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李師師誘惑力十足:竟讓皇帝挖地道與之幽會

  李師師是汴京永慶坊染技工匠王寅的女兒。王寅的妻子生下女兒就去世了,王寅用豆漿當奶水喂她,嬰兒才沒有死去。在嬰兒時代,從來沒聽她哭過。汴京有個風俗,生了兒女,父母若是寵愛他們,一定要讓他們在名義上出家,到佛寺去度過一個時期。王寅疼他的女兒,就把她送到寶光寺。她這時才會笑,一個老和尚看著她說:“這是什么地方?你到這來呀!”她突然哭了起來。和尚撫摸她的頭頂,她才不哭。王寅暗暗高興,說:“這女孩真有佛緣。”凡是佛門弟子,俗稱為“師”,所以這女孩取名叫“師師”。師師四歲的時候,王寅犯罪,被拘捕入獄,竟死在獄中。師師沒有人可以依靠,有一個娼妓李姥收養了她。等到師師長大,無論是姿色還是技藝,都很出色,沒有人比得上她。因此在所有街坊的妓院中就屬她最有名。

網絡配圖

  徽宗皇帝登上王位,喜歡奢侈豪華的生活,而蔡京、章淳、王黼這一幫人,就借著繼承祖宗遺志為理由,勸徽宗重新推行“青苗法”等制度。京城里粉飾成一種富足歡樂的氣象。集市店鋪里的酒稅每天約有上萬貫。金銀珠玉、綢緞布匹,國庫里堆得滿滿的。于是童貫那批人又誘導皇帝,讓他沉迷于聲色犬馬、宮室園林的玩樂。凡是國內的奇花異石,幾乎都被搜羅來了。皇帝又在汴京城北邊修建了一座離宮,名叫“艮岳”,但是他在里面尋歡作樂,時間一長,也感到厭倦了,還想微服出宮去尋花問柳。皇帝有個貼身內侍名叫張迪,是皇帝信任寵愛的宦官。張迪沒有受宮刑之前,是京城里的一個嫖客,常到各處妓院,所以和李姥很要好。他告訴皇帝說姓李的色藝雙絕,皇帝就很心動。第二天,命令張迪從皇宮庫藏中拿出紫茸兩匹(八丈),霞毿兩端(十二丈),瑟瑟珠兩顆,白銀二十鎰(四百八十兩),送給李姥,說是大商人趙乙,想來探望她。李姥貪圖財物,高興地答應下來。

  入夜以后,皇帝換了衣服混雜在四十多個太監當中,到了鎮安坊,鎮安坊就是李姥所住的那個街區。皇帝揮手叫其他的人不要跟來,只跟張迪兩人慢慢走進去。只見房屋矮小簡陋。李姥出來迎接,行了普通的禮節,還端出幾種時鮮水果,有香雪藕、水晶鳳眼等,其中鮮棗有雞蛋那么大。這些都是連大官們來時也不曾端出來過的。皇帝每樣嘗了一顆,李姥又殷勤地陪了好久,但就是沒看到師師出來見客。皇帝一直等待著。這時張迪告辭退出,李姥這才引皇帝到一個小閣子里。窗邊擺著書桌,架上有幾卷古書,窗外幾叢竹子,竹影錯亂晃動。皇帝悠然獨坐,心情很安詳,只是不見師師出來陪客。一會兒,李姥領皇帝到后堂,只見桌上已擺好了烤鹿肉、醉雞、生魚片、羊羹等名菜,飯是香稻米做的,皇帝就吃了頓飯。

