“不如。”

  李斯未曾細想:“胡亥繼位之后,跟新皇帝的關系,自己與趙高相比如何?”

  二世繼位之后,長期不見群臣,他幾乎就只從趙高那里獲得關于國家局勢的報告。趙高也極力攛掇二世荒唐游幸。

  有擁立大功的李斯,反而見不到皇帝。

  這個情況,李斯都知道。

  那李斯怎么能指望,通過一份書面報告,說趙高謀反,皇帝就會相信自己呢?

  皇帝接到報告,可能會這樣想:

  “趙高先說你謀反,你后說趙高謀反。你的話不能信。”

  “趙高,我天天都見,他的建議,都是讓我高興的事情,怎么可能謀反?”

  李斯當初在荀子那里學的是帝王之學,在他跟秦始皇的關系中,他獲得了成功,他得到了秦始皇的信任。在二世手下,他的帝王學基本就沒有什么用武之地:李斯對秦二世幾乎沒有影響。

  我們知道,凡是跟皇帝關系密切的人,接近權力中心的人,相對于其他人,在權力斗爭中占有優勢。也因此,歷代想要固寵的人,無不想方設法打聽皇帝的愛好,揣摩皇帝的心思,不惜重金打通與皇帝的聯絡渠道。但李斯卻不此之圖,在與皇帝的聯絡中,居然借助自己的敵手!敵手怎么會給他這樣的好機會呢?

  第三點:政治斗爭需要自己的班子。

  李斯貴為丞相,百官之首,但沒有自己的私人勢力集團。這也許是秦始皇沒有懷疑他的原因。在始皇帝活著的時候,靠著皇帝的完全欣賞與信任,李斯的地位是牢固的,韓非出現的時候,李斯略施小計就去除了這個威脅,李斯不需要結黨。

  始皇帝活著的時候,李斯也不能結黨?如果被皇帝發現,李斯將無以自辯。

  但始皇帝死了。新皇帝最信任的人不是李斯自己。這一點,李斯很長時間以來都沒有認真考慮。即使認真考慮了,也沒有認真采取行動。

  趙高已經成為自己政治上最大的敵手,在趙高的勢力還沒有膨脹的時候,立即建立自己的勢力集團,以李斯的地位,他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雖然法律規定皇帝擁有最高權力,李斯知道,這個權力的“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二世初登大寶,沒有經驗,如果李斯有心的話,完全可以組建自己的班子,把持朝政。

  但李斯沒有做這些。

  他的敵手趙高很快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脅迫一些朝臣,當然,我們也不排除有真心投靠的朝臣,很快建立了一個與李斯相對的集團。等到這個集團實力坐大,李斯想要反擊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李斯為什么沒有建立自己的集團?據分析,可能跟呂不韋的命運有關。

  呂不韋在秦國建立了自己龐大的政治勢力集團,李斯初到秦國,就參加了這個集團。但始皇帝親政之后,很快就摧毀了這個集團,李斯作為集團一份子,受到牽連。李斯親眼看見了呂不韋集團的敗亡,可能他會暗暗地想:以后我坐到呂不韋那個位子,絕對不能像他這樣干。

  我們有了這些認識之后,再來詳細考察李斯的一生,就會有更深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