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資訊 >

唐宣宗是個“高考”狂 常問詢官員是否考中進士

  古代的科舉考試是出身寒族的讀書人獲取功名利祿的唯一途徑。由于每年科舉錄取的名額有限,能幸運地沖過科舉考試獨木橋的舉子,實在少之又少,因此,古人對科舉中第者推重艷羨至極。《唐摭言》就這樣說:“縉紳雖位極人臣,不由進士者,終不為美……其推重謂之‘白衣公卿’,又曰‘一品白衫’,其艱難謂之‘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其有老死于文場者,亦無所恨!”哪怕已經做了宰相高官,如果不是通過“高考”途徑選拔上來的,心里終究感到缺憾;即使連年高考連年落第,直到老死,心中也無遺憾,足見古人對高考的癡狂程度。

  古代皇帝是世襲制,不用那么辛苦去參加科舉考試,就可以登上君臨天下的寶座。不過,唐代有位皇帝竟以此為憾,他就是唐宣宗。為了滿足自己的高考欲,他竟然在皇宮中的柱子上題寫 “鄉貢進士李道龍”,又在殿柱上自題:“鄉貢進士李某。”不能參加高考,唐宣宗只能自詡為進士,以便達到心理上的滿足。

  唐宣宗對那些科舉中第者非常羨慕,《唐語林》卷四云:“宣宗愛羨進士,每對朝臣,問‘登第否’?有以科名對者,必有喜,便問所賦詩賦題,并主司姓名。或有人物優而不中第者,必嘆息久之。”身為皇帝,在朝堂上商討國家大事時,唐宣宗經常會問詢官員是否考中進士。如果是肯定回答,就替人家高興;相反,就連連嘆息,以示惋惜和同情。

  唐宣宗還經常出宮微服私訪,與舉子交際,遇到文采出眾的考生,就將其姓名告訴給考官,交代主考官讓其進士及第。唐代孫棨的《北里志序》就說,唐宣宗“往往微服長安中,逢舉子則狎而與之語。時以所聞,質于內庭”。五代時期孫光憲的《北夢瑣言》卷八記載:唐宣宗有一天遇到時任陜州廉使、頗有詩名的盧沆,向他索取詩卷,“袖之乘驢而去”,第二天,對大臣說起盧沆,“令主司擢第”。有時候,其微服私訪的目的是想了解民間輿論對高考錄取結果的評價。《舊唐書·宣宗紀·大中元年春正月》就說:“帝雅好儒士,留心貢舉。有時微行人間,采聽輿論,以觀選士之得失。”又據《云溪友議》卷下記載:唐宣宗臨死前下詔裁放大批宮女,準許放出的宮女嫁給文武百官,但就是不許嫁給沒有考中進士的舉子。

  遇到這么一位癡迷高考的皇帝,當時的舉子們,實在幸福極了!難怪在唐宣宗朝,“進士自此尤盛,曠古無儔”了。