  飯后,李姥陪他聊天話家常,又過了好久,師師卻始終沒有出來相見。皇帝正感到疑惑,李姥忽然又請皇帝洗澡,皇帝推辭不想洗,李姥走到他跟前,在耳朵旁邊說:“我這孩子愛干凈,請您聽她的。”皇帝不得已,只好跟著李姥到一座小樓下面的浴室洗澡。洗好后,李姥又領皇帝坐到后堂來。重新擺下一桌水果糕點和酒菜,勸皇帝暢飲,但李師師卻始終沒有出現。過了很久,李姥才舉著蠟燭,領著皇帝到臥室。皇帝掀開門簾,走進房間,里面只有一盞燈放著微弱的光。也沒有師師的蹤跡。皇帝更加感到奇怪,在床前走來走去。又過了好久,才見李姥挽著一個年輕女子姍姍而來。女子化著淡妝,穿的是絹衣,沒有什么艷麗的服飾,剛洗過澡,嬌艷得像出水的蓮花。看見徽宗,像是不屑一顧的樣子,神態很高傲,也不行禮。李姥對徽宗耳語說:“這孩子喜歡靜坐,冒犯您了,請不要見怪。”替他們放下門簾就出去了。這時師師離開座位,脫下黑絹短襖,換上綢衣,卷起右邊袖子,取下墻上掛著的琴,靠著桌子,端端正正地坐好,彈起《平沙落雁》的曲子來。手指在弦上輕攏慢捻,彈出的聲音韻味淡遠,皇帝忍不住側耳傾聽,連疲倦都忘了。等到三遍彈完,雞已經鳴過,天都要亮了。皇上趕忙掀開門簾走出去。李姥也趕忙為他獻上杏酥露、棗糕、湯餅等點心,皇帝喝了一杯杏酥,立刻走了。太監都偷偷地等在外面,馬上護衛著他回宮。這是大觀三年八月十七日的事。

網絡配圖

  李姥私下對師師說:“姓趙的禮數不薄,你怎么對他這樣冷淡?”師師惱怒地說:“他只是一個做生意的財奴罷了,我干嘛巴結他?”李姥笑著說:“你這么倔強,倒可以當見習的御史了。”不久京城里紛紛傳說,都知道皇帝到李家去過了。李姥聽了,非常恐慌,嚇得一天到晚哭泣。她哭著對師師說:“如果是真的,就要滅我的族了。”師師說:“不用怕,皇上肯來看我,怎么忍心殺我?再說那天夜里,好在沒有受到強迫,皇上心里一定很愛我。只是我暗自悲傷我的命運實在不好,流落到下賤行當來,以致污穢的名聲連累天子。至于皇上會不會發怒把我們殺了,因為事情是開始于放蕩的游樂,這是皇上極為忌諱不愿讓人知道的,所以一定不會發展到那種地步,可以不必憂慮。”

  第二年正月,徽宗派張迪送給李師師一張蛇腹琴。所謂蛇腹琴,是一種古老的琴,琴身上的漆已成了黃黑色,出現了像蛇腹下的橫鱗一樣的花紋,這是皇宮內珍藏的寶物。還賜給她白銀五十兩。

  三月,皇帝又化裝成平民到李家。師師淡妝素服,跪在門口迎接。皇帝很高興,拉著她的手,叫她起來。看見李家的房屋大門忽然變得豪華寬敞。上次來時碰過的地方,都用蟠龍錦繡蓋在上面。又見小閣子改造成了大閣子,雕梁畫棟,那種幽雅的趣味都消失了。李姥見皇帝來了,也躲了起來。把她叫來,卻渾身發抖站都站不住,再也沒有上次那種噓寒問暖的殷勤了。皇帝心里不高興,但還是和顏悅色,稱她“老娘”,告訴她本來是一家人,不用拘束害怕。李姥拜謝了,領皇帝到大樓里去。大樓是剛蓋好的,師師跪在地上,請皇帝賜一幅匾額。當時樓前有杏花盛開,皇帝就寫“醉杏樓”三個字賜給她。過一會擺上酒來,師師在旁邊侍候,李姥替皇帝敬酒。皇帝讓師師在桌子的旁邊坐下,叫她彈奏賜給她的蛇腹琴,演奏《梅花三迭》一曲。皇帝一邊喝酒一邊欣賞,再三叫好。但是皇帝見到端上來的菜肴都有龍鳳形狀,有的是鏤刻的,有的是畫出來的,都跟皇宮里一模一樣。皇上問是怎么回事,才知道這些都出自御廚房 廚師之手,是李姥出錢請他們制作的。皇帝感到不愉快,告訴李姥今后都要像上一次一樣,不用鋪張。這頓飯沒吃完,就回宮了。

  徽宗曾經到畫院中去,出詩句考各位畫師,合格的每年有一兩個人。這年九月,把用“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為題的一幅名畫賞給李師師。又賜給她藕絲燈、暖雪燈、芳苡燈、火鳳銜珠燈各十盞;鸕鶿杯、琥珀杯、琉璃盞、鏤金偏提壺各十件;月團、鳳團、蒙頂等茶葉一百斤;湯餅、寒具、銀餅等點心好幾盒;還賜給她黃金、白銀各千兩。當時宮里已經盛傳這件事情,鄭皇后聽說后,就進諫說:“娼妓之流的下賤人,不宜跟皇上龍體接近。而且夜晚私自出宮,也怕會出意外。但愿陛下能自愛。”皇帝點頭答應,一兩年內,沒有再去李家。但是對師師的問候賞賜,卻一直沒有中斷。

