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偷情高手西門慶至始至終不敢公開的一段姐弟戀

  在《金瓶梅》中,西門慶眾多的情人之中有一位四十多歲的貴族婦女,她就是我們今天所要說的林太太。這位林太太比較有錢,住的是深宅大院,吃喝穿戴絕不發愁,她也是唯一不用西門慶貼錢的人。那么。西門慶為什么會和比自己歲數大的女人搞到一起呢?

  二娘李嬌兒有一侄女李桂姐,是一位風流妓女。最早先和西門慶拍拖,后來隨著時光的推移,西門慶對她有點膩了,又加上西門慶是官員了,不好總往妓院跑,于是聰明的李桂姐救拜大娘吳月娘為干娘,西門慶為干爹,可以使這位財神爺不至于斷了線。可是作為父女,干那種事未免有些尷尬,而李桂姐又要生活,于是救勾引了清河招宣府的王三公子。招宣是官職,也是榮譽,是地位的象征。王三公子與李桂姐相好,把個家都不要了,惹了很多的麻煩,同時也得罪了另外一群妓女。這些妓女們對李桂姐獨霸王三公子非常嫉恨,鄭愛月就是其中一個。她原本與王三官人相好,后被李桂姐奪走,總想找個機會報復一下。

網絡配圖

  這一天西門慶來了,鄭愛月很高興,于是悄悄對西門慶說:“這位王三官人的娘叫林太太,具體叫什么不知道,今年大約四十歲,生得可算是漂亮!一天到晚描眉化眼打扮得跟個狐貍似的,她兒子成天在妓院里,她本人在家也不老實,專門找野漢子,給她作牽頭的是媒婆文嫂。不知爹想見她一面嗎?”說著,鄭愛月抬眼偷偷看西門慶,只見西門慶額頭又亮了起來,她知道事成了,就說:“如今爹想見她也不難,這位王三公子今年才19歲,她媳婦黃娘子是東京黃太尉的侄女,比那明星還漂亮。這么個漂亮媳婦王三官也給扔在家里,這女人氣得兩次要上吊,爹如今先把她娘給刮拉上,以后慢慢的那位守活寡的黃氏也不愁不是爹的人啦。”這一席話說得西門慶是心花怒放。以前的這些女人都玩夠了,正想有些新的來代替呢。可巧這位貴族婦女送上門來,西門慶焉能不喜。更何況以前西門慶的姘頭們全是市井女人,另外還得給錢。其實錢多少并不在乎,關鍵是西門慶的社會地位決定了他未能與上流的貴族社會進行交往,如今好了,西門慶已拜蔡京太師為義夫,自己又當了官,也比較有錢,從各個方面來講,西門慶都具備了躋身上流社會的能力。林太太雖然是寡婦,但是金盆打碎分量在。這個女人對于西門慶來說,還是蠻有誘惑力的。

  回到家以后,西門慶越想越得意,把心腹小廝玳安叫來,悄聲對他說:“前些年給你姐夫(陳敬濟)說媒的那個文嫂在哪里住?你想辦法把她給我找來,到對面的房子里,我有話說。”玳安不知文嫂住在哪,可見西門慶家與文嫂并不貼近。玳安只好去問西門慶的女婿陳敬濟,敬濟還挺奇怪:“問她干什么?”玳安說:“誰知干什么,實然要我抓她去。”敬濟哪想得到是那種事啊,就詳細地告訴了玳安文嫂的住址。感情這文嫂住得很偏,幾乎在東南角里。門口還有一個老太太在曬馬糞,可見這是個城鄉結合部。

  曬馬糞的對門就是文嫂家。玳安一叫門,文嫂的兒子文堂開了門。玳安自報了家門,文堂一聽是官家,不敢輕視,連忙把玳安讓到上房坐下。過了一會拿來一杯茶遞給玳安說:“俺媽不在,明天去西門老爹府吧。”玳安樂了,對文堂說:“驢都在家,人能不在?”說著就站起身來到后院正房,只見文嫂和兒媳婦幾個婦女正在開派對。玳安問:“這不是文嫂嗎?為何推說不在?”文嫂一看躲不了,樂呵呵地說:“這幾年西門老爹家買人賣人都有薛嫂老媽媽、王婆幾個人來回跳蹦,你爹不稀罕俺們,今兒個咋個冷鍋里冒熱氣了?我估計是你六娘沒了,想找我去補六娘的窩,再找一個是不是?”玳安說:“不知道,你趕緊走吧!”文嫂說:“我慢慢走吧,你先騎馬走。”玳安說:“你不是有驢嗎?”文嫂樂了:“驢是人家的,不是俺的。”玳安一聽知是謊話,也開個玩笑說:“那可不行,別的算了,這驢必須和你作伴,我時常看他落下一條好大的鞭子。”文嫂一聽哈哈大笑。