  宣和二年,皇帝又去李師師家,見到自己賜的畫掛在醉杏樓中,觀賞了好久。回頭看見李師師,就開玩笑說:“畫里的人怎么竟然被喊出來了?”當天又賜給李師師避寒金鈿、映月珠環、舞鸞青鏡、金香爐四樣東西。第二天,又賜給師師端溪硯、鳳嘴硯,李廷制的墨,玉管宣毫筆,剡溪綾紋紙。也賜給李姥十萬貫銅錢。

  張迪私下對徽宗說:“皇帝去李家,一定要換衣服,又是夜里才去,所以不能常去。現在艮岳離宮東邊有一塊地,有二三里長,一直到鎮安坊。如果在這里修一條暗道,皇上來去就很方便了。”皇帝說:“這件事交給你辦。”于是張迪等人正式上書說:“離宮的侍衛人員以前大都在露天里待著,我們愿意捐錢,在官地造上幾百間房子,統統加蓋圍墻,以便侍衛休息和防守。”皇帝批準了他們的奏請。于是羽林軍巡邏部隊等人員,一直布防到鎮安坊,過往行人就再也不能到這一帶來了。

  四月三日,皇帝開始從暗道到李師師家,賜給她藏鬮、雙陸等賭博的游戲用品,還賞賜了玉片棋盤、綠白兩色玉棋子、畫院的宮扇、九折五花簟、鱗紋蓐葉席、湘竹綺簾、五彩珊瑚鉤。有天,皇帝與師師玩雙陸,輸了;下圍棋,又輸了,就賜給師師白銀二千兩。后來師師生日,又賜給師師珠鈿、金手鐲各兩件,一箱子璣,幾端毳錦,一百匹鷺毛繒和翠羽緞,一千兩白銀。后來皇帝又因為慶賀遼國滅亡,大賞州郡,恩賜各地官府,也賜給師師紫綃絹幕、五彩流蘇、冰蠶神錦被、卻塵錦褥子以及麩金千兩,還有桂露、流霞、香蜜等美酒。又賜給李姥皇室府庫的一千萬文錢。共計前后賞賜金銀錢財、布料、用具物品、食物等,差不多有一億文。

網絡配圖

  皇帝在宮中召集皇家眷屬歡宴,韋妃悄悄問他:“李家女娃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讓陛下這么喜歡她?”皇帝說:“沒有別的,只是讓像你們這樣的一百個人,去掉艷麗的裝扮,穿上素色的衣服,叫這姑娘雜在里面,自然會顯示出不同。她那一種優雅的姿態和瀟灑的氣度,不是有了美貌就能具備的。”

  不久徽宗讓位給兒子,自號“道君教主”,搬到太乙宮里去住,放縱游樂的念頭,也就少了。師師對李姥說:“我們娘兒倆整天嘻嘻哈哈,還不清楚大禍就要臨頭了。”李姥說:“那么怎么辦呢?”師師說:“你暫且不用管,讓我來處理。”當時金人正在宋邊境進犯挑釁,河北稟報朝廷說形勢危急,師師就把皇帝前前后后賞賜的金錢集中起來,上書給開封府尹,說愿意把這些錢上繳府庫,以幫助河北官兵添購裝備軍餉。又賄賂張迪等人替她請求老皇帝,說愿意出家為女道士。老皇帝準許了,還賜城北的慈云觀給她住。沒多久,金人攻破了汴京,金國主帥來尋找李師師,說:“金國皇帝知道她的名聲,一定要得到她。”找了幾天沒有找到。張邦昌還幫著金人追查她的蹤跡,把她抓住獻給金兵。李師師痛罵他:“我是一個低賤的妓女,卻承蒙皇帝垂顧,寧愿一死,也不屈服。你們這幫人,高官厚祿,朝廷哪里虧待你們,你們要想盡辦法滅絕國家命脈?現在你們又向敵人稱臣充當走狗,希望有機會作為進身的階梯。我不會讓你們當作禮品討好敵人!”說完拔下頭上的金簪猛刺自己的咽喉,但沒有死,就把金簪折斷吞了下去才死。道君皇帝被俘虜后關在五國城,聽說師師死時的情況,忍不住淚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