網絡配圖

  文嫂來到西門慶家,進了門,西門慶說:“文嫂,許久不見了。”文嫂說:“小媳婦有事。”西門慶見左右無人,就悄悄地對文嫂說:“大街上王招宣王皇親家,你常去嗎?”文嫂一聽挺奇怪:“西門官人怎么突然問起這個?是常走動,您有什么事嗎?”西門慶樂了,悄悄拿出五兩銀子給她說:“我想見她一見,如何?”文嫂此時才算明白西門慶的用意,便想借機敲西門慶一筆竹杠,于是聰明的文嫂開始拿腔拿調,西門慶不知就里,還一個勁的問。文嫂此時才換了一副真誠的笑臉,對西門慶說起了悄悄話。

  媒婆文嫂來到西門府,得知了西門慶的意思,曖昧的笑了,她十分清楚今天自己來著了。趕西門慶一問,文嫂就悄悄對他說:“我們太太真是個聰明漂亮的人兒,她雖說干這事,干的可機密了,外邊有人說在和尚廟里,那是瞎說。太太的兒子三老爹那也是官面上的人物,她娘還得有所顧及,實際上在家里干。不過是俺中間有時給牽個線。若在俺自己家里,窄門窄戶的,俺可不敢招這樣的事。我寧愿給爹傳個話,明后兩天就成。”西門慶賞了文嫂五兩銀子。

  文嫂拿了銀子,高高興興的就奔林太太家去了。林太太在正房里,接待了文嫂。說了一會閑話,文嫂說:“有件事俺不知當講不當講?”林氏說:“講吧。”文嫂樂了,壓低聲音說:“太太不正為三公子的事著急嗎?不用急,俺這里有一個門路,一準能讓三公子收心。”林氏一聽,趕緊詢問究竟。文嫂說:“縣門前,有名的西門大老爺現任掌刑,家里多少鋪子,銀子多得花不完。這位老爹三十一二年紀,儀表堂堂,只聞太太大名,一心想來相會,給太太拜壽。”林氏早聽說西門慶是個人物,又聽文嫂一席話,情竇已開,便問文嫂說:“這樣如何能相見呢?”文嫂笑著回到:“后天就成,私下先會一會,有何不可?”

  第三天下午,西門慶早早的打扮好了,騎著馬,玳安跟著,來到扁食巷招宣府后門。玳安先去敲門,開門的是文嫂。她早來了,西門慶一進屋方知這是門房。文嫂引西門慶離開門房,走進一個長夾道,跟現在故宮東西宮的那種長街一樣,一盞紅紗燈籠在暗夜中好似幽靈一樣引起幾個貪食鬼。游游蕩蕩來到一個小角門,打開角門文嫂引西門慶來到后堂,掀開簾攏,這是正房大堂。文嫂忽然不見了,一會她由東廂房里出來,拿出一杯茶遞給西門慶。西門慶說:“請太太出來相見吧。”文嫂笑著說:“請老爹且吃過茶,太太已經知道了。”西門慶這才明白了。

網絡配圖

  此時林太太正悄悄地從房門簾往外觀看,見西門慶人高馬大,一表人物,服裝高檔時尚,又有一股氣勢在那,心中十分歡喜。文嫂進來對林太太說:“那老爹活好著呢。出籠的斗雞,也是一個人物。”林氏一聽很高興,羞答答的說:“請他進來吧,我不好意思出去。”文嫂一聽就請西門慶進來。西門慶進來一看,嗬,這位四十歲的太太很顯年輕,外加穿著華麗,氣質絕佳,心里也很喜歡。兩個人相互見了禮,開始喝酒,幾杯酒下肚,彼此眉目傳情。等文嫂知趣的一走,兩個人開始摟抱,然后西門慶輕輕的將舌頭送入林氏口中,咂咂有聲。西門慶將淫器包打開,帶上托子,又服了春藥,將林氏弄了個云散花開。林氏非常滿意,又喝了些酒,西門慶這才告辭回家。從此,林氏又多